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第九十六节 恍惚
    订婚当然要接吻,象征着甜甜蜜蜜。

    国内国外都是一样的风俗,这点许舒婷了解,到于火星怎么样她不清楚。

    许舒婷望着叶枫,怔怔的,她和男人之间只是限于手拉手的关系,就算两年前的那个男人,那个答应带自己去看海的那个男人。

    虽然自己现在已经到了海边,可是那个男人呢。却在天涯。

    许舒婷想到这里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心痛,好两年内没有对任何人产生感情,只是因为畏惧。

    神父耸耸肩膀,摊开了手掌,望了远方的叶贝宫一眼,看到他嘴角的笑意,也笑了起来。神父当然信仰上帝,只不过他的上帝却是那面的叶贝宫。

    “叶先生,现在,你可以亲吻你的爱人了。神父虽然没有个麦克风助阵,可是说出来的声音有如经过了话筒放大,满厅皆闻。

    大厅内一下哄笑了起来。孙兰香抢先鼓起掌来。高声叫道:“亲呀,亲呀。

    “亲她!

    “亲她!

    “亲她。。。。。。

    掌声慢慢变的有节奏起来,鼓励叫嚷声也变得有节奏起来。乐音和噪音的差别就在节奏这里,乐声引人注意的弹奏起来,配合着掌声和喊声,更增加一份激励。

    叶枫望着许舒婷,怔怔的,他和许总之间,也是只敢于牵手关系,根据他的记忆,这种亲热的关系都很少见,不知道为什么,他并不喜欢女人主动,也不喜欢去接近女人,对于方竹筠的关怀,他是感激,但是,逃避,他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给那些关爱自己的人那些,她们期望的幸福。

    “动手吧。许舒婷闭上眼睛,说着有如临刑前地侠士对于刽子手的语气,只是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微笑。

    “啊?叶枫四下望了一眼,知道动手的时刻到了,这时候再不表现一点男人的气魄,就会被别人怀疑是不是男人。

    他伸过脖子去,蜻蜓点水般的在许舒服婷脸颊上轻轻的一吻,很轻很轻。

    这个分量轻,有如西方证人作证,手按圣经起誓一样,不代表他不会说谎,更代表了他的地都是真话,叶枫心中暗道,突然想起一句什么真亦假时假亦真,无为有处有还无的话,不由的苦笑,自己这难倒算是弄假成真?

    怎么可能,许总不会看上,自己呢,多半也不会喜欢上许舒婷。

    只不过他的偷税漏税虽然骗得过自己,却骗不过旁人,许舒婷脸颊一红,有如朝霞涌动,睁开眼的时候,还没有等到说些什么,看戏的都不干了,这就像大家买票看戏,就准备看**地,你搞了半天的铺垫,**的时候,却用春秋笔法,一笔带过,你当观众是傻子呀。

    “不行,分量不足。一人一下就和影评家一样挑出了戏中缺点,在她看来,接吻和买菜一样,缺斤短两的,那是要不得!

    “不行,节奏太快。另外一个人开始试图从戏份中的紧凑找出差距。

    “时间太短,我还没有看够呢,吻戏来长一点。

    秀玲喊了起来。

    众人一阵恶寒,却是都是起哄说道:“再吻一个,再吻一个。

    叶枫暗道这下麻烦了,歌手表演的好,都有喝彩的,让歌手再唱一个,却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临时演员,因为做地不合格,还要返工的。

    许舒婷抿嘴笑了起来,低声道:“叶枫,你第一次吻女孩子吗?

    “是吧?叶枫又是老一套的回答。

    许舒婷又是的抹脸红,“那我不是很荣幸?

    叶枫吓了一跳,“岂敢,岂敢,如果许总经验老到,不妨指点一二。

    许舒服婷经验不老到,但是如果会柔道的话,多半会握住叶枫的手,把他从头顶上摔了过来。只不过她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地心软,这个男人自己只不过认识不到半个月的功夫,为什么感觉上,对他的厌恶越来越少,为什么,刚才的那下亲吻,就算她自己,也觉得,很快很轻,当叶枫唇边离开自己的脸颊的时候,自己也会有了一分失落?

    “吻我?许舒婷轻轻命令道,羞涩地闭上了眼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大胆,欲盖弥彰地加了一句,你是不是存心想演砸,然后多吻我几次?

    她说的比蚊子大不子多少,叶枫却是听到脸上发红,顺着脊背,几乎连脚后跟都要红了起来。他想问一句,我是这么龌龊的人地吗,可是娇软的身躯已经入怀。

    佳人如玉,咫尺可闻。

    淡淡地幽香传到叶枫鼻子里面的时候,他才发现,许舒婷身上有着一种他好像依稀熟悉的香气。

    那种香气,好像从他鼻子钻了进去,不是进入他的心扉,而是上升到他脑海,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许舒婷脸上已经雾气朦胧。

    “你吻过多少女人?那个同样的穿着白衣的女人微笑望着自己,脸上含着娇羞,拧着衣角。

    那是自己吗?站在那里,嘴角一丝坏坏的笑容。

    “为什么不说?那女子一头披肩发,瀑布般的流淌下来。泛着的光泽让他目眩。

    “我在数呢。”那人坏坏的笑,漫不在乎的说道。

    那个人是自己?叶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搂住了许舒婷纤细的腰身,动作中陌生中带有一丝熟练,一如思想中的那个男人一样。

    “你坏死了。女子珠泪落了下来。一脸的伤心。

    叶枫搂着许舒婷,脑海中的画面一个接着一个,看到那女子落泪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阵刺痛。

    那个模糊的面孔虽然朦胧,怎么给自己一种有些熟悉的感觉,自己见过?自己肯定见过,不但以前,就算几天前也见过,叶枫突然想起了那个纤纤,依稀闪现在封存的记忆中,一阵茫然。

    “吻她,吻她。。。。。。。”不绝于耳的喊声围绕着二人,叶枫一惊,所有的迷雾散尽,眼前现出许舒婷一张略带诧异的脸庞。

    叶枫低下头去,用力吻在那朱唇上面,闭起双眼,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又是一阵刺痛,痛入骨髓,一个遥远的声音好像传了过来。“叶枫,我要你爱我到天长地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