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第九十二节 檄斗门
    许母终于站了起来,无论如何,就算为了女儿着想,她也不会露出哪怕一点点的怯懦,虽然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个叶贝宫都不是一般人物。

    叶家现在就算用脚后跟来看,也绝对算得上是个豪门,而且有可能算是豪门中的贵族,虽然到现在现场的叶贝宫,并没有那种一些有钱人常见的嚣张。

    叶枫也没有,那他不是不从父亲的身上学到的这个优点?

    “张女士,你女儿许舒婷是个好女孩。”叶贝宫缓缓的坐了下来,腰板还是那么插拔,只不过脸上严肃已经少了一些,“她沉着,干练,都说母慈子孝,可是我觉得,她做的,比很多儿子做得还要好,难得她又是漂亮出众,但是又不因为漂亮减少了她的智慧。”

    许母并没有被这一顿**汤灌的失去了理智,很多人说话的时候,都喜欢给了颗甜枣,再打记耳光,而且她听的出来,叶贝宫显然对女儿进行了一番调查,这通常都是有钱人才能玩的起的游戏,他们不希望娶过来的女人,背景有什么污点,可是她的女儿绝对经得起调查,所以她只是等待叶贝宫的下文。

    叶贝宫并不尴尬,实际上,像他这种人,可以在任何时候,对付任何人。他采用的手段也都是最直接,最有效的那种。

    “可是,我觉得,叶枫和许舒婷并不合适。”叶贝宫叹息一口气,“我希望你不要激动。能够理解我说的话。”

    许母这才开口,“这是你的看法?”

    “这是我的看法。叶贝宫认真的点点头。

    许母叹息了一口气,”我能不能问叶先生几个问题。”

    “你说,叶贝宫点点头,不急不缓。”

    “我想问一下,我们看到的飞机。马车,劳斯莱斯,还有这艘游艇,是不是都算你们叶家的产业?”许母终于明白做人的差距有多大,她一直以为自己地生活比起别人而言,已经算是不错,可是现在和叶贝宫一比,只能算是乞丐。

    “不错。”叶贝宫缓缓道:“这次订婚,我们准备的还太仓促了一些。有些抱歉。”

    他说的很平静,也很正常的样子,许母却知道他说的不是大话,他这种人已经不需要那些人物来装饰门面,更不需要大话来掩饰什么。

    “这么说,叶家很有钱?”许母问了第二个问题。

    叶贝宫笑了笑。笑容有些讥诮,却不是针对许母地,”应该说有一些。”

    “那么请问,你们叶家这么有钱。为什么让叶枫出动打工,让他去逼我的女儿。让他骗取我女儿的感情,和我女儿订婚,这是不是你们有钱人常飞库手打玩的一种游戏?”许线霍然站起,怒不可遏。

    “请你不要激动,”叶贝宫也站了起来,微笑道:“这件事,我本来不知情,叶枫叱,他其实,你能不能听我解释一下原因?”

    “解释什么?”许母冷笑道:“解释你们大张旗鼓的,让叶枫和我女儿的订婚让众人皆知,然后再说二人并不适合,取消了这场订婚?你儿子玩得起,我的女儿却不是这么容易被戏弄地。

    叶贝宫望了许母半晌,叹息一声,”你误会了,我从来也没有说有过,要反对这场订婚。“

    “啊?”许母突然觉得怒气烟消云散,她虽然不像让女儿的订婚看起来是一场施舍,可是她又真地不想让女儿失望。

    只是看着女儿捧着那张订婚照,偷偷的,有些甜蜜的笑的时候,许母就知道,婷婷对这场订婚,有着很大的期盼,她发火并不是因为别人的轻蔑,不是因为攀不上叶家是有钱人,她发火是怕女儿失望。

    “那你说地是什么意思?”许母缓缓的坐了下来,觉得有些迷惑,“你说婷婷和小叶并不适合,?可是你又不反对他们订婚?”

    “我不会反对,”叶贝宫沉吟了一下,“叶枫做的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反对。”

    “不知道叶先生家中有几个子女?”许母忍不住问道。

    “只有一个。”叶贝宫缓缓道:“我的资产很难数地明白,但是能够继承我的财产地,只有我的儿子。”

    许母彻底糊涂了,“那小叶是怎么回事?”

    她的称呼始终在叶枫和小叶中游走,也是代表了她心思的犹豫和支援。

    “你们了解叶枫多少?”叶贝宫端起了一杯茶,却中是看着腾腾的热气,并没有喝下去的意思。

    腾腾的热气笼罩在他的脸上,不知不觉的给他罩上了一层神秘。

    “我当然了解小叶。”许母倒为女儿的男朋友辩解起来。“他虽然有些懒散,但是心底善良,他尊敬老人,为人诚恳忠厚,听婷婷说,做生意也有点潜力,而对于做生意而言,诚信尤其重要。”

    叶贝宫叹了口气,“这就是你的知道的全部?”

    “嗯,”许母突然楞了一下,她发现自己对叶枫,其实并不了解,她才认识叶枫几天?但是她为什么会对叶枫信任?

    “五年前,s城临近的一个城市,突然发生了一起血案。”叶贝宫突然扯开了话题,“那次帮派的斗争,死了不下二十人,伤的不下百人,不知道张女士听说过没有?”

    许母楞了一下,“你是说报纸上说的黑帮檄斗门!”

    叶贝宫点点头。

    “你和我说那个干什么?”许母有些不解。

    “别人都以为那是两帮派为了地盘进行火拼,却不知道真正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一个女人,一个纨桍子弟为了自己喜欢的一个女人,只不过被那其中一个黑帮老大调戏了一句,就调动了另外的一个黑帮剿灭了它。”叶贝宫的笑容有些发苦。

    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许母又问了一句。

    “哦,我忘记了和你说一句,”叶贝宫叹息一声,双眸中含意万千,凝望许母,一字字道:那个纨绔女弟就叫做叶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