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七十五节 刀光
    叶枫走出许家的时候,就算弯腰都有些困难,他生怕自己一低头,会从喉咙中吐出一块红烧肉来。

    看着天上的明月羞答答的,犹抱琵琶,只是露出了皎洁的一角,旁边的浮云,有如夜总会一些人身上的衣物,半透半盖,却都是一样的挡不住里面的东西,引人遐想,叶枫突然想到了一个笑话。

    那是讲一个贪吃的人,去了一家酒席回来,唉声叹气。

    别人就问他,为什么不开心,是不是没有吃饱?

    那人回答到,盘子里面的最后一块红烧肉我没有吃到,实在算是憾事。

    别人就有些奇怪,那你为什么不拿筷子去夹呢,阁下的出筷简直就和西门吹雪的倾城一剑,陆小凤的灵犀一指一样,并称天下三绝,从没有失手的时候!

    那人苦笑了一声,可是我的筷子上已经有了一块,试问天底下,谁的剑法能够达到一剑杀了两人,却能和天下杀手一点红那样,不流多余的一点血出来?

    旁人只能建议道,那你还不赶快把筷子上的肉放到嘴里,以你的眼力腕力,别人出了一筷,阁下最少可以出个三四筷的,这么说来,你还是可以比别人快上一筹的。

    那人又说,可惜我嘴里也有了一块红烧肉。

    问话的人叹息一声,阁下虽然脸皮够厚,但是正因为脸皮太厚,所以减少了口腔的容量,这虽然是个缺点,不过你完全可以先把口中的红烧肉咽下去,然后把筷子上的肉放在嘴里,最后再把盘子中的红烧肉夹起来,我相信以阁下的速度,只要席上西门吹雪,陆小凤,还有中原一点红不在场,还是没有人能和阁下出手更快的。

    那人放声大哭,可是我喉咙中还有一块红烧肉呀,我口中的肉已经无法下咽。。。。。。

    叶枫想到这里的时候,不想放声大哭,只想大笑几声。

    如果那个人来到许总的家里,一定不会悲哀,因为席间的红烧肉没有人和他抢,叶枫只是恨没人和自己抢肉吃,许母高血压,不能吃肉,许总是女人,要维持身段,吃不得肉,姚君武倒是个男人,可是他只吃鱼,不吃肉!

    偏偏那一大海碗红烧肉就放在叶枫的面前,油汪汪的让叶枫看到了就很饱。

    看到叶枫不动筷子,许母假装生气的说道,小叶,是不是婷婷的手艺不好。

    哪里哪里,这一桌饭菜,色香味俱全,就算拿去中华一品厨去,都算得上一流的手艺,叶枫觉得自己现在说谎的技术可以算是炉火纯青,滑溜的和红烧肉一样,张口就来,人嘛,只要是活着,怎么能不说谎?

    中华一品厨是哪里?许母就有些疑惑。

    许舒婷笑着解释,s城最有名的食府,我和阿枫去吃过,妈,叶枫这是夸你,夸我的手艺好。

    做的好,你怎么不吃?许母看着叶枫说道,小叶,你有点瘦,要多吃肉。

    叶枫推辞不得,只好吃了一筷子,觉得肥肉到口,滑溜溜的有如喝油一样,不由赞叹,原来这种红烧肉,肥而不腻是真的,这肉香的让人恨不得全吃下去。

    他不知道这一句话捅了马蜂窝,之后的时间,那碗肉就是他叶枫的专利,就算姚君武看他吃的香甜,想要动一筷子,都被许母桌子底下踢了一脚,讪讪的转移了目标,把鱼头挟了过去,还补充了一句,肉其实没有营养,鱼头最开发智力的,说完这句话,姚君武多少有些后悔,觉得自己智商真的算不上很高。

    叶枫吃了碗里的最后一块红烧肉后,真的觉得喉咙中还有一块,他也终于明白了那人的苦衷,他不是喉咙里面的来不及咽下去,而是因为胃里也装满了红烧肉,咽不下去的。

    姚君武醉眼朦胧的的端起酒杯,姐夫,你明天和我姐就要订婚了,你可不能对我姐姐不好,我姐姐。。。。。。

    他话未说完,他又被许母踢了一脚,酒醒了一下,把要说的就化作了啤酒,咽了下去,一顿饭下来,叶枫倒还是清醒的,许舒婷看到他喝了五六瓶啤酒,竟然和没事一样,对于他的认识,又多了一层。

    陪酒的已经醉眼迷离,又开始胡言乱语起来,总是说看到叶枫一来,就知道他对姐姐有意思,如今果真如此,姐夫很能干,技术又好,爸爸的公司来了姐夫,姐姐就不会一个人苦熬,自己有什么事情,技术上的难题,姐夫看在姐姐的面子上,一定要多多的指教。

    叶枫看了许舒婷一眼,见到她低着头,不知道想着什么,并不搭腔,只好说,没有问题,大家以后就是亲戚,小舅子的事情,自己这个做姐夫的,怎么能不用心。

    几人散了席,又聊了一会,许母看着天色不早,月亮都要休息的样子,就让儿子送送叶枫,女儿呢,今晚肯定要详谈,订婚其实和结婚差不多的,那已经和煮熟的鸭子一样,许母吃了这顿饭之后,感觉吃了定心丸一样,叹息了一声,心中暗想,自己怎么说,都没有辜负孩子他爹的嘱托,就算真的这次倒霉,手术不成功,想到这里,许母摇摇头,把念头驱逐了出去。

    姚君武和叶枫摇摇晃晃的走出了房间,走进了电梯,等到许舒婷的身影被电梯门隔断的时候,姚君武突然说了一句,姐夫,你觉得文静这人怎么样?

    叶枫当时有些发呆,说了一句,什么怎么样?

    姚君武笑笑,不过笑容有些虚假,她自从听到你和姐姐订婚的消息后,很不开心。

    啊,叶枫看了姚君武一眼,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和你真的没有关系?姚君武死死的盯着叶枫,不知道想从叶枫的表情上找出什么,只是很可惜,他喝的不少,看人都有些重影,走路都有些不太稳当,需要叶枫扶着一把,所以他只看到叶枫的笑容,并没有看出来别的。

    二人走出了大厦,叶枫就让姚君武回去,说你快点回去,别让家里人担心。

    姚君武摇摇晃晃的,本来想说些什么,却终于还是忍住,叹息着向回走去。

    叶枫抬头看了一眼,见到明月又钻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一句诗来。

    扫地待明月,踏花迎野僧

    转瞬摇头,不知道谁在等待明月,自己呢,是不是和野僧没有什么区别?

    姚君武却没有他这种才情,走到大厦的时候,扭头看了一眼,突然吃惊的张大了嘴巴,酒好像醒了一半!

    因为他看到天上的明月撒下了无俦的光辉,突然凝成一片光亮,化成了一道耀眼的刀光,正向叶枫当头劈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