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第八十五节 古伦木
    天涯远不远?

    不远。

    人就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

    许舒婷以前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是不甚了然,可是站在那幅画前面的时候,多少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天涯。

    画面上景物正是依托马致远的那首秋思,所以金夫人说这幅画的主题是天涯,倒也颇为贴切。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夕阳西下,天际留下的一抹残红如血,看起来有着无奈落花般的冷艳。

    叶枫站在那里,似乎思考着什么,一如既往的神情,许舒婷一直觉得这个人好像稀里糊涂的,却没有想到他的思索糊涂倒是很符合那幅画天涯游子的意境,自己依偎在他怀中,目光灼灼。

    许舒婷从这张照片中看得出来,自己还是没有入戏,最少自己在这张照片中,眼神就是不符合其中的意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喜欢这张相片,更是指定要放大这张。

    天涯远不远?

    不远。

    心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

    哪个少女不怀春,许舒婷并没有说出心中的秘密,其实她也曾梦想有朝一日,能和心爱的人浪迹天涯,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s城虽好,可是她不喜欢。

    她留在s城,只是为了实现父亲的梦想,可是那毕竟不是她的梦想。

    “姐姐,你怎么了?”姚君武看到姐姐怔怔的望着相片,有些奇怪。

    “没什么。”许舒婷叹息了一声,“君武,几点了?叶枫还没有来吗?”

    “没事,客人还没有。。。。。。”姚君武话说了半截,突然看到了卧房中黑压压的人头,吓了一跳,几乎又以为是幻觉,“客人都来了?”

    “我们这面基本都到齐了。”许舒婷低声道:“叶枫那面,一个也没到。”

    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这是一场戏,可是看到叶枫好像对这场戏并不上心,而且多少还像那些忘记了台词,应付了事的演员,许舒婷心中还是有了一丝失落。

    卧房里面突然传出来几声欢呼,几声惊叹,沈阳看到了照片的时候,目瞪口呆!

    照片的上男人,有着一种熟悉的陌生,好像是叶枫,却又不像。

    叶枫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沈阳打破头也想不明白,特技,一定是特技,就像好莱坞特技一样,本来的一个面目狰狞的怪兽,突然能变成一个人,沈阳茫然的站在那里,本以为自己帅,自己酷,可是和照片上的那个男子一比,自己只能说是衰,或者是苦。

    几个小姑娘已经兴奋的议论起来。

    “这就是叶枫吗?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许总和她的男朋友真的是绝配!”

    “这是那个和姚工在一起的叶枫吗?”

    “好像不是,那个叶枫怎么能和照片上的人比。”

    “我说的呢,当初许总派帖子的时候,我还觉得有点惋惜,看来是多余了。”

    沈阳听到这里的时候,有种你不说我还明白,可是你一解释我就糊涂的感觉,真的想走出去问问,许总,此人难倒就是传说中的古伦木?可是他又有些害怕许总不出意外的答案就是,欧巴。

    人都是患得患失的,沈阳的表现就像是个神经病人,反复的询问别人,希望别人的回答能够证明自己并非神经不正常,可是却不明白医疗诊断却是不能更改,

    “咚,咚,咚。”房门传来了几声响。

    “古伦木,欧巴。”一个女孩子叫出了沈阳心中的想法,仿佛已经会了佛祖讲的六神通中他心通,这倒吓了沈阳一跳,女孩子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我去开门,新郎官来了。”

    她积极的态度让别人的热情相形见绌,只不过开门后,女孩子楞了一下,热情急遽的冷却,“你们找谁呀?”

    门口站着的是吴虹和王军臣,二人提了点东西,当然都是王军臣买单,昨天二人的关系还和冰库中拿出来的冻鱼,一条是一条,硬邦邦的,今天却已经和小鸡炖蘑菇一样,蘑菇有了鸡味,鸡肉中又带了蘑菇的味道。

    “这是许总家吧。”吴虹睁着眼睛说瞎话,明明一眼看到了许舒婷,还是装作一家家询问的样子,积极的为着自己的晚到找着合乎情理的理由。

    “是小吴和小王吧?”许舒婷希望的望过去,换回来了无边的失望,不经意的一句小王八让王军臣郁闷的吐血,不过吐出来的却是早已和吴虹商量好的一句话,“许总,这个地方不好找,我们都找到对面那个小区,人家说这里才是,又找了很久,来晚了,你不要见怪呀。”

    “怎么会,只要来了我就欢迎。”许舒婷笑了起来,“小李,还不快开门。”

    小李又叫李秀玲,就是冲到门口的姑娘,这些小姑娘很多都是许舒婷和李姐两人招过来的,对待许舒婷就像对待大姐一样,平日都很亲热,这次听到许总订婚,虽然没有收到请帖,却也想过来热闹一下,顺便学习一下经验。

    吴虹和王军臣过来后,自然又是一阵寒暄,寒暄过后,自然又问起叶枫在哪里,搞的叶枫就像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面那个米兰一样,开始出来个照片,第二次露出了小腿,真人一会如庐山一样,让人辨不清真面目,一会又像那个浔阳江边的商妇,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羞羞答答。

    众人闹哄了一阵,终于如同黄昏时候的百鸟,叽叽喳喳的,有些累的坐了下来,姚君武好在提前买了十几个杯子,一个满上一杯去火茶,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

    男主角不在,话题越聊越无聊,去火茶是越喝越上火,许舒婷虽然还是笑容满面,多少有了点焦急,抽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到十一点,借故站了起来,才要说我有事,出去打个电话,突然坐在窗口的孙兰香叫了起来。

    “快看,那是什么,是飞机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