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第九十四节 圣彼得
    许母在进行选择的时候,许舒婷也在选择。

    只不过女儿选择,看起来要比母亲容易了许多。

    许舒婷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选衣服也有犹豫不决的时候。

    她一向认为自己很有眼光,穿着也算得体,大多白领小资可能就是自己这样。

    可是她进入了化妆间挑选服装的时候,终于有了犹豫。

    她粗略了估计了一下,化妆间里面的最少可以有几百套衣服可以供自己选用,款式不一,颜色绚丽的,典雅的,素洁的,高贵的,应有尽有。

    每件衣服仿佛都在闪烁着动人光泽,许舒婷摸摸这件,看看那件,一时间难以抉择。

    她好像真的觉得这是一场隆重的订婚,至于为什么看似笨笨的叶枫,会能有这么多的花样,她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所有的疑虑,转瞬被一个个的带有奢华地惊喜冲的很淡,很淡。

    想那么多干什么,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许舒婷如是想着,首先要骗过母亲,让她安心做手术,这才是一等一的大事。

    许舒婷出来的时候,等在大厅中的一帮人还在寒暄,只不过声量都放低了很多,大厅里面虽然没有圣彼得教堂广阔庄严,神圣的让人窒息,可是内部的华丽装饰,有些让人看到了窒息的惶恐不安。

    大厅顶部的双重构造,外暗内暗,借鉴了哥德式的设计,强调黑暗和光明的对比,让人觉得不但在船上,就连陆地上都很少看到这种构造。

    加上玫瑰花窗的效应,光线到了大厅内部都显得庄严肃穆起来,更不要说,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姑娘。

    虽然没有谁用对上帝,对圣母,对圣彼得的爱名义进行约束,可是众人说话的声音,已经不由自主的减小了八度。

    不过看到许舒婷走了出来的时候,肤白如支,端庄大方,众人还是不由自主的一阵赞叹,纷纷站了起来,把刚才憋起的局促化成了赞美,所以显得更加的澎湃汹涌。

    这个说,见过漂亮的新娘子,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新娘子。

    那个说,许总本来就漂亮,把这身衣服显得也漂亮起来。

    吴虹更是夸张的来了一句,我的妈啊,我不要说订婚,就算是结婚,能有许总十分之一的华丽,也算心满意足的,说到这里的时候,不经意的望了一眼王军臣,鄙夷的笑。

    王军臣好像突然麻木的耳朵都被堵上了塞子,只是说,许总真漂亮,叶总呢?

    小叶以后是不敢叫的,能娶了老总的,怎么说是老板爹了,王军臣为自己这个新奇的叫法感觉到骄傲,却只能像扔石子砸别人窗户的小孩子一样,躲开角落里面偷偷的笑,而不敢站出来,大喊一声,玻璃就是老子砸的,这多少给他的惬意带来了一丝不爽。

    现在的沈阳有些自叹自己是,虎落平原被犬欺,没毛的凤凰不如鸡,也是东张西望,才想问一声,小叶在哪里,无论如何,无认叶枫现在怎么装,他总是自己的手下,这是不可发放的事实。

    沈阳想到这里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是一个拿着锤子的法官,锤子一落,就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前途性质属性,却没有想到旁边的陪审宯阻止了他的落锤,纷纷好像要翻案一样叫了起来,叶总出来了。

    叶枫出来了?

    沈阳心中一阵茫然,扭头望过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从漂亮的玫瑰花射进来的阳光突然改变了形状,一片片,一丝的狰狞飞舞,黑白分明的都集中在一个年轻人的身上。

    那个年轻人这次并没有戴上黑色宽边的眼镜。

    只不过眼镜不过是一个人的附属品,可有可无的。

    所以不戴眼镜的年轻人还是叶枫,虽然戴不戴眼镜的叶枫就和戴不戴王冠的国王一样。

    叶枫穿的其实很普通,但是沈阳看到了,只能吸口凉气,这就像一件唐朝的花瓶,识货的人看到了,只能惊诧色彩的飞库小说华丽,手工的精细,不识货的人看到了,就会觉得,哦,天呀,这个东西做菜盆口径太小,做尿盆重心太高。

    沈阳知道自己是有眼光的人,也识货,可是就是因为识货,所以他看到叶枫的一身行头,就有钟绝望的想要跳海的冲动。

    叶枫穿的黑色的西服西裤,白色的衬衫,黑色的皮革,领带打的常有水平,饱满的都让易拉得厂家想去跳楼。

    只不过他整个人虽然看起来和销售人员一样的行头,可是他的这身行头,沈阳知道,比销售人员穿的要贵一千倍以上。

    只是那一件意大利名牌西装,纯手工制作的,沈阳就知道,自己一个月薪水,多半只能买一个口袋,以他三年名企的经验,耳染目睹,也不过只看到过有人穿过一次这种服饰,当时那人是华天的总裁,惊鸿一现般闪过,留下一堆赞叹,还有关于那款服装的传说和羡慕。

    而今天,叶枫竟然穿了一件?

