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第八十八节 金色马车
    子非三闯大夫与?何故至於斯?

    举世皆浊我独清,众偕醉我独醒,是以见放。

    屈老老夫子答这句话的时候,心中的感慨万千,悲愤莫名。

    清醒的人很多时候都是痛苦的,叶枫也很清醒的看着漫天的玫瑰花雨,没有痛苦,只有犯愁。

    他仿佛看着一枚枚一元钱的硬币掉到江中,浪头都没有一个,已经沉入了江底,想要去找,都是徒劳。

    他虽然不在乎钱,也没有什么概念,可是钱毕竟不是这么花的,叶枫一直在算,如果三千块都上银行兑换成一元钱的硬币,会不会有这里的玫瑰花瓣多?

    当然,一个花瓣不会值一块钱,可是先是直升飞机祝福,再是花瓣雨,这种场面让中枫有些犯愁,一会如果到了餐馆,会不会只上一杯清茶了事?

    这和只有一串葡萄吃一样,每次如果都选大个的吃,不用问,最后剩下的,不是小的,就是烂的,当然这个理论有个假设,前提就是只有一串葡萄,有钱的人当然可以一串只吃一粒最大的,其余的全部丢掉。

    只不过看到像许舒婷这样的女强人,都被飞舞的奢华所打动。如醉如痴的感受着生平难得的浪漫,叶枫倒也不忍心打破她的这些天来,只有一刻的静谧时光。

    许总这段时间,真的有点累,叶枫每次看到她的时候,都感觉她是戴了一张假面具,只有见到自己的时候,才会摘下来透口气。她应该选择轻松一点的活法,可是现在应该说是生活选择了她。

    许舒婷看到玫瑰雨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浪漫,花朵对于女人而言,杀伤务的指数可以说极大,不要看轻这不起眼的东西,一束玫瑰捧上来,如果对于喜欢幻想浪漫,不切实际的女生而言,实在比矿石。珠宝,名车,房产这些不动产还有杀伤力一些。

    不过正所谓花无百日红,等到女人过了浪漫的那阵,知道了生活还是需要面包的,当然也就会觉得后面的那些更加实惠一些。

    闭着眼眸,感受着花香,感觉着花瓣扑面的那种惬意,许舒婷心有了一丝疑惑。只不过这种疑惑却又被压到心底,许舒婷睁开眼睛的时候,表情如小女人一样地幸福。“叶枫,我们走吧。”

    玫瑰雨无穷无尽地从头顶的飞机撒落下来,飞库网站手打直到众人走出上区。这才止歇,许舒婷和众人一样,都是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只见到花香满路,不由得于是深吸一口气。

    这种景象,一辈子一次就已经足够,几个小姑娘望着叶总的眼神不仅仅是尊敬,而是有着说不出的艳羡。

    叶枫伸手摘下了衣服上的一片花瓣,不知道是为什么,想起了几句诗词。

    柳拂青楼花满衣,

    能歌宛转世应稀。

    空中几处闻清响。

    欲绕行云不遗飞。

    从这首诗中,叶枫觉得这份浪漫虽然有了,但是显然,还是缺少很多搭配的元素,叶枫有些遗憾,却又有些庆幸,但又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好吃懒做的自己,突然会对这个有一些挑剔,这个难倒做的不好?

    小姑当然没有他地雅兴,使了个眼色,纷纷的围到了叶枫的身边,议论纷纷。

    “小叶,这都是你的花招吧?”

    李秀玲一脸陶醉状,“许总真幸福。”

    孙兰香却是狡黠的笑笑,“叶枫,后面有什么节目,提前透漏一下,接我人的许总的是什么档次的车子呢?”

    “啊?”叶枫望了一眼天上的飞机,感觉自己有点晕机,终于冒出来一句,“天机不要泄露。”

    “谁稀罕。”孙兰香一撇嘴,目光却是上下张望,希望发现点蛛丝马迹。

    小区内来来往往都是私家车,名贵的,经济的,飞库手打不一而足,可是都是匆匆而过,看不到有迎接新人的迹象。

    其实在孙兰香看来,接人用天空上的直升飞机最好,只不过左看右看,哪里都不像有能停机的地方。

    “我知道。”李秀玲小学生一样的一举手,顽皮的笑。

    “知道就说。”孙兰香有些不耐烦。

    “无非就是宝马悍马沃尔马呗。”李秀玲嘴一撇,“别的档次的车怎么能配得上许总。”

    众人好在没有吃饭,不然都要喷了出来,只不过除了沈阳,都是笑了起来。

    “大姐,沃尔马也算吗?”

    “当然算。”李秀玲也笑了起来,“我们的公司,有了叶枫加盟以后,就会和沃尔马那个大公司一样,全球皆知的,啊,那是什么?”

    众人又是一阵笑,却都是顺着她指的方向望了过去。

    假日名成在s城算是闹市中心的一处清幽,长长的一条道延伸出去,要经过几百米才能到了主道。

    延展的道路虽然多少造成了出行的不便,当然这里的不便不包括有车一族,但却隔断了城市的喧嚣,让你在闹市中享受一片宁静。

    那条道路的尽头,突然现出一道金色的光芒,转瞬扩大,等到再近了几步,众人都是有些吃惊,孙兰香动是失声道:“妈呀,是辆马车,金色的!”

    虽然金色的东西不见得都是黄金打造的,所以那辆金色的马车不一定是金子做的,可是谁都没有不怀疑那辆马车的奢华。

    欧式的经典造型,穿的比贵州还要高贵的马车夫,银色的马鞭,还有那三匹,无论怎么看,都是现代城市已经绝种的蒙古骏马!

    马车因为造型的流畅而显得生动,骏马却是因为华丽衬托的毛骨天生的,脊背如龙!

    “哒哒哒”的轻响声越来越近,阳光一耀,几丝争光闪耀的抛向天际,这才让人发现,原来不但马身后洁白如雪,不带一丝杂色,马蹄竟也是银白的。

    这一切组合在一起,时空仿佛静寂了下来,高档低档的轿车统统的断档,小区内没有车子开出来,道口处竟然也没有车子开进来,阳光眼光流光似乎都被金色的马车所集中,仿佛天地间所有的荣耀被它一人占据,只不过车子终于缓了下来,停到了许舒婷的身前。

    马车夫骑士一样的跳了下来,打开了车门,流畅的手势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许小姐,叶先生,请。”

    那一刻,许舒婷竟然也觉得有些眩晕,好像只记得当时只说出了一个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