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八十二节 白头如新
    姚君武当然认识沈阳,不过对于沈阳,虽然认识了几个月,并没有什么好印象,姚君武本身就是个低调的人,所以并非喜欢锋芒毕露的人物,叶枫虽然和他只认识了几天,可是他却已经引申为知己。

    这也从侧面反映了白头如新,倾盖如故的道理,不过今天毕竟是姐姐的好日子,除去收税的,按理说来的都是客,只不过看着沈阳的神色,悲愤欲绝的样子,姚君武倒很怕他拿的礼盒,是通过航空专递,从基地拉登那里买来的。

    “姚工,你不是来的更早?”沈阳看到了姚君武睡眼蒙胧的来开门,倒是吃惊不小,他虽然认识姚君武,可是在公司里面,除了李姐,还没有哪个知道姚君武和许舒婷是姐弟的关系,李姐当然是知道,可是一张嘴却比贴了封条还要严密。

    “我?”姚君武挠挠头,“我姐姐订婚,我怎么能不早来点帮忙。”

    “你姐姐?”沈阳更加诧异,心想这是哪跟哪呀?叶枫那小子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本以为那个文静是他的女朋友,却没有想到先下手为强,不知道许总哪根神经有问题,竟然要和他订婚,你姓姚,许总当然姓许,这也算是姐姐?

    “快请客人进来。”许母在身后说道:“君武,你真没礼貌,客人来了,还不开门,像探,像木头一样。”

    许母本来想说像探监一样,可是觉得那是对沈阳的不礼貌,所以话锋一转,看着来的第一个客人,怎么说,心中还是有些欣喜。

    防盗门打开,沈阳已经是犯人一样的走了进来,当然是指精神面貌,看到许舒婷的时候,终于有些回光返照的笑笑,“许总,恭喜恭喜。”

    许舒婷也是礼貌的笑笑,仿佛用了一面镜子,把沈阳的笑容如数返回,“沈总,这么客气干什么,人来就行,还带什么礼物。”

    “一点心意,不成敬意。”沈阳到底还是有点内涵,处事不惊,已经把对于姚君武的那点诧异沉到了心底,四下张望了一下,“许总家很漂亮,这个是伯母吧?”

    “不错,这是我妈,”许舒婷放下了礼盒,笑着对母亲说道:“妈,这是沈阳,我们公司的销售总监,很有能力的。”

    许母早已经打量过了沈阳,觉得他皮鞋有些亮的晃眼,头油有些光的让人心中不踏实,好像踩上去,会滑一个跟头,暗自想到,女儿别看是个新时代的女性,其实骨子里面,和自己的眼光差不多,这个沈阳,看起来光鲜,但是就是不如小叶沉稳老实,如今的年轻人,让人看着就不踏实。

    叶枫没有在这里,也听不懂别人的腹语,不然又会感慨自己的魅力无穷,无疑是中老年妇女心目中的乘龙快婿,平添一份自豪。

    不过他人在医院,还是打了个喷嚏,以为这是许舒婷的催促的迹象,终于还是冒着被邓莎森冷目光射穿的危险,“我真的有事,明天,明天我一定会请假照顾竹筠。”

    “今天什么事?”方竹筠还没有说什么,邓莎已经抢先问道,她的冷言冷语冷目光,仿佛从北极回来,没有化解骨子里面的严寒,却又钻到了冰箱里面,“是不是又去和你的美女老总去吃酸辣粉?”

    叶枫暗道,这是哪跟哪呀,“我公司有事,邓莎,你别乱说,我们老总听到你这么诋毁人家,还不炒我的鱿鱼。”

    “那关我屁事?”邓莎这个倒算的明白。

    叶枫暗道,这倒是不关你屁事,可是所有的事情又关我屁事?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一点,为什么这世上坏人横行,好人越来越少,道理很简单,坏人吃香,好人难做呀。

    “叶枫,别听邓莎的,快去吧,工作要紧。”方竹筠轻声说道,并没有什么埋怨,实际上,她明白,如果叶枫不是真的为难,绝对不会这样,以前两个月的相处,无论自己有什么让他帮忙的,他从来没有拒绝的时候,他难得这么上进,自己怎么能阻挠。

    叶枫有些感动,暗想找老婆就要找方竹筠这种类型的,那才能够共建和谐社会,要是把邓莎这种女人娶回来,那家里就和海湾阿富汗的情况差不多的。

    “竹筠,你好好休息,”叶枫说了一句,已经向门口走去。

    “等等。”邓莎突然叫了一声,“叶枫,你真的是因为工作的事情?”

    叶枫最近撒谎已经习惯成自然,“嗯。”

    “嗯是什么意思?”邓莎不满问道。

    叶枫转过身来,苦笑道:“嗯的意思就是我无论因为什么,都要去一趟的,这面竹筠只是病,没有什么大碍,那面可是涉及到了人命。”

    邓莎吓了一跳,“什么意思?”

    叶枫摇摇头,“竹筠,安心养病,我事情处理好了,过来看你。”

    邓莎看到叶枫的气势,联想他三拳两脚打倒了陈明,有些怀疑这小子是不是主营销售员,副业去砍人捞外快,一时有些胆怯,竟然不敢接话,方竹筠却是低声道:“叶枫,你自己小心。”

    叶枫点点头,走了出去的时候,却又摇摇头,自己是去订婚,又不是去发昏,要小心什么,只是知道方竹筠的关切,见到她就算卧床的时候,还在关心别人的安危,莫名其妙的叹口气。

    “阿筠,你怎么能这样,你这不是助纣为虐吗。”看到叶枫走出了病房,邓莎有些不满道。

    “他要工作,他要发奋,再说我们只是朋友,我的病也不重,找个看护就行。”方竹筠低声道。

    “唉,阿筠,你这种性格,迟早要吃亏的,你不知道世上的男人,没有谁能靠得住,更何况叶枫这种没用的男人,你说说吧,他有什么用,你对他这么迷恋?”

    “说自己有用的男人,通常都是没用,有用的男人,不会说。”方竹筠只是望着窗外。

    “啊?”邓莎叹息一声,“你那个有用的男人,好像忘记了给你叫护士,还要我这个没用去叫。”

    她话音才落,门口传来一个声音,“请问是这里的方竹筠小姐找护士吧,刚才一位叶先生上商务中心定下来的,我叫万芳,随时准备为你们服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