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七十九节 急病
    叶枫听着歌声,慢慢进入梦乡的时候,只是感觉到安逸祥和。

    他梦中仿佛看到草原上飞来了一只凤凰,飞过千山翱翔在四方,凤鸣清越,千里得闻。

    叶枫只是感觉自己拼命的奔跑,想要追上那只凤凰,但它只不过振翅之间,已经越过高山,消逝在远山外的白云之中,不知所终。

    他茫然四顾的时候,突然听到附近又传来凤鸣,只不过这次并不是清越,反倒有些凄厉,转瞬低沉嘶哑,有如一个人在痛苦的呻吟。

    叶枫心中突然生了警觉,已经从梦中惊醒了过来,睁开双眼,看到窗外月色黯淡,天边还是黑蒙蒙的一片,现在离天亮还远。

    他侧耳倾听了一下,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来源,是方竹筠!

    叶枫想到这里的时候,已经霍然站起,开门来到了方竹筠的门前,听了一下,脸色一动,伸手敲敲房门,低声叫了一声,“竹筠。”

    “叶枫?门没锁。”方竹筠的声音有些微弱,低低的说道。

    “你有什么不舒服吗?”叶枫站在门口,却没有推门。

    “肚子痛。”方竹筠轻声道:“叶枫,帮个忙,给我倒一杯热水。”

    “好,”叶枫应了一声,快手快脚的倒了一杯水来,推开房门的时候,发现里面已经打开了台灯,坐在床头的方竹筠望着自己,脸色不知是不是因为台灯的缘故,有些惨白。

    “怎么回事?”叶枫递过开水,有些关切的问了一句。

    开水的温度,意中人的暖语,通过茶杯传到体内,方竹筠腹部本来疼的厉害,这个时候却是感觉到很开心,“没有什么大事,就是肚子疼。”

    叶枫看到她手捂住的位置,皱了下眉头,“疼了很久?”

    “不是,晚上我和邓莎吃零食,有点痛,我就先睡觉,没有想到竟然疼醒过来,”说到这里的时候,方竹筠捂住了右边小腹的位置,脸上又露出痛苦之色。

    “竹筠,怎么了?”邓莎也被吵醒,睡意朦胧的站在门口,看到屋内的情景,有些恍然道:“我在夜游,什么都没有看到。”

    邓莎转身的时候,不由佩服方竹筠的坚持不懈,竟然这个时候装病博得意中人的关心,只是在邓莎看来,这种感情实在有点累,如果叶枫有钱,累一点当然也值得,他一没钱,二没钱,第三还是没钱,你对他这么痴情干什么?

    方竹筠脸上痛苦之意越来越浓,额头上竟然豆大的汗珠冒了出来,叶枫察觉到有些不对,伸手在她额头上试了一下,有些吃惊道:“好烫,去医院看看。”

    “看什么,就是肚子痛,一会就好。”方竹筠强笑了一声,“实在不行,等天亮了再说。”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又皱了下眉头,一只手紧紧的捂住小腹,叶枫头一回有些着急,“有病就要看,看你痛的这样,走,我带你去。”

    方竹筠疼的也有些难耐,点点头,就要站起来,脚下一软,差点倒在地上,叶枫伸手搀住,“能走吗?”

    方竹筠试着走了一步,摇摇头,“疼的好厉害。”

    叶枫不说二话,微微蹲了下来,“我背你下楼,去叫车。”

    “打120吧。”方竹筠苦笑道:“凌晨,车不好找。”

    “也行。”叶枫点点头,伸手拿电话拨打了120,放下电话的时候,看到方竹筠有些虚脱的感觉,不由说道:“还是我背你下去,快一些。”

    方竹筠并没有拒绝,伏在叶枫背上,疼痛中有了一丝温暖,叶枫才到门口,邓莎已经冒了出来,“叶枫,你背竹筠去哪里?”

    “医院。”叶枫打开了房门。

    “怎么回事?”邓莎倒是吓了一跳,“去医院干什么?”

    “当然是去看病,难倒是去看风景。”叶枫好气又好笑,不知道为什么邓莎看起来比自己还要迟钝。

    “啊?”邓莎看到好朋友苍白的脸庞,豆大的汗珠,这才意识到,这并非一场戏,或者说,这并非事先彩排的那出戏。

    “等等我,”邓莎用了两分钟穿戴整齐后,出了房门,才发现叶枫早已经不见,慌慌张张的奔下了楼去,才发现叶枫已经到了小区的门口,东张西望的。

    “叶枫,你怎么不等我。”邓莎有些不满,“跑的比兔子还要快,阿筠,没事吧?你放心,有我在,有你在。”

    邓莎开的玩笑并没有引出方竹筠的笑声,她已经疼的连说话都有些吃力,只是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却把脸贴在了叶枫的肩头,她头一回离叶枫这么近,头一会觉察到叶枫对自己的关心,以前当然也有关心,但那不过是正常朋友之间的交往。

    “等你干什么,你又不是医生,”叶枫叹口气,“怎么20还不到,这样还不如找个出租车。”

    “你以为20是你家开的,随传随到,”邓莎忍不住顶了一句,转念一想,又说道:“不过竹筠,你不用担心,现在是凌晨,不会堵车,20不分节假日,每天24小时应诊的。”

    她对待方竹筠和叶枫的态度倒是泾渭分明,才和颜悦色了一下,望着叶枫又如包黑子一样,“叶枫,你到底说没有说清楚地点?”

    “说清楚了。”不等叶枫回答,方竹筠已经虚弱的答道。

    “不就是姓名,地址,病情,接车地点,联系电话?”叶枫一边说,一边扯个脖子,当然不是喊叫,而是张望,这个时候的他,绝对不会和邓莎进行无谓的争辩,

    只是等到他已经有些绝望的时候,20才如诗中的妙句一样,尽日觅不得,有时还自来,终于呜啦呜啦的停到了他的面前。

    顾不得埋怨,三人都觉得这车能来,已经是出乎意料的惊喜,这些惊喜又冲淡了方竹筠的一些疼痛,接下来的时间可以用白驹过隙来形容,叶枫直到手术室的灯光熄灭,看到医生扳着脸出来后,才有些放下心来,因为医生虽然一张脸扳着和克格勃一样,可是声音却如福音书祈祷般的动听,“好在你们早来几分钟,不然就危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