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第九十八节 树欲静风不止
    海风轻拂,有如情人爱抚,涛声阵阵,仿佛情人的呢语。

    许舒婷手把栏杆,极目望过去,只看到黑色的夜延伸下去,拓到天边的时候,和广裹的海接成一线,隐约见了线亮色,仿佛叶枫眼中那点难得的思考。

    只是那线亮色转瞬被黑蒙蒙的色泽掩盖,不留缝隙,这是不是也和叶枫一样?

    海水轻轻的拍击着船板,‘哗哗’响动,却给一种宁静安详的感觉。

    许舒婷目光收了回来,望向了弟弟。

    姚君武问了一句后,并没有什么惶惑,也是向海上望过去,他不是没有到过海边,但那是海滩,近处见到的都是人,远处望去,也是人,这下看过去,才发现人是可怜的,在这广阔的海洋上,无际的天空下,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他是聪明人,姐姐宣布订婚后,他一直都是热烈的响应,在别人眼中,姐姐和叶枫无疑很不般配,可是在他姚君武眼中,叶枫是个好男人,姚君武看起来木讷,不代表他心思也是如此,他没有问,只是觉得没有必要,但是这时候,他又忍不住问。

    “妈让你问的?”许舒婷低声说道。

    “不是,是我自己想问。”姚君武转前望向了许舒婷,“姐姐,自从我五岁的时候,你为了避免让我被人欺负,自己却被闪到臭水沟里面,你知道吗,那一刻我就有个誓言,姐姐,那就是,你永远都是我最尊敬的姐姐。”

    许舒婷微笑了起来,只是眼中却是闪烁着什么,“那么遥远的事情,亏得你还记得,我不是你姐姐难道是还是你妹妹?”

    “我一直都以为叶枫是个好人,”姚君武叹息一声,转过头去,看着海面,看不到大海的深处,人心,有的时候,也是如此。

    “哦?”许舒婷有了一丝诧异,“你觉得叶枫不是好人?”

    姚君武犹豫了一下,“他看起来真的不错,如果不是这场订婚,我真的觉得他很适合你。”

    “为什么?这场订婚怎么了?”许舒婷追问了一句,所有的疑惑一股脑的冒了出来,其实疑问一直都有,只是她不知道去问谁。

    “这场订婚太奢华了一些。”姚君武苦笑道:“姐姐,相林飞机祝福,玫瑰雨,金色的马车,蒙古的骏马,近十辆的劳斯莱斯,可是那些都是小菜一碟,你只要看看这艘游轮,我都难以估测,这些的花销是多少。”

    许舒婷没有见到了赵品正,她这和天几乎是在梦幻的绚丽中渡过,上了游轮后,没有来得及思索,就被人请过去更衣,直到订婚为止,她还不知道,赵品正说过,这艘游轮就是叶家的产业。

    只不过这些疑问就和一盆水中的软木塞,虽然极力的去压,还是要冒出来的,所以她终于问了一句,“这游轮虽然豪华,但是租用一天。”她顿了一下,也实在估计不出来租金。“或许这艘船的主人,是叶枫的朋友,还是礼仪公司的伏下活动,但是你从这里推断出叶枫不是好人,是不是太武断了一些?”

    看到姚君武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望着自己,许舒婷有些解,“君武,怎么了?”

    姚君武慢吞吞的说道:“没什么,我只记得以前姐姐谈及起姐夫,都是贬低的不遗余力,这次好像转了方向,竟然为他辩解起来。”

    姚君武用词当当,许舒婷却并没有纠正,或许这就是习惯成自然的道理,听到弟弟的调侃,只是笑着说道:“我们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但是也不能错怪一个好人。”

    “你认识叶枫很久了?”姚君武缓缓的问道:“你对他了解多少?”

    “我对他了解的,”许舒婷一怔,“总比你了解的多吧。”

    “这艘船就是叶家的。”姚君武头都不转,低声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许舒婷愣了一下。

    “我说这艘船是叶家的,叶枫就是叶家一个公子哥。”

    姚君武说的不急不缓,听到许舒婷耳中却晴天霹雳一般,她愣了半响,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听谁说的?”

    “刚才上船的时候,那个姓赵的司仪说的。”姚君武对于赵品正的地位并不清楚,司仪并不像个司仪,好像只是个向导的作用。

    “叶枫那个衰人,怎么会是什么大少爷。”许舒婷连连摇头,“我不信,你肯定听错了。”

    “听到的不止我一个人。”姚君武叹息一声,“沈阳,李姐他们也知道,听不过当时你不在。”

    “妈呢,知道吗?”许舒婷笑容凝固了下来。

    “妈当时在场,听到了,脸色也变了一下。”姚君武若有所思,“然后就是那个叶先生找妈谈了几句,具体谈了什么我不清楚。”

    “那个司仪的话怎么能信,他多半是吹牛,给叶枫挣面子。”许舒婷突然面红耳赤。

    “姐姐,你怎么了?”姚君武有些吃惊。

    “没什么。”许舒婷表面冷静了下来,心绪却比海浪还要翻滚的厉害。

    “所以,我还是那句话。”姚君武低声说道:“姐姐,这场订婚是真的吗?”

    “真的能怎么,假的又如何?”许舒婷缓缓道。

    “如果是假的,为了骗妈手术,你们好聚好散,我倒是能放心。”姚君武这条思路出奇的清晰,“但是若是真的,我就要劝你再考虑一下,叶枫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装出来的,我觉得他们富家子弟总喜欢玩这种把戏。”

    “啊?”许舒婷回忆着一切,觉得有点被戏弄的感觉,她现在终于明白张发财为什么白白的丢了三百万的单子给开拓者,他们有钱人,当然不会当这是钱,要不然,叶枫怎么会轻易的做成那单?

    轻轻的咬着嘴唇,许舒婷眼中已经闪过了一丝怒火,姚君武看了心惊,低声问了句:“姐姐?”

    “我去找叶枫,当面问个清楚。”许舒婷快步向大厅走去,只是脑海中闪过了叶枫那张茫然的面孔,不知为什么,心中又是一阵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