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第九十七节 传染
    许舒婷眼中一丝诧异,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都觉得叶枫懒懒散散的,就算那夜在墙角发怒沮丧,彷徨无助,也不过是惊鸿一现,转瞬记忆都有些模糊。

    可是刚才他的眼中为什么现出那种浓浓的忧伤。

    忧伤斩让人心碎?

    不行她再有会把反应,就觉得一股无伦的力量环绕着自己,当叶枫滚烫的嘴唇重重的吻到她唇上的时候,许舒婷心中不由自主的一阵大跳。

    她感觉到叶枫唇边也传来了一股力量,温柔中带有着伤神。

    她眼睛只是睁开了一道缝隙,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叶枫紧闭的双目,他的很好看的浓眉皱成了一个川字,这却让他看起来,有一种更加让人的心弦震惊的忧郁。

    四周静了下来,大厅静了下来,音乐以及游艇的马达静了下来,就算海浪海风,还有那鸣叫飞翔的海鸥也静了下来。

    许舒婷觉得全世界都已经沉寂,天地下只剩下他们二人,她只知道用力的抱着眼前的这个男人,难以置信的回应着自己的热情,她希望自己的回应能化解他的恢复,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她的心中,也是很痛,因为她知道,叶枫的忧郁不是因为自己。

    这个看似散懒的男人,难道也是因为有什么心伤的往事,许舒婷再次闭上眼睛的时候,只觉得窒息中有种想要拯救的希望,很浓很浓!

    众人静了下来,默默的凝视着前方不远处,神父面前的一对年轻的男女,他们不知道,接吻可以如此热烈却没有缠绵,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是感觉到,还有如夕阳蕱幕的灿烂,虽然绚丽,却又多少有些感叹。

    他们的全部身心都被眼前的景象吸引,却没有注意到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无息的站着一个纤弱的瀄,痴痴的望着场上的两人,双手绞着衣角,目光复杂。

    叶枫如果见到,多半会认出来,她是纤纤,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这是艘私家游艇,纤纤即不算男方的亲人,也不算女方的宾客,她能到了这里,难道这是说,她和叶贝宫也是认识的。

    看到叶枫重重的吻了下去,她似乎有些失望,又好像有些解脱,下一刻的功夫,已经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叶枫终于松开了双手,眼中带有了一丝茫然,转瞬有了惶恐,看到许舒婷仍是闭着又止,表情并非幸福,而是多少有点忧伤的样子,他察觉到自己的不安和歉意,他以为是自己的粗鲁让许舒婷感觉到了忧伤。

    他不知道,如果是幸福可以感染,那么忧伤肯定也会......

    许舒婷的忧伤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他叶枫。

    他才要开口,许舒婷已经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他的表情,突然灿然一笑,她知道,这个男人的印象在她心目中,已经决然不同。

    都说是画人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想要去除叶枫表面的懒散,重新认识一下眼前的叶枫,看着那个男人的惶恐,有如做错事一样的不安,许舒婷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充满了温柔和甜蜜,看到他才要开口,已经低声说道:“不要说对不起。”

    叶枫愣了一下,果然闭上了嘴,他发现许舒婷好像看穿了他的心事,这偏偏又是他想要隐瞒的。

    “下面请让我们在主的注视下,为这对新人的欢呼和祝福吧。”神父一直凝望着热吻的两个人,目光中只有宽容和的欣慰,主如果真的在的话,他肯定也会为他们高兴,因为主是宽容的,仁慈的......

    神父说了这句话后,已经扭头向叶贝宫的方向望了过去,看到那里只是剩下许母站在那儿,望着这里,泪眼婆娑,心中一动,挥了挥手,音乐又起,神案已经无声无息的沉了下来。

    大厅的灯光本来柔和的如日光一样,不停的随着外边的光线而调节,让人感觉不出黑夜和白天的区别,随着神父的手势,转瞬大视了起来,众人察觉到身边光线的变化,转首望去,才发现夜幕已经降临。

    透过玫瑰花窗望出去,可能沾染上这场订婚的喜悦,就连夜色都是柔和的,海风都是轻轻的,宁静的,几只海鸥鸣叫了几声,送上了自己的祝福后,振翅划出,仿佛天边那如钩弯月撒下的银色光辉。

    神父望了众人一眼,看到他们诧异的眼光中好像还包含了些许不安,笑了起来:“叶先生,不知道你的这些亲友中,今夜有回去的没有?”

