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第九十五节 誓言
    许舒婷说的噤声声音虽然不大,音乐却是陡然停了下来。窃窃私语的众人也是不由自由的沉默下来。静等着宣布订婚完成,然后上个红烧肉什么的。

    神父翻开了一本圣经什么劳子的,在叶枫眼中就是一本破书,心中暗道,这活轻松,就念那几句台词,还要照书来念,其实比较适合我的。

    如果不是看着场面比较隆重,叶枫几乎想上前问一声,老大你招生不,这个神父什么的,上岗困难么?

    神父当然不知道这小子现在满脑都是偷懒耍滑的念头,不然绝对不肯给他主婚,说不定会打的他发昏,谁让他敢这么的亵读主的神圣。

    “叶枫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照顾你身边的这位舒婷女士一生一世,无论生老病死、贫穷丑陋?直到死亡将你们分离?神父看到场面已经安静下来。知道自己可以开始了,缓缓的念了通俗易懂的开场白。

    叶枫心中其实嘀咕,这种誓言,好像以前很能感人吧,可是现在好像跟不上形势,结婚誓言也是越来越接近现实,记得前几天看报纸上说,人家国外民间的誓词早就换了样子,比如说什么,“我能爱你直到我们分手。”

    “我们的爱能走多久我就有多忠诚。”

    “我愿意直到我不愿意为止。

    叶枫想到这几个台词的时候,都觉得挺切合实际的,其实无论自己愿意不愿意,阎王也不用过来棒打鸳鸯,等到许母动了手术后,许总踹慢了自己人一步,她都会觉得良心有愧。

    “和你说话呢?许舒婷看着叶枫愣愣的站在那里,不会用腹语,只好用鼻语来警告他。

    “我愿意。叶枫惊醒了过来。慌忙举手,又有些多余地上了一句,我当然愿意。

    神父看了他一眼,如同看着不懂事的孩子,微笑中转过头去带有主的宽容,望着许舒婷道:“许舒婷女士,请问你,是否愿意照顾你身边的这位叶枫先生,一生一世,无论生老病死、贫穷丑陋?直到死亡将你们分离?

    他这句对白倒是不错,只是换了个称谓,可以说是一招鲜,吃遍天下的。

    “我愿意。许舒婷睨了远方的母亲一眼,毫不犹豫地大声道。

    “那好,请问,在场的亲友们,有谁反对这场订婚?神父目光移开,望向一帮亲友

    沈阳本来想说,我反对,只是回头望了一眼,看到那个吹萨克斯的男人手中的管子不细。打到脑袋上,估计会很痛,也就放弃了反对的念头。

    神父稍等了片刻,目光却已经向叶贝宫的方向望去,叶枫看了,眉头少有地皱了一下,叶贝宫嘴角洋溢着微笑,却是转首望向了许母,不发一言。

    许母望着远方的女儿嘴角地微笑,眼角已经有了泪水,突然叹息了一声,低声道:“叶枫现在是个好孩子,既然老天爷给了他这次悔改的机会,我们为什么还要对他以前的事情念念不忘?

    叶贝宫目光有了一丝怅然,偏又夹杂着一丝欣慰,望着远方,缓缓点头,神父的目光从上帝那里收了回来,高声道:“伟大的主来见证这场神圣的订婚,现在请新人交换订婚信物。

    叶枫听到这里的时候,有些发呆,一只手下意识地伸到裤袋里面,只是一摸,竟然拿出过四四方方的盒子出来。

    主是万能的,阿门,叶枫有些感慨,打开一看,自己都吓了一跳,感觉到这个白金戒指上的钻石明晃晃的,个头真的不小。

    众人又是一阵惊叹,远远地看到了,都觉得钻石发出的光芒晃人二目,有些感慨。

    这个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那个说钻石是爱情坚贞的象怔。

    王军事臣憋了一句,这是啥,这就是一块碳而已,看你们大惊小怪的。

    吴虹赵发地看他不上眼,觉得这个人明显有病,并不知道,贬低别人的时候,通常只能让自己更加龌龊,而不会抬高自己地身份。

    沈阳咳嗽了一声,本来想说,以我三年名企的眼光,我不是很看好这个订婚,只不过看到无人理会,只好作罢。】

    叶枫抬起许舒婷的手的时候,头一回感觉到什么是柔若无骨,许舒婷上竟然罕见的冒出了一丝红晕,并非天边火烧云的那种红,而不过,像是一滴葡萄酒,落入了一杯白开水中的那种红,慢慢淡化。

    许舒婷抬起叶枫的手,准备给他戴戒指的时候,突然低声问了一句,“叶枫,这都是演戏给我妈看的,是不是?

    “是呀,叶枫心中不解,暗道不是演给你妈看,难倒是演给我爸看的?

    许舒婷用力的一掐叶枫的手指,叶枫差点叫了出来,忍不住眉头皱了一下,这让沈阳看到了,恨不得跳下船,游回去不再看这鸟人,这个叶枫装逼也就罢了,偏听偏偏花钱赢得美人心,还是一幅痛苦的样子,你这不是想找人k吗?

    “许总,你在做什么?叶枫苦笑道。

    “我是看看,是不是在做梦。许舒婷笑了笑,再次恢复了常态,原先的那丝朦胧的姿态早已不见。

    “你看看,用不着掐我吧?

    “都说做梦是感觉不到痛的。许舒婷倒是耐心的解释,所以我可以通过你痛不痛,判断我是否在做梦。

    “那你为什么不掐自已?

    “我傻呀,掐自己不痛吗?许舒婷倒是振振有词。

    叶枫叹息一口气,“那么请问,你掐我,难倒我就不痛吗?

    “你痛关我什么事?许舒婷辨驳起来,让叶枫感觉到,她不去参加什么辨论赛,,辨论一下爱比被爱更幸福,实在是屈才的。

    “叶先生,你可以亲吻你的爱人了。神父并无不耐,看着二人窃窃私语的斗口,却是不忘提醒下了这个必要的环节。

    “什么?

    “什么?

    二人转过头来。异口同声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