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第九十一节 揭幕
    这船本来就是叶家的产业?

    赵品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众人都是当这是一句话,几个字,并没有想到其中组合在一起的衍生含意。

    做过老总的毕竟见识广,脑袋活络,沈阳本是茫然,看到众人也是茫然的时候,却已经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他的诧异中带有的不是吃惊,而是震惊。

    “赵先生,你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

    “我说什么?”赵品正看了沈阳一眼,“哦,我说这船不外租的,叶家的东西,怎么会出租?再说,叶家的东西,谁又能租得起?”

    “啊?”沈阳稳定了一下情绪,“我是说你刚才说的下一句,你说这艘船是叶家的产业?”

    “嗯”。赵品正点点头,示意没错。

    “那这个叶家又是哪个叶家?”沈阳这么问话的时候,感觉像问赵先生,你贵姓一样的滑稽和愚蠢,可是他又不能忍住不问,他怕被好奇憋死。

    “当然是叶枫叶公子家。”赵品正说的时候,多少带有了一丝无奈,多少有些感慨,蠢货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啊?”沈阳楞在那里,迸出个单音阶后,不再提问。

    其实不是他没有问题。而是有太多的问题,却被赵品正轻蔑的眼神逼回到肚子里面,拥有这么一艘游艇的家庭,叶公子,打工仔?

    沈阳只觉得匪夷所思,好像感觉突然听到上帝说,魔鬼其实也不错。

    许母也愣在了那里,本来的一种担心转化成了另外一种,谁都想像不出中,叶枫那幅德行。竟然还有这种显赫的身世,只是另一个疑问接踵而来,这么显赫的家世,怎么会让叶枫出来打工?月收赚个千儿八百的?

    莫非叶枫是后妈生的,所以一直不得志,流落街头,只不过订婚毕竟是大事,不得已的通知了家里,家中这才给操办一下?

    想到这里的许母,觉得自己脑袋一点问题不有。做脑筋急转弯都是不成问题,对于叶枫的同情又多了一分,多么好的孩子呀,可惜电视剧中好孩子都是受欺负的。

    小姑娘们从汽艇上看到高大巍峨的游轮,那时候就有了一比敬畏。到了船上后,看到船员都是穿的警员一样的威武雄壮,那份敬畏更是深入骨髓。听到飞库网站叶枫竟然和这艘船扯上了关系。就像老虎旁边地狐狸那种类型,不由恍然大悟,所有的疑惑有了答案,怪不得叶枫那么窝囊,许总还要和他订婚,原来是有猫腻和内幕。

    只不过一想到,直升飞机,玫瑰雨,金色的马车。劳斯莱斯的,小姑娘们觉得敬畏一层层的升高,现在已经高的有几层楼那么高。

    “张女士,这边请。”赵品正真正尊重的只有许家的人,对于姚君武,他也没有怠慢,“姚先生,请你和大副去房间休息,其余的人,有喜欢热闹的,请跟这位李先生走,有些疲劳地,请跟这位古先生走。”

    吩咐完毕,赵品正当前带路,游艇停在海上,比在陆地上还要沉稳,许母犹豫一下,跟了上去。

    赵品正带着许母来到一间房间休息,里面的装饰处处素雅华贵,一面墙壁上挂着一幅画,晤面为春水扁舟,下面的落款是为大千居士。

    许母看到房间布置就有些吃惊,不知道这艘船的房间是间间如此,还是特别地优待自己,看到了那幅画的时候,更是吃惊。

    许母看起来柔弱,不管事情,其实见识不好,一眼就看出来这幅一就是张大千所做,至于真伪,却也不敢臆断,只不过从纸质画工来看,十有**就是真的,这种价格不菲地一幅画,随随便便的挂在一间客房里面,却更显出叶家的神秘和不凡。

    “张女士,请稍等。”赵品正礼貌的鞠躬,转身退出了房间,许母坐了下来,多少有些局促,又有些为女儿和叶枫担心。

    豪门争夺财产的事情多了去,叶枫不得宏,这次冒然回来,会不会有人给小鞋穿,再连累了自己的女儿?

    房门一响,许母扭头望去,看到一个服务生端来了一个壶茶,客气一下,放在桌面上,又退了出去。

    许母端起茶杯,只是闻了一下,就觉得香气扑鼻,抿了一口,唇齿留香,已经品出这是极品普洱茶,不由感慨了一下,有钱人,已经不需要显摆,奢华随处可见。

    只不过现在心情忐忑无心品茶,心中惴惴,想要站起来,却又觉得无事,坐着喝茶,却又心绪不宁。房门又是一响,一个人走了进来,许母转头望去,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她觉得这人和叶枫很像!

    容貌吗?好像又不是,这个脸型方正,不怒自威,叶枫却是不颌略尖,散漫不堪。

    体形吗?好像也不是,这人比叶枫要壮上一些,气质吗?更是不会,叶枫和眼前这个人相比,简直是有天壤之别。

    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女会打洞,若是说龙会生出个龟蛋来,或者说叶枫和眼前这个人有点关系的话,其实许母也不是不信的。

    只不过她为什么又有一种二人很像地感觉。

    许母有些迷惑,看到那人缓步走了,竟然忘记了起身,突然她心中一动,已经想到了什么原因。

    和这个想像的不是现实的叶枫,而是和女儿订婚照上的那个叶枫。

    照片上地那个叶枫深思凝重起来,简直和眼前这个人像个十成十!

    尤其是二人的那两道浓眉,宛如一个模子中刻出来的一样。

    那人已经走到了许母的面前,伸出手来,沉声道:“你好,我叫叶贝宫。”

    “你是?”许经理部蟾股长分肯定,还是问了一句。

    “我就是叶枫的父亲。”中贝宫沉声道,目光灼灼。

    叶枫如果站在旁边,一定会拍掌叫好,此人的一举一动,都是妙绝天成,实在算是演戏的天才。

    只不过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戏,叶枫并不知道,这场戏到了现在才算是真正的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