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七十六节 心慌慌
    姚君武其实并没有醉的很厉害,最少他还记得个文静,那个瘦瘦弱弱,又很倔强的女孩子。

    文静来的时候,姚君武并没有很留意,电子厂的小姑娘很多,多半都是十七八的年龄,有的虚报几岁,只是为了早点出来打工,为家里减轻点负担,农村有很多这种女孩子,高中,或者不到高中毕业,人生就已经剩下了两条出路,一个是嫁人渡过残生,另外一条,就是出去打工,然后打工的时候,憧憬有一日如同灰姑娘一样,穿上梦想的水晶鞋。

    因为是叶枫的关系,姚君武对于文静多少会关照一些,一天看到文静在工作,那时候,别的小姑娘都已经下班,打扮出门,商讨夜晚怎么过,那个说你的男朋友怎么没有找你,这个说小张最近对你有意思。

    男人离不开女人,可是女人在一起,话题多半也是男人,小姑娘们喧嚣一片,只有文静闷声不吭的站在车床前,全神贯注。

    姚君武有些奇怪,却出去要了两份盒饭,回来的时候,看到只有文静站在那里,关切的问了一句,文静,怎么的,任务没有完成?不用着急,慢慢来。

    文静却是抬头望了一眼姚君武,姚工,任务完成了,我在这里多学点。

    从那一天开始,姚君武心中就有了这个瘦瘦弱弱,像个豆芽菜一样的文静。

    文静虽然是叶枫介绍过来的,可是姚君武却发现二人其实距离不近,甚至不如自己和文静亲近,星期五晚上的时候,姚君武又看到了文静,只不过八百度近视的他,却发现了文静眼角的泪痕。

    他心中一动,却不肯承认那就是心痛,走过去问道,文静,哭什么?

    文静和他已经算是熟悉,知道这个姚君武看起来不苟言笑,却是很热心的,所以她哽咽的问道,姚工,许总和叶大哥,叶枫订婚,是真的吗?

    姚君武怔了一下,当然是真的,请帖都下来了,怎么还会假。

    文静又哭了起来,姚君武问她为什么,她却总是摇头。

    其实姚君武心中也有些疑惑,不明白姐姐这次为什么这么仓促的订婚,可是他不会问,他是个男人,知道很多事情,姐姐做主就已经足够,姐姐会有分寸,更何况叶枫为人真的不错。

    男人看男人,和女人看男人角度不同,在姚君武的眼中,还是觉得叶枫比自己强很多,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借着酒意问了一句,他问了之后,什么结果都没有得到。

    喝醉的人从来都说自己没醉,可是看到那道刀光的时候,姚君武真的以为自己是醉了,好好的世道,怎么会有什么刀光?

    等到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再戴上眼镜的时候,发现刀光和叶枫已经不见!

    姚君武冲了出来,四下张望了一下,街道上静悄悄的,狗没有一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一颗心砰砰大跳个不停,好像感觉这里刚才就发生了一场凶杀案。

    酒水化成了冷汗,姚君武反身冲到了电梯,有些颤抖的按了下十七楼,头一回觉得电梯走的那么慢,慢的和蜗牛一样。

    电梯门一开,他已经冲了出去,看到了许舒婷正在收拾桌子,低声叫道:“姐,姐夫被砍了。”

    “啊?”许舒婷手中的碗掉到了桌子上,却使了个眼色。

    姚君武本来以为妈在厨房,这才发现妈就在自己身后的沙发上,不由有些懊悔。

    “怎么了?小叶怎么了?”许母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没什么,我是说姐夫特别能侃。”姚君武反应也够快,这一会酒醒了一大半,只不过能侃和被砍可是有着很大的区别。

    许舒婷眼中的焦急一闪即逝,手中紧紧抓住饭碗,脸上却露出了笑容,“阿枫就是那样的人,说起来滔滔不觉的,把弟弟都说糊涂了,妈,你去休息吧,这里的碗筷我来收拾。”

    “不是,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君武,”许母这个时候,竟然一点都不糊涂,“你说的是你姐夫被砍了。”

    许舒婷虽然有些焦急,却还是埋怨弟弟的孟浪,一时又想不出什么补救的措施,门口传来了一个声音,“君武这小子背后又说我的坏话?”

    屋内的三人都是一愣,不约而同的向门外望去。

    “叶枫?”

    “阿枫!”

    “小叶!”

    三人称呼不同,心中更是想法不同,许舒婷盯了弟弟一眼,心中疑惑,上前亲热的拉住了叶枫的手臂,“阿枫,你不知道,君武就是这样,喝多了,满嘴跑火车头的,你不要放在心上,对了,你回来干什么?”

    “我手机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忘在了这里。”叶枫摸摸脑袋,突然冲到一角的椅子前面,举起手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他的那个破手机,“真的在这里,看我丢三落四的,不好意思。”

    许舒婷望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转瞬笑了起来,“你呀,怎么不把自己忘在这里。”

    空气中的紧张气氛有如蒸气般的散尽,许母放下了心事,却又埋怨起了儿子,“君武,你下回可不要乱说,多不吉利。”

    “啊,是呀,喝多了,喝多了。”姚君武真的以为是幻觉,自己眼花,“姐夫,你可真能侃,我本来不迷糊的,听你说了几句,就真的有点迷糊,我去休息,不要打扰我。”

    “你做什么事情,有你姐姐的一半,我就能放心了。”许母看了女儿一眼,“婷婷,你送小叶下去吧,他这是借故看你一眼。”

    许母开了个玩笑,开心的笑了起来,许舒婷脸色微红,拉着叶枫走出了房门,进了电梯,第一句话就问,“谁砍你?”

    “有谁砍我?”叶枫笑笑,“他也不怕浪费力气,就我这模样?”

    “那手机怎么回事?”许舒婷盯着叶枫的眼睛,“我清楚的记得,你去的那个凳子上,根本没有手机。”

    “没有手机?”叶枫怔了一下,“那我手中是什么?”

    电梯门打开,许舒婷不再说什么,只是叹息一声,望着叶枫走到电梯里面,突然唤了一声,“叶枫!”

    “什么事?”叶枫转过身来。

    “明天,记得要订婚。”许舒婷叮嘱了一句,突然又加了一句,“自己走路要小心。”

    “哦,好的。”叶枫头也不回,施施然的向前走去,一如既往的懒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