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第九十节 海上游轮
    沈阳记得有个有创意的广告。

    那里试图表现网络的快捷,先是出来一个人在奔跑,后来又来个骑马超过,坐车的超越骑马的,火车又超过汽车,飞机超过火车,最后“比”的一声,网络只要那面一点,千里之外已经能够收到信息。

    当然这里传送的物质还是有个局限,如果运送的是一个人,当然不会“比”的一声,从海底电缆就到了大洋对岩岸,可是大体还是不错,沈阳也一直认为,开车的是要快过骑马的,可是今天却天透露着邪门,他们坐的劳斯莱斯一直老死赖死的跑着,竟然一直没有追上那辆金色的马车!

    他们车开了半个多小时,沈阳心中就有些发毛,和他同车的是王军臣是吴虹,车里再从几个人也不成问题,可是车够多,所以一辆车也就三四个人。

    可是沈阳不知道,s城哪里来的这么有实力的礼仪公司,会拥有如此实力的车队,这种车一天租用要多少钱?

    车上有吃的,吴虹一上来,就“咔嚓咔嚓”的吃个不停,赞不绝口,说车里提供的小吃很有特色,很好吃,沈阳看到了,却几乎吃惊的吃掉最舌头。以他自诩三年名企的阅历,粗略的估算了一下一,吴虹这半个小时,最少吃进了千八块的零食。

    她吃地不是多,而是因为吃的东西贵!

    他估计吴虹不会知道食品的价格,不然她会吃惊的被噎死。

    “司机先生,我们这是去哪里?”沈阳生怕在这里,会像酒店提供的零食一样,你吃了,下车就要买单的。只着车队越行越偏,早已把城市的喧嚣吵闹抛到一旁,生怕这些人是人贩子,不然怎么会如此有钱。

    “这位先生不要着急。”司机表现的不急不噪,“到了自然就知道。

    “那还要多久?“沈阳几乎想说,你让我下车吧,我不想趟这趟浑水了。

    ”哦,这个我不能说。“司机表现的比特工还克格勃,”反正这位先生不要着急,路途也不会太远。”

    “我可以打个电话吗?”沈阳有些胆颤心惊。

    “当然可以。”司机笑了起来,“先生,你车座的前面就有直播电话。”

    沈阳对于这种高档地便利,没有喜悦,保有畏惧,都说无知无畏。他是知道越多,越觉得这场订婚处处透学习班着奇怪,他伸手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司机,见到他没有反对的意,多少放下了心事,拨打了许舒婷的手机,只是响了两声,那面许舒婷已经问道:“沈阳,什么事?”

    “啊?”沈阳犹豫一下,“许总,你现在在哪里啊?”

    “在哪里?”许舒婷那边好像笑笑。“我们已经到了目的地。”

    “哦,”沈阳实在不知道怎么询问,难倒是自己见识粗鄙,说出了疑问。许舒婷会不会把自己看做是神经病?

    “那么许总,有什么问题没有?”沈阳自以为说的得体。

    “有什么问题?”许舒婷有些不解。

    “哦,没什么,那一会儿见。”沈阳放下了电话,多少有些心安,他并非是个杯弓蛇影的人,只不过今天处处都是意外,让他不能不寻思叶枫这小子的实力。可是这小子会有实力?

    不过这就算是个噱头,都是租用的话,价格也可以称得上高昂吧?

    沈阳没有想到一会儿的概念竟然是如此地久,车队又行了半个小时,竟然到了海边,下了车后的人,都是面面相觑,以为叶枫的最后一个节目已在意料之中,请大家来到海边吃吃海鲜,虽然算是普通,怎么说也是件实力的事情。

    只不过众人却没有想到,一个向导模样的人,走了过来,又把他们引到两艘快艇地前面,海面虽然风平浪静的,沈阳内心却是波浪翻滚,忍不住又问道:“这位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实在抱歉,去叶先生订婚的地点,还要坐船地。”那个向导倒是彬彬有礼,许母也是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当先生上船去,众人互望了一眼,小姑娘的好奇战胜了疑惑,三三两两的跟了上去。

    有的人一辈子火车都很少坐,这下除了飞机,几乎把交通工具坐个遍,倒也兴奋不已。

    等到众人上船,汽艇一声轰鸣,已经鱼雷般的冲了出去,海风扑面,新鲜中带有一点咸湿,众人还不等感觉到寒冷,已经有人送来了毛毯,服务的态度,几乎比飞机上还要周到。

    “这么摆谱,为什么不搞个飞机把我们接过去?”沈阳嘀咕了一下句,看到无人接茬,有些无趣。

    快艇行驶不算太久,也就是二十分外的路程,这才放缓了速度。李秀玲和孙兰香正在议论,这附近有什么海鸟,海鸟有没有酒店的时候,抬头一看,李秀玲又是第一个叫了起来。

    “游轮!”

    李秀玲实在比大发明家爱迪生还关于发现,可是发现那艘游轮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反倒不能作声。

    如果她以前还觉得这汽艇不错,那么她就觉得这艘游轮那是,相当地相当的不错。

    汽艇就算是条小鱼,百那艘游轮看起来,捕鲸都是不成问题。

    等到看到接引的仓梯延伸过来的时候,飞库手打众人地眼珠子差点都掉下来。

    都说包子有肉不在褶上,如果肉都在褶上,那是四喜丸子,只不过众人一看到这艘足有五层的游轮,只能仰而视之的时候,而且是好像来接众人,心中那种困惑莫名已经到了极点。

    等到众人终于迈上游轮,准备看看能不能搞个豪华马六甲几日游的时候,赵品正已经迎了过来,笑容只为许母一人绽放,“张女士,这里风大,请到客房休息一下,叶先生和许小姐正在换衣服。”

    “请问这位先生,小叶的父母呢?”许母表面镇静,心中已经惶惶,只有姚君武东张西望的,漫不在乎的样子。

    “他们也是正在赶过来。”赵品正微笑道:“眼中多少有一些掩饰,他们离的比较远。”

    “哦。”许母心中叹息一声,并不多说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总不踏实。

    “请问这艘游轮租用一天要多少钱?”沈阳突然问了一句。

    “多少钱?”赵品正笑了一下,“那我倒不清楚。”

    “这船不是你们公司的?你们也是个外包?”沈阳职业性的质疑,心中却在想,叶枫这小子够狠,也真舍得下血本。

    赵品正摇摇头,“这位先生说错了,这艘船不外租,本来就是叶家的,我渤是把你们搬过来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