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八十节 冲突
    世上可以有很多假设,却只能有一种结果。

    叶枫看着病床上的方竹筠望着自己,神色虽然疲惫,可还是不肯闭目休息,听到医生说的什么方竹筠大难得脱,再晚一会好像就要生命垂危的时候,叶枫和许多病人表现的一样,表达着感谢和感激,心中却是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

    医生望了叶枫一眼,看他并没有拿红包的意思,热情本来就是如同凉了的白开水,这下更是变得如同严冬欲雪的太阳,迟迟的,吝啬的发挥着自己的能量,“你是她家属吧?”

    叶枫不等点头,邓莎已经迫不及待的说道:“我们都是病人的朋友,”说到这里,画蛇添足的补充上了一句,“大夫,我们都是她最好的朋友,方竹筠的亲人都不在这里。”

    “是呀,是呀。”叶枫随声附和,意外的得到邓莎的赏识,和邓莎并列成为方竹筠的要好朋友的行列,多少有些意外。

    “来一个跟我上办公室。”医生说了一句后,维持着自己的威严,转身离去。

    “我去吧。”邓莎望了叶枫一眼,觉得自己应该比他能干一些,“叶枫,你陪竹筠说说话,记得,不要让她大笑,以免触动伤口。”

    她片刻的功夫,已经做了最优的选择,认为叶枫不擅长交际,不过最少给予方竹筠的信心和安慰,要比自己能够给予的大的多,要不都说,爱情是恋人之间最好的滋补呢。

    叶枫点点头,跟随着护士,推着方竹筠,来到了病房,又是一阵折腾,这才安稳了下来,叶枫抬头向窗外看去,天边已经现了青蒙蒙的曙色,竟然快要亮天了。

    “没有想到,竟然还要开刀。”方竹筠并没有睡着,麻药的麻木虽然没有过去,可是她的意识一直很清醒,望着叶枫坐了下来,有些虚弱的低声说道:“叶枫,真的麻烦你了。”

    “啊?”叶枫看了下吊瓶,液体一滴滴的滑落,处处透漏着无奈奈何的流动,病房入眼都是白色的,不带一丝温馨,伸手缓缓的握住了方竹筠的手,只觉得冰冷一片,脸上终于露出了少见的温暖,“竹筠,你这么说,不是太见外,大家是朋友,你这里没有亲人,我们照顾你,那是应该的,再说我以前麻烦你那么多次,被你麻烦一次也是应该的。”

    “好像是阑尾炎吧。”方竹筠望着叶枫的那只手,听着他少有的人情味,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这么倒霉。”

    叶枫脑袋被驴踢了一样,安慰的话也想不出一句,只知道说:“不倒霉,不倒霉,我还看到有急性阑尾炎入院,结果被医生把别的地方切掉的呢。”

    “啊?”方竹筠做吃惊状,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只是想笑,她就喜欢叶枫的这幅模样,她觉得叶枫真的很老实,对人真的很好,他只不过把自己对别人的关心做了一层包装,这层包装却是瞒不过细心的方竹筠。

    叶枫笑了起来,“你当然不会这么倒霉,医生都说了,手术那是相当的成功。”

    “相当的成功?”方竹筠也笑了起来,“那应该是个什么概念?”

    “那估计是没有误诊,没有切错,没有把纱布剪刀什么的,漏放在你的肚子里面吧?也就意味着,你不用为了手术再做一次手术,”叶枫也笑了起来,一向有些木然的表情中多少带了点讥诮。

    方竹筠想笑,却又不敢,只能强自压抑着笑容。

    叶枫这才想起来,动过手术的,不能大笑,有些歉然的说道:“不好意思,忘记了邓莎的吩咐,你不能笑的,竹筠,你……”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又停了下来,他不能让方竹筠不笑,当然也不能让她哭的。

    “人要是不能笑,还有什么意思,”方竹筠微笑道:“不要听邓莎的,她就是那样,别看说话刻薄,其实刀子嘴,豆腐心的。”

    “好呀,小两口偷偷的躲起来,说我的坏话。”邓莎神出鬼没的出现在门口,望着二人低声笑骂,神色有些调笑,又有些感慨,有的人天生是冤家,可是这两个好像天生是一对,虽然是不那么般配的一对。

    叶枫已经是见怪不怪,从这位大姐口中吐出来的,从来不会是象牙,“医生怎么说?”

    邓莎走了过来,有些夸张的比划着手势,“医生说,竹筠这条命就是拣回来的,急性穿孔性阑尾炎,叶枫,你得过没有?”

    要是别人,多半连吐唾沫,化解一下这个霉头,叶枫却是若无其事,“好像没有,邓莎,你得过?”

    邓莎‘呸呸呸’的吐了几口,连声说道:“不吉利,不吉利。”

    方竹筠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

    邓莎也是哑然失笑,“那个医生说了,阿筠这次是急性穿孔性阑尾炎,幸亏送来的早,切掉了,再消炎静养一下,应该就没事了。”

    “没事就好,”叶枫笑笑,“竹筠,你别听邓莎说的那么严重,医生就是夸大其词,再加上她的放大,简直吓死个人。”

    “什么吓人,我还,我还,”邓莎想要说,我这是塞了个红包,得出来的准确答案,只不过怕方竹筠要还,又怕她担心,还是忍住了下文,虽然说黄金诚可贵,白金价更高,只不过为了好朋友阿筠,邓莎还是能够抛开一点的。

    方竹筠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她,她怎么说,人家的涌泉之恩,她也要滴水相报的。

    “竹筠这病,最少要在医院躺个三天,还要有人照顾,叶枫,你请几天假吧。”邓莎虽然处于半失业状态,却还是觉得,自己的工作,要比叶枫重要的多的多。

    她说的大义凛然,好像给了叶枫一个天大的便宜,叶枫想了一下,皱眉道:“请假不是问题,但是照顾起来不方便。”

    方竹筠也有点脸红,知道叶枫照顾的意思,“请什么假,叶枫最近工作忙,邓莎,你要是太忙,就上下面帮我请个专业的护理吧。”

    “专业护理?”邓莎望了叶枫一眼,“那也该叶枫去请才行,你病了,就没有看到他出什么力。”

    叶枫有些苦笑,心道多半以你的观点,我也得陪竹筠病倒,把阑尾割掉,那才算是尽了情谊,只不过这些话都是只能心中转念,嘴上却只能说道:“是呀,是呀,一会,等到医院下面的商务处上班了,我就过去。”

    “这才差不多。”邓莎打了个哈欠,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就算是深秋的太阳,都有点忍受不住她的鼓噪,早早的起床,涨红着脸,用照进来的光线表示抗议。

    可能是觉察到了太阳公公的不满,邓莎又打了个哈欠,“叶枫,今天不上班吧?”

    “不上班。”叶枫老实的答道。

    “那你今天负责竹筠的一切,你喜欢自己照顾也好,喜欢请护士照顾也好,那都随你,”邓莎已经站了起来,“我回去休息一下,竹筠也要休息。”

    叶枫心道,敢情就我是铁人王进喜,不需要休息的,“那好。”

    他话音才落,手机已经响了起来,接听了一下,脸上突然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放下电话的时候,望着瞪着自己的邓莎,有些苦笑道:“真是抱歉,我今天有事,不能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