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八十一节 大喜之日
    因为方竹筠的急病,叶枫几乎忘记了今天是星期天,自己订婚大喜的日子。

    虽然今天是做戏,可是唱戏的不去,那买票的观众还不拆了戏台,虽然还有沈阳那种替补演员,不过他实力虽然够了,可是演技显然还差了很多。

    许舒婷不是十分了解叶枫的为人,而是做事稳妥,她早上起来的时候,等了一下,就拨通了叶枫的电话,她觉得对于这个没有什么时间观念,丢三落四的男人,自己不能抱怨,只能提醒。

    无论是临时的,还是永久的,男人都是自己挑的,既然自己已经做了决定,抱怨后悔都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许舒婷就是这个念头,

    再说现在也不是抱怨的时候,所以她很婉转的问一声,叶枫,礼仪公司准备好了没有,你呢?现在是不是已经出发在路上。

    在得到不出意外的不太肯定的答复后,许舒婷放下了电话,回转身的时候,发现母亲正站在身后,笑了一下,“妈,你昨天晚上睡的晚,今天怎么又起的这么早?”

    “女儿订婚,做妈的怎么能不准备一下。”许母微笑道:“只不过我这个做妈的实在有些惭愧,不能把这次订婚搞的隆重一些。”

    许舒婷本来想说,其实这次不重要,可以等下次的,话到嘴边却只是依偎在母亲怀中,“妈,现在你的健康最重要,其余的形式算什么,再说我们这里简单布置一下就行,一切不还有阿枫呢。”

    “婷婷,妈和你说几句。”许母牵着女儿的手,坐到了椅子上,容颜虽然有些憔悴,头发却干净利落的盘个发髻,看起来还是很精神。

    “有什么事情,不能以后再说吗?”许舒婷坐了下来,却只是注意到母亲略有疲惫的脸庞,心中酸楚,脸上却是洋溢上幸福的微笑。

    欺骗有的时候,也会是善意的,可是真诚和欺骗的关系,却又很难分的清楚,许舒婷多么希望,自己不用欺骗母亲,可是那很难。

    “我决定明天就去动手术,”许母很镇定。

    “那好呀。”许舒婷有些惊喜,“妈,你早就应该做这个决定,医生都说了,你的这种病情,手术做的越早越好。”

    “医生说的,我不见得听,”许母微笑着,只是眼角却已经噙满了泪水,“我只会听女儿的意见,我没有见到小叶前,真的不放心做手术,我很怕,我不是怕死,我只是怕死了,婷婷,你遇不到好男人,被男人骗。”

    许舒婷笑了起来,“你女儿真的是这么差劲的人吗?”

    “这个很难说,”许母抹了一下眼角,“越是优秀的女人通常婚姻就越不会顺利,妈有的时候,倒希望你糊涂一些,不要太咄咄逼人,那样还能找个能容忍你的男人。”

    许舒婷楞在那里,半晌才道:“妈妈,女人为什么非要依靠男人?”

    许母叹息一声,岔开了话题,“小叶这个人其实有很多缺点,他比较散漫,不好收拾,能休息的时候,就绝对不会工作,能坐着的时候,就不会站着,能躺着的时候,就不会坐着。”

    说到这里的时候,许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仿佛她说的不是缺点,而不过是一个在母亲眼中孩子的任性。

    许舒婷倒是一愣,“我还以为妈你对他很满意呢,你这几天,不是总说他的好?”

    “你如果想和一个男人过一辈子,你就不要总是盯着他的缺点,”许母缓缓道:“婷婷,我告诉你,世上没有什么男人是十分完美的,女人也一样,时间久了,矛盾自然多了,以前被情感遮掩的缺点也会随着时间,毫不留情的一一显露,一个女人,对于喜欢的男人,优点要当众鼓励,缺点呢,要宽容,潜移默化的修改,这样才是过日子的方法,不然你总是放大他的缺点,那么他有再好,在你眼中,也会慢慢变得不堪。”

    许舒婷有些叹息,知道妈说的也有些道理,只不过这次算是给受了内伤的涂抹冻疮膏一样,医不对症。

    “不过小叶也有很多优点,”许母继续做着女儿的思想工作,虽然知道女儿不见得听得进去,可是她恨不得这次能为女儿说明白一辈子的事情,“他最大的优点就是老实,对人坦诚,不做作,不虚伪,这样的男人,已经越来越少见的,你爸爸其实就是这样的人。”

    许舒婷听到这里的时候,终于明白耶稣为什么会被犹大出卖,这不是说耶稣不聪明,而只能说明犹大太狡猾,就像建国时期,隐藏在人民内部的阶级特务一样,群众的眼睛虽然是雪亮的,但想要揪出那些特务还是有很大的难度。

    可是更可悲的是,自己这个同门师妹还要为犹大遮掩,“妈,我知道,你觉得小叶不错,可是男人都是这样,你不能总是表扬他,不然他会骄傲的。”

    许母笑了起来,“不过我知道婷婷你有分寸,好男人不多,你一定要把握。。。。。。”

    她还想说什么,房门已经响了起来,姚君武睡眼蒙胧的钻了出来,有些不满道:“谁呀,大早上,鬼叫魂一样的。”

    他没有说完,脑袋上已经捱了一爆栗,“你姐姐的好日子,说什么呢。”许母望着姚君武,目光疼爱中带有责备,“君武,你要是。。。。。。”

    “我要是有姐姐的一半,你就会放心了,”姚君武笑着接道:“妈,你就不用说了,你说了十几年,我不累,你也应该换个说话,难倒我这十几年一点长进都没有?”

    “你是有长进,可是你姐姐比你长进的更多,你是差距越来越大,”许母笑道:“去看看,客人来了吧。”

    “多半是姐夫,他今天应该比谁都着急,”姚君武几天的功夫,姐夫叫的比说什么二极管还要流畅,打开了房门,突然楞在那里,“沈总,来的真早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