    沈阳已经有些麻木,自从知道这艘船都是叶家的产业后,他觉得,就算有人对他说,那面羊上树了,他也不会再有半分诧异。

    叶枫缓步走来,望着许舒婷,二人凝望了片刻,嘴角好像不由自主的浮出了一线笑意。

    “婷婷,你今天好漂亮。”叶枫的眼中虽然带了一点思考,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懒散,他出来的时候,已经看到许母站在大厅的一角,凝望着这里,旁边站着的竟然是他已经差点忘记的男方亲属,叶贝宫先生。

    叶枫就算脑袋被驴踢了,火星上来的,这时候也能想的出,这些花招三千块钱肯定搞不定,三十万估计都不够。

    虽然他不愿意动脝,不愿意思考,可是他却不能不想到,如果说还有一个可能的话,那就是赵品正是叶先生介绍来的。生意人,当然不肯做赔体的买卖,所以这些唯一的答案就是,出钱的是叶先生,可是叶先生为什么这么对自己?叶枫想了一下,心中痛了一下,摇了摇头,不愿再想。

    “你今天也好靓仔。”许舒婷表现得郎情妾意,小鸟依人的挽住了他的手臂,好戏做的十成十。

    众人羡慕的有如看到母鸡的狐狸,口水都差点流了出来,正不知道怎么安排后继活动的时候,突然好像天际边传来一声钟声,清越嘹亮,让人觉得洗尘凭唱也是不过如此。

    大伙扭头望过去,看到一个长得很圣彼得的神父走了出来,如同走入教堂里面,前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升起了一张案子,放着一个十字架上的人物,如同【做礼拜的教堂一样,庄严肃穆。

    沈阳虽然麻木,但是看到了还是怔了一下,因为他刚才已经留意了这个大厅的构造,确信自己没有提前老年失忆,所以也就肯定前面没有这个桌案,那么说,这个东西是后来搬来的,但是也没有看到什么勤杂工出现呢?

    其实还有一种解释,就是这个大厅的地下面有暗格,台子是后来升起来的,想到这里,沈阳心中疑惑中带有了一丝敬畏,只求这场订婚顺顺利利的结束,自己能够下船,继续做自己的销售总监。

    “请新人上前。”对彼得说的好的还是中文,不然叶枫一定迷糊。

    叶枫看了远方的叶贝宫一眼,看到他和许母远远的站着,没有上前的意思,觉得有点不对呀,好像电视剧中都是老爸挽着女儿的手臂,款款前行的,新娘含情脉脉的等待,一张脸有如十点十分一样,转念一想,自己这是订婚,用不着搞的那么隆重吧?再说许总老爸过世了,这个套路看来这里不流行。

    许舒婷却是无影无形的用胳膊压肘顶了他一下,低声道:“走了。”

    叶枫回过神来,才一起步,悠扬的婚礼进行曲响了起来,众人又是一惊,不知道什么时候,后方已经来了一只乐队,清一色的金发碧眼。

    沈阳的心中嘀咕,这个叶枫怎么看都不像个华侨,怎么搞个婚礼还是西式的?只不过给他这个浴缸做的胆子,这时候也不敢去向神父问一句,先生,你是为上帝做事吗?

    小姑娘们都是双目放光,贪婪的看着一切的一切,已经开始为回去如何吹嘘打个腹稿,李姐竟然用手揩了下眼角,热泪盈眶的样子,只有吴虹有些怅然,看着一只鸭子没有煮熟呢,突然化灰了天鹅,扇动着翅膀,逐渐远去。

    “叶枫,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许舒婷声音比蚊子还低。

    “什么不对劲?”叶枫其实觉得哪里都不对。

    “我觉得好像是在结婚,而不是订婚。”许舒婷没有什么不满,只有满面的笑容,“我看到电视剧中,结婚都是这种镜头的。”

    “啊?”叶枫笑了一下:“没关系的,就是走个形势,许总你不是说了,结婚了都可以离的,再说就算这是结婚仪式,好像也要政府承诺吧。”

    “这好像已经到了公海吧?”许舒婷叹息一声。

    “公海怎么了?”叶枫有些奇怪。

    “噤声。”许舒婷轻轻握了一下叶枫的手臂,已经来到的神父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