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七十四节 明月
    叶枫来到了许家,就受到了许母亲切的,热情的,亲自接见。

    当然顺应国内形势,接见一般没有不亲自的,这个叶枫早有准备,只不过许母的热情实在让叶枫有些吃不消。

    许母明显精神了很多,人逢喜事精神爽一点不错,看到叶枫拎着两大袋子营养品,高兴中又有些埋怨说道,“小叶,人来了就行,为什么还买东西,你看,你来一次,就买一次东西,钱不是这么花的。”

    许母的言下之意当然就是,你和我女儿都要订婚了,留点钱准备结婚多好,这些东西贵而不惠,一般人吃了,都觉得浪费。

    叶枫本来想实话实说,这东西不是我买的,只不过在车上许舒婷就已经再三警告,逼良为娼,逼上梁山,只能点点头,话题一转,充分利用乾坤大挪移的功夫,“伯母,你看你,明天再出院也来得及,今天别累着了。”

    这样一来,自己没有承认,就不算撒谎,你的误会,我就没有必要一定要解释,他这好像是鸵鸟沙漠遇敌,把脑袋埋到了沙子里面,掩耳盗铃的功夫又上了一个档次。

    许母更加觉得叶枫这小伙子实在,会说话,有些欣喜女儿找到了个好男人,笑着说道:“我有什么累的,这几天躺在医院,再不活动活动,就发霉了。”

    “妈,看你说的。”许舒婷笑了起来,再次承担起为叶枫圆谎的义务,“我也说,不用买的,可是小叶却说,一定要买,怎么说也代表他的一番心意。”

    窗外的明月羞答答的升了起来,听到这话慌忙又躲到云层里面,不敢出来,生怕叶枫说出来什么明月代表我的心之类的话语,侮辱了自己的清白。

    “快把东西放下,坐坐,”许母把东西接了过来,“婷婷,去做饭。”

    “叶枫,和我去厨房做饭。”许舒婷看到叶枫坐的四平八稳,八抬大轿请来的老爷一样,不由有点来气,就像老板请了个员工做事,却发现他在打游戏,难免有些来气。

    “做什么,你自己去做就行。”许母有些嗔怪,却使了个眼色,别看许舒婷在公司是老总,在这里却不过是个孝顺的女儿,有些苦笑道:“那好,阿枫,你陪妈聊聊天,对了,妈,君武呢?怎么不在房间。”

    “去买酒了,君武这孩子,说姐姐明天订婚,今天高兴,破例陪小叶喝点,”许母拉着叶枫的手,不肯松开,“小叶,今天怎么不带亲家过来?”

    “啊,他们明早才能来,”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许舒婷叫一次阿枫,叶枫就觉得数九寒冬提前的到来,打了个冷颤,叶枫恢复了镇静,“我家离的比较远,他们听说我要订婚,都说,都说仓促了,也来不及准备什么,伯母,明天简单一些,你不要见怪呀。”

    许舒婷听到这句的时候,终于放心的走进了厨房,叶枫这人,虽然谎话连篇,可是这也说明他说谎的技术比较高超,业精于勤嘛。

    只不过一走到厨房,许舒婷突然觉得鼻子有些发酸,所有的菜肴都已经做的有条有理,分门别类的放在那里,炉子上已经开了小火,炖的是妈妈最拿手的小鸡炖蘑菇。

    许舒婷站在那里,突然觉得悲从中来,不可自抑,她只是想找一个人,可以依托的,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可是过了片刻后,她已经挽起了衣袖,处理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耽搁一下时间,她知道母亲的用意,妈显然是想让叶枫知道,她的女儿不但生意上能干,就算做菜都有一手的。

    等到许舒婷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上来的时候,叶枫已经动用了十八般兵器,三十六计,七十二种变化,这才不至于让许母起了疑心,他不知道那些编年史,断代史是不是这么编出来的,只是知道如果许舒婷再不上菜,他几乎就和司马迁一样的痛苦。

    “阿枫,去端菜吧。”许舒婷看到母亲满意的表情,对于叶枫的好感总算多了一分,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对于叶枫到底什么感情,有的时候,只是觉得他的运气真的不错,很多事情,看起来很为难的样子,到了他的手中,偏偏就能迎刃而解,有的时候,又觉得人类的缺点都集中在他一个人的身上,别人见了,很难对他产生好感。

    她对于叶枫的情感就像狂风大浪中行驶的一页孤舟,有的时候,可以瞬间达到波峰,有的时候,却又沮丧的到了谷底,她有时候,有些渴望着订婚的到来,觉得和真事一样,或者就算梦中,都觉得叶枫会像白马王子,万众瞩目下,亲手给自己戴上订婚戒指,迎接着潮水般的掌声,有的时候,又有些害怕订婚的到来,叶枫会既然连女朋友都不通知,他不会处心积虑的准备这场婚事,进而像个青蛙一样,成天的以这个借口围绕在自己身边?

    许舒婷选择了叶枫来演这出戏,却不是沈阳,就是因为看透了沈阳的为人,可是她现在忐忑难安,却是因为发现了叶枫看起来虽然木讷,却是更加让人难以捉摸。

    随他去吧,许舒婷笑容满面的端上了一道菜,暗自下了决心,一切都等到妈妈动了手术之后再说。

    “菜都做好了,这么快,姐姐果然有两下子。”姚君武拎着一提兜啤酒进了房间,望着母亲心照不宣的眨眨眼睛,老妈早就提前打好了预防针,说婷婷什么都好,就是不喜欢做家务,粗枝大叶的,这是个缺点,所以母亲提早做了饭菜,却都要算在女儿的身上,姚君武虽然觉得这样欺骗叶枫不对,感情的事情,是两个人的,可是却觉得母亲的心意是好的,不能拒绝。

    “吃饭吧,就你多嘴。”许舒婷笑着岔开了话题,也和叶枫一样的策略,接过了弟弟手中的啤酒,看了一眼,“君武,你又不会喝酒,买这么多干什么?”

    “陪姐夫喝呀。”别看姚君武木讷,说出的话却很有超前意识,他的话引起了许母的一阵笑,许舒婷却是含笑要打,终于还是只让弟弟去洗洗手,准备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