    叶枫拉着许舒婷的手,心中有些茫然,还有些不安,他不安不是因为天黑,而是因为这里的安排,虽然怎么看都没有什么恶意,其实他还是希望简单的一些的好。

    众人刚才已经听到了神父的问话,没人敢做声,不知道怎的,场面辉煌是辉煌,可是就像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来到了京城的秦香莲,敬慕中总有一丝惶恐疑惑,因为奢华是别人的,和自己无关。

    听到神父问话,众人都没有答话,叶枫一问,众人感觉他还算是平民吧,就算现在是太子,怎么说也在基层混过,被流放的时候,应该能充分体会到穷苦大众的关怀,所以有几个已经问道:“叶枫,我们如果想要回去的话,怎么回去呢?”

    叶枫一想也是,这里是大海,总不能让他们游回去吧,转首望向神父,如同看着上帝一样,“神父,如果我们想回去的话,怎么回去呢?”

    众人有些喷饭,心想叶枫真的没有什么本事,更没有什么创意,你哪怕改两个字呀,现在都羡慕中又有些感慨,小伙子,长的蛮帅的,可惜不聪明,自己这么聪明,为什么要给别人打工?同样的降生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人家就是钟鸣鼎食,自己也是鸣,不过总是闹钟来鸣,催促去上班。

    许舒婷握着他的手臂,暗自用了一下劲,最近她这种隔板传物,隔山打牛的功夫早已经炉火纯青,叶枫是久病成医,知道破解的方法,又改口问道:“神父,我是说,如果他们想要回去的话,怎么回去呢?”

    许舒婷嫣然一笑,花一样的灿烂,扭头向母亲的方向望了一眼,却发现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有些诧异,不由担心起来,松开了叶枫的手臂,悄悄向旁边走了两步,对面迎上了弟弟。

    “君武,妈呢?”许舒婷有些急切。

    “妈和叶先生出去了,哦是,叶伯父,不是姐夫。”姚君武补充了一句废话,因为叶枫就在这里站着,显然不会和妈一块出去。

    “出去,上哪里呢?”许舒婷并不是对叶贝宫的不满,而是为母亲担心:“甲板上风大,妈身体不好,别着凉了。”

    “姐,有事想要问你......”

    许舒婷回头望了一眼,拉着君武一下,“上没人的地方说。”

    神父脸上闪烁着圣洁的光芒,看着叶枫,看的他有些心慌,不知道自己问错了什么,“如果人少的话,可以坐直升飞机回去,如果人多的话,就考虑用游艇送回去。”

    “啊?”叶枫这次没有原封转送,回头望向众人,看到众人恍然的样子,缓缓问道:“想回去的举下手。”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把脑袋转了过来:“神父,我们还没有吃饭呢,这么晚了,有没有饼士?”

    叶枫多少有些过意不去,人家来了半天,搞了半天,你就准备让人喝风呀,整这些虚的什么用,关键这顿饭才是最实在的。

    众人善意的笑,神父笑的很善意,“叶先生,这点不用担心,晚餐虽然准备的仓促,但还算丰盛,我们主要不想耽误大家的时间,趁大家吃饭的时候,调动一下资源,如果有空的,当然可以在这里过夜的。”

    “我们都在这里休息,房间够吗?”孙兰香弱弱的问道,看到众人望着自己的眼光,带着怜悯,不由有些奇怪:“怎么的,我问错了没有?”

    “没有。”偷偷异口同声的答道,心中却想着,你这个问题简直蠢不可及,这游轮有五层高,到现在为止,船员都看不到几个,没有地方住,你以为这里都是洗手间吗?

    神父却还是善意的笑,并没有一丝嘲讽,因为主虽然威严的只能让人仰视,但他应该是体谅大众疾苦的,作为他的使者,神父当然应该有耐心进行沟通,无论对方是绝顶聪明,还是蠢笨如牛。

    “房间足够。”神父缓缓道:“这艘船最少有一百间房间可以提供给各位使用......”

    许舒婷已经拉着姚君武走出了大厅,来到了甲板,靠在栏杆上,四下望了下,确认没有人偷听,这才说道:“你要问什么?”

    “姐姐,我想问的是,这场订婚,是真的吗?”姚君武盯着姐姐,一字字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