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第九十三节 选择
    房间内有些沉寂。

    沉寂的空气有些窒息。

    窒息的就像暴风雨来临之前,那一刻的压抑。

    许母却是笑了起来,“这世上叫做叶枫的很多,叶先生,你总不会因为别人做错事,责怪自己的儿子吧?再说,那个叶枫,他惹了这么大的事情,现在呢,是不是应该在监牢里面过日子呢?”

    “那个叶枫就是我的儿子。叶贝宫叹息一声凝重的脸上有了一丝哀。

    “啊?”许母终于忍住了再问一遍,你有几个儿子的冲动,她隐隐的觉察到有些不对,可是自己又是不愿承认。

    “他如果是那种人渣的话,现在就应该在监狱的。”许母沉静了下来,冷冷的说道。

    “他做事很聪明,”叶贝宫沉思了一下,苦笑道:“或许对你而言,那应该是奸诈,只不过很多事情,不同人的形容当然不同,他虽然挑动了两个黑帮的打斗,但是只为了取乐,却把自己置身事外,不留一点把柄,所以那件事后唯独他能没事人一样。

    许母沉默了起来。

    “这件事虽然影响很大,只不过在他生平中,算是小事一桩,”叶贝宫缓缓道:“我一直很喜欢这个儿子。他是个天才,很多东西都可以无师自通,我也就发展,飞库手打后来才知道发展出他的任性,等到我想纠正的时候。已经,已经晚了。”

    “那是你教导有方。”许母冷冷的说道:“现在他装作一个落魄的打工仔,讨取我女儿的喜欢,想秘也是他那种绒绮子弟惯用的把戏吧?”

    许母想到这里的时候,吸了口凉气,叶枫所有表现的老实都已经变成了用心险恶,现在不论叶贝宫是否赞同这场订婚,她要第一个进行反对。

    叶贝宫望了许母半晌,想要说些什么的样子,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他虽然以前是行为不堪,但是这场订婚,他并没有什么恶意。

    “没有恶意?”许母冷冷笑道:““他是你唯一的儿子,比任何人都有钱,装的比人都落魄潦倒。这次订婚多半也是玩一玩灰姑娘的游戏,只不过我知道,游戏不能长久,像你们这种家族出来的绒奇子弟,很快就有厌倦的时候,我想女儿受到欺辱,更不想她成为富家子弟的玩物,所以,叶先生,很抱歉,这场订婚花费了你们很多的财力,但是我不会赞同。

    “我这个人不算是好人,”叶贝宫并不与理会许母的激动,“可是我这个人还算公平。我觉得,如果许舒婷喜欢我的儿子的话,而我儿子又喜欢她,如果是以前的话,我这个做父亲的是不会理会别的。也没有什么门户观念,他就是想去太空举行婚礼,我也会尽力满足,但是现在,飞库网站我有责任告诉你真相,让你们来选择。

    “哦?”许母应了一声,站了起来,“那好,我现在已经知道,我的选择就是很抱歉,婷婷不能和叶枫订婚。

    “你知道的真相不过是五年前的事情,”叶贝宫叹息一声,“其实现在的叶枫是五年前的那个叶枫。”

    “啊?”许母觉得叶贝宫说话极不爽快,几乎算不上男人,“我们是穷苦人家,玩不起叶先生的这种游戏,所以还请叶先生把所有的事情,痛痛快快的说出来。

    ”叶枫已经不是以前的绒绮子弟,,现在不是,可是列不能保证了以后不会旧态复燃。“叶贝宫说到这里的时候看到许母疑惑不耐的目光,接着说了下去,”他在三年前,得了一场大病,几乎要了他的性命。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善有善报吧。”许母冷冷的说,她本来不是那么尖酸刻薄的人,只是一到女儿牵扯了进来,就是忍不住的激动。

    叶贝宫并不恼怒,只是很平静的望着许母,“我从来不相信什么报应,我只觉得人生要实力去,争取,只不过这次我怎么去,也是只能挽救回他的性命,却不能他失去的记忆。

    “记忆?”许母吃了一惊,“你说他失忆?我看小叶这个人好像很正常。

    ”医生说,他这是选择性反贪局,只有受到某些方面的重大打击,才能表现出这种症状,他忘记了从前的一切女人,做过的事情,包括他的家庭,还有我这个父亲。

    许母本来想说,如果忘记就能赎罪的话,相信很多死刑犯都愿意选择失忆,只是听到了叶贝宫最后一句话,突然心中一软。

    只不过心动只是暂时的,许母突然又冷笑起来,“叶先生主的真好笑,多半又是一套谎言吧?”

    “哦?”叶贝宫皱了下眉头,“此话怎讲?”

    “你说叶枫既然不记得你这个父亲,那么这次订婚,是你们操办,这又怎么解释?”许母倒是清醒的很。

    叶贝宫望了许母一眼,犹豫了一下叶枫来到s城已经将近一年,他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他以前更加孤僻,话都很少说上一句,成天挣了点钱,就混饭吃,没钱了,就去工作,但是碰到你女儿后,多少发奋了一点,为了让人看看家长,所以向一家亲情俱乐部请求帮忙。

    “啊?”许母有些发愣。

    “他虽然不记的我这个父亲,但我却不能不关心这个唯一的儿子,所以借助这场订婚和他见上一面,可是他并不知情,他并不知道我是他父亲”。叶贝宫缓缓道:“他现在看盐业,有些笨,有些蠢,有些懒惰,和以前截然不同,我不喜欢他这种性格,可是我又不能不说,他自己十分享受这种生活,他现在,从道德的角度来讲,算的上是个好人,而以前,只不过是个坏的绒绮子弟。

    许母沉默。

    ”所有的前因后果我已经告诉了你,“叶贝宫叹息一口气,”张女士,你现在可以重新决定,是不是让你女儿,和我的儿子进行这场婚礼仪式,现在,选择权在你们那里,而不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