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七十三节 姑息养奸
    “许总,刚才真的谢谢你。”

    “谢什么?谢谢我帮你撒谎?”

    “其实。。。。。。”叶枫想抗议一下,我就算撒谎,始作俑者的也是阁下。

    “其实什么?”许舒婷瞪了他一眼。

    “其实我想说,许总很有撒谎的天分,就算撒谎也比别人撒的漂亮很多!”

    “。&^%¥#!”

    “叶枫,刚才那个是你女朋友?”

    “嗯。”叶枫拿着方竹筠当挡箭牌的时候,不知道她那头打了喷嚏没有。

    “嗯是什么意思?到底是不是呢?”

    “嗯的意思,就是说许总你实在是英明神武,洞察千里!”

    “@#¥#@!”

    “许总,我们还有别的事情没有?”叶枫停下了脚步,觉得被别人抢劫走的脚底板受到了不公正的虐待,转念一想,自己用词不当,如果真的是虐待的,难倒还有公正的?

    叶枫除了追小偷,捉贼的时候,偶尔代替警察行使一下他们的义务,真的很少有这么走路的时候,他觉得这么的不停走路,实在算是虐待自己,许总偏偏又没有车,看来跟着狼狗吃肉,跟着土狗吃屎的说法一点不错,就算马仔跟个老大,也要跟个英明神武,大气磅礴才对。

    当然思想是不出声的语言,叶枫只能腹诽,并不敢真的说出来,如果真的让许舒婷知道了他的想法,那还不把他当场大卸八块。

    许舒婷却是叹口气,也跟着停了下来,“叶枫,你的女朋友真的不错,我看得出,她很看重你。”

    “啊?”叶枫有些木讷起来。

    “其实我刚才撒谎的时候,真的有点过意不起,我其实想和她说实话的,但是你看来就没有说实话,我也觉得实在没有必要节外生枝,所以才不得已跟着你撒谎,明天订婚过后,你是你,我是我,我真诚的希望你对你女朋友不要再撒谎,没有哪个女人喜欢自己的男人骗自己,我也祝你们甜甜蜜蜜的,白头偕老。”许舒婷伸出手来,主动的握住叶枫的手,“叶枫,答应我好吗?”

    旁边的一个路过的,听了只言片语,觉得理解起来实在是一塌糊涂,订婚后就分手?那订婚干什么?

    “嗯。”叶枫只好如此回答。

    “嗯是什么意思?”许舒婷恨不得自己的手变成一把钳子,把叶枫的手骨夹出石膏粉才好。

    “嗯的意思就是许总你为人善良,工作认真,真是不可多得的老总,啊,许总,你怎么了?”

    “没什么,”许舒婷摇摇头,尽力让自己表现的和善一些,“对了,叶枫,明天我们就订婚,啊,订婚了,”说到订婚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许舒婷有着说不出的别扭,只是想,好在这是假的,是做戏,如果真的订婚,自己还不要跳楼?可是为什么一想到在照相馆的时候,为什么却又觉得浪漫中却多少带有了甜蜜?

    “你的那里不是要出四个人?都有谁呢?”许舒婷尽量问一些简单的问题,希望不要太过为难叶枫的智商。

    叶枫犹豫了一下,“有我爹吧?”

    他正在考虑,是不是把请来的虚假亲戚的事情告诉许舒婷,许舒婷这次听到吧的尾音,并没有动怒,反倒有些歉然,“叶枫,其实真的不好意思,因为我妈的事情,还要惊动你的亲人,到时候你怎么向他们解释?”

    “不用解释,给他们点钱就行。”叶枫说出这话的时候,看到许舒婷惊诧的目光,略微张成o型的樱桃小嘴,解释说:“他们怎么说也是鞍马劳顿,这个车票嘛。”

    “没有问题。”许舒婷现在觉得,或许只有多付出点钱,才能多少觉得少点内疚,这就像一些为富不仁的,偶尔的花点钱施舍,博得个慈善的美名心理相同,“不过,你记得要拿车票凭据。”

    “啊?”叶枫楞在了那里,“不拿行不行?”

    “当然行。”许舒婷笑道:“那我不报销行不行?”

    接下来的时间基本就是在无聊中渡过,许舒婷本来觉得逛商场就是浪费时间,都说一寸光阴一寸金,这下自己可是浪费了双倍的资金,左挑右选,给叶枫买了个领带卡,增强一下他那条领带上吊的安全系数,叶枫倒是很满意,说了声谢谢,并没有什么还送,显然对礼尚往来的道理并不清楚。

    许舒婷不出意外的加上一种带点解脱的失望,女人是爱逛商场不假,可是一般都是在同伴的陪同,或者男朋友的花言巧语下,一个人逛商场的也不是没有,不过那一般杀伤指数太大,一般不容易看到。

    诗经有云,一日不见,如三秋兮,许舒婷却觉得,这一下午的时光,实在比经商三年还要难熬,终于走到自己也有些累的时候,这才回头望了叶枫一眼,本来以为他基本就是死人多了一口气,却没有想到还是那幅带死不活的样子。

    “叶枫,回家吧。”许舒婷叹息一声。

    “哦,好。”叶枫转身就走,庆幸得到了解放。

    “喂,喂,你去哪里?”许舒婷见到他背道而驰,忍不住叫了一声。

    “你不是让我回家?”叶枫有些不解。

    许舒婷望了他半晌,“我是说,回我家,我妈还在等你吃饭。”

    叶枫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这我倒忘了,好在许总还记得。”

    许舒婷觉得叶枫不是记忆力不好,他是选择性的记忆力衰退,如果自己说明年的今天,会给叶枫加一级工资,她敢肯定,叶枫那时绝对不会忘记!

    二人拦了个的士,许舒婷径直的坐在了副驾驶位上,说了句假日名城,就闭上了眼睛,整理一下这几天的思绪,觉得这几天过的日子,所有的经历,比起以前的规律而言,只能用匪夷所思四个字来形容。

    司机大略的估算了一下二人的关系,却是觉得多半是小两口斗气去婆家,男人呀,花着钱,受着累,拎着一大包东西,还要受着夹板气,真的是命苦。

    他高看了叶枫,叶枫坐在后排的位置上,手中的确有两大包东西,却是许舒婷买的,她把东西交给叶枫的时候,觉得自己真的有毛病,花钱给自己的妈买东西,还要经过外人之手送过去,自己这是什么,姑息养奸差不多吧?

    只不过当她一想到普希金的一句话,多少有些释然,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忧郁,也不要愤慨!不顺心的时候暂且容忍,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就会到来!

    但是为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总是永无止境,望着车窗外的树木,花园,人群,喧嚣都是如飞般的被抛到了后面,但是车开的再快,也不能抛却烦恼和忧愁,许舒婷忍不住叹口气,快乐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