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第八十三节 化功大法
    叶枫等到叫了专业护士,交了钱,这才放心出了医院,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将近九点,不知道他不着急,人家沈阳沈总监可是一夜无眠,辗转反侧,早早的去了许总家里,希望叶枫能够一如既往的迟到,他看看能不能做个替补。

    只不过这个订婚不比订盒饭,一个不到,可以换一家,所以沈阳只能望天长叹,学周瑜状,说一声,即中风,何有恙,如果学着古典经书旁白注释解释一下就是,既然许总你看中了叶枫,为什么还要有我这个沈阳呢。

    叶枫看到时间已经到了九点,终于有些焦急,再不准备,估计大家只能去吃晚饭,许总一怒之下,学习一下孙二娘,把自己做成了人肉叉烧包请客人品尝也说不定。

    掏出电话,好在礼仪公司的名片没有丢掉,按图索骥的打了过去,放下电话的时候,终于也放下了心事,那面说已经没有问题,他到了许家,礼仪公司也会准时前往,看来现在就是万事俱备,只差他这片东风中飘飘荡荡的枫叶而已。

    “许总,叶枫呢?”沈阳东看西瞧,却发现情敌不在。

    当然这个敌对关系是他的假想,叶枫只不过当他是个空气,何况知道沈阳现在对自己恨之入骨,肯定会感觉到很无辜的。

    “他,他正在往这里赶呢,说是堵车。”许舒婷面不改色,“s城就这点不好,总是堵车。”

    “叶枫就是这样,什么时候都是拖拖拉拉的,今天大喜的日子,怎么不早点出发呢。”沈阳装作叹息状,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隐讳的表达了一下叶枫的缺点,希望什么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是真的,自己如果能够一语点醒梦中人那是最好。

    只不过许舒婷好像突然变得很笨,笨的昔者那个鼓琴移情,而六马仰秣伯牙恨不得划断琴弦,再把那六匹马活活的勒死,“反正我们也不急,客人只来了沈阳你一个,现在吃饭还早了点吧。”

    “就吃顿饭吗?”沈阳有些惊讶,再次发挥了无影无形的化功**,希望成语众口铄金是真的,自己只需要言语就能把叶枫融化,“太简单了吧,小叶怎么能这样?”

    世上有两种比较可怜,一种是有自知之明,一种是没有自知之明,有自知之明的会觉得世人如草,感叹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没有自知之明的不认为自己可怜,只不过别人会觉得他可怜,那种人通常一如井底之蛙般的望天大笑,这天地也不过是几尺的方圆,尽在我掌握之中,却不知道天地之大,绝非他能管中窥测。

    当然如果按照这种划法,世上没有不可怜的人,只不过是你知道不知道而已,沈阳如果被划分的话,那无疑就是后者。

    他不知道这场订婚已经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势在必行,许舒婷已经立下了神挡杀神,魔挡杀魔的念头,自己冒然的冲上去,不是充当了炮灰,就是会变成火山灰,还是在琢磨着,游戏结局能不能改变呢?

    “我觉得还是简单些好,”许母接过了话题,断绝了沈阳最后的一丝念头,“再说现在都忙,到时候结婚的时候,再好好的操办一下,沈总,到时候你也要来呀。”

    “是呀,不过不能过来当伴郎,沈总这么帅。”姚君武也接过话题,“会把新郎比下去的。”

    沈阳突然觉得空气中的氧气多了一些,这个戴着高度近视眼镜,镜片厚重的有如啤酒瓶底姚君武,才是这里真正有眼光的人。

    “哪里,哪里,小叶其实长的也不错,我们是不分伯仲的,”沈阳虚伪的谦虚,又忍不住看了许舒婷一眼,希望能从她脸上哪怕找到一点失落后悔,自己也算是不白来一趟。

    没有想到许舒婷脸上的薄粉好像是层面具,上面的笑容让沈阳恨不得拿手抹去,“男人,长的太帅,不安全的。”许舒婷淡淡的笑。

    房门适时的响了几下,松动了几乎让沈阳窒息的空气,“我去开门,多半是叶枫,现在如果还不来,那就太不像话了。”

    沈阳主动请缨,向房门走去,当然希望来的就算是马蜂蜜蜂骆驼峰,也不要是叶枫。

    “姐姐,这个沈阳是来看戏的,还是来拆台的?”姚君武低声嘀咕了一句,他看起来木讷,却并不笨,早就听出来沈阳的每一句话都有着很深远却又很浅显的用意。

    “你管的那么多。”许母年纪大了,耳朵却一点不聋,“好好的照顾客人,你起来打扮一下,别让小叶的家人看到,婷婷的家人这么邋遢。”

    “遵命。”姚君武调皮的做个手势,笑容笨重的能砸塌楼板。

    “你们都来了?”沈阳打开了房门,天随人愿,来的果真不是叶枫,闹哄哄的一群人,真的和马蜂差不多。

    当然所有的人都是熟识,李姐,小孙,还有几个电子厂的小姑娘,前台的张小娟携家眷前来,属于男眷一名,个头虽然不高,宽度却是不窄,浓眉大眼的满脸笑容,张小娟小鸟依人的挽着男朋友的手,笑着说道:“沈总,还是你早,这是我男朋友,楚天舒,天舒,这是我对你常说的沈总,平时对我们这帮手下很照顾的。”

    沈阳一看这位楚天舒,就想起了我们伟大领袖做过的一首诗,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当然他觉得后一句还不能贴切形容眼前这位,前面这个横渡两字倒是很好的能形容这位的身材。

    “快进来,快进来,”沈阳主动行使半个主人的责任,笑着打开了房门,又说了一句,“人来的不少嘛。”

    李姐和他寒暄了一句,走到许舒婷面前,大声的说道:“许总,我们这里很多人是不请自来,知道许总订婚,都来凑个热闹,你不会见怪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