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七十二节 一山还比一山高
    老总发话,就算没有吃饱,叶枫也只好笑道:“饱了饱了,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饱过,舌头都差点吃了下去。”

    他看了饭碗一眼,觉得那大半碗酸辣粉咧开血盆大口,正在嘲笑自己的谎话连篇,望了方竹筠一眼,笑了一下,这才转过头望向了许舒婷,“许总,下午还有什么工作?”

    “工作很多,不过你可以不做。”许舒婷淡淡道。

    “怎么能不做,现在钱不好赚,”叶枫叹息一口气,“竹筠,我们先走,你们慢慢吃。”

    他的一望一笑,一个叹息叫了一声竹筠,方竹筠的心本来很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软了下来,很温暖,她现在完全觉得叶枫是在公事公办,迫不得己,她甚至有些开始埋怨邓莎说话的直白,她当然知道,好朋友是在为自己出头,可是这个出头的后果,就是导致叶枫好不容易出的一点成绩,转瞬付之东流。

    虽然怎么看,叶枫都是和他身旁的许总没什么,可是凭借女人的直觉,方竹筠总觉得,只要是女人,和叶枫相处的久了,迟早会爱上叶枫。

    当然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就像当年黄蓉当郭靖是个宝,却不知道穆念慈心中只有个杨康一样,她也不知道,许舒婷也很奇怪,不清楚方竹筠到底喜欢上叶枫的哪点?

    叶枫摘了眼镜,的确很帅很酷,可是他的言行实在很让人闹心,许舒婷婚纱影楼的一点温情才要凝聚,有如炉子上的热水,蒸蒸的热气,却没有想到下面断了煤气,上面来个加大功率的抽油烟机,转瞬那些热气不见了踪影,时间再过了一会儿,又是一如既往的凉开水。

    二人起身结账,当然这也是叶枫应该请的,只不过没有想到花销加倍,顺便把方竹筠她们的两碗粉也买了单,这才打个招呼,扬长而去。

    邓莎紧紧的盯着二人的背影,仿佛狗仔队一样,极力的想要从子虚乌有的情景中幻化出二人勾三搭四,狼狈为奸的证据。

    只是让她多少有些失望的是,许舒婷和叶枫之间的距离插的进一辆卡车,二人不要说牵手勾搭,就像空气中都仿佛安装了防毒面具,许总走的像老总,叶枫走的像员工,二人之间好像并没有把关系正常的同事关系上升到办公室恋情的地步。

    “不对,这里有情况。”邓莎望的眼珠子都要鼓成泡泡龙,突然冒出了一句。

    “什么情况?”方竹筠差点想把手上的碗扣到她脑袋上,有些后悔和她出来的这一趟,埋怨了一句,“你就别多事了。”

    今天邓莎头一回的没有出去吊凯子,大声叹息失恋,被一个富家公子给甩了,不过方竹筠知道,邓莎的失恋就和吃鸦片一样,有瘾的,如果有一天她不宣布失恋,那就证明她今天有病,不太正常。

    邓莎她不停的寻觅,抱着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的目的这山望着那山高,她甩别人和别人甩她都像是日常生活中女孩子的那几天,来了呢,痛苦不堪,不来呢,同样是痛不欲生。

    可是谁让自己是她的好朋友,所以每次邓莎失恋的时候,方竹筠就扮演救世主或者神父的角色,救世主呢,有责任拯救信仰他的贫苦大众,方竹筠就要负责采用不同转移视线的方法,把邓莎从痛苦的,深陷其中的泥潭中拯救出来,神父呢,就是要天天听着他的子民的祈祷,所以方竹筠就要捂着耳朵听着邓莎忏悔或者赎罪,方竹筠一身二职,倒也因为轻车驾熟,所以显得游刃有余。

    s城是个工作感情压力都是相当大的地方,白领黑领的都需要发泄,发泄的方式有很多种,酒吧蹦迪冒险吸毒一夜情都是家常便饭,但是吃辣子也算其中惠而不费的一种,所以今天中午,邓莎看到商场的漂亮衣服都是太贵,终于想明白,自己掏钱买哪里有凯子给买的来的痛快,这才拉着方竹筠来到一家酸辣粉店,却没有想到竟然碰到了叶枫,还有他那个不得不说的许总!

    可是方竹筠却没有想到叶枫和自己说的都是真的,这个许总真的又年轻,又漂亮,和他当初说的一样,那么叶枫说的,许总很器重他,约请他吃饭的事情,又会不会是真的?

    邓莎把酸辣粉中的酸都留给了方竹筠,把辣全部自己吸收,霍然站起,拉着方竹筠的手道:“他们表现的太正常,反倒不正常,竹筠,我们跟过去看看。”

    方竹筠不知道她这是什么理论,暗叹她这种理论下,所有的人只有发疯才算正常,这次没有听从她的建议,甩开了她的手掌,“你就八婆吧,叶枫去工作,有什么可看的。”

    “你真的以为他们是工作?”邓莎嗤之以鼻,看着方竹筠的眼神有些看白痴的怜悯。

    “不工作还会干什么?”方竹筠突然叹息了一声,“邓莎,我和叶枫只是好朋友,还没有到你想像的那步,你就不要棒打鸳鸯,也不要把鸡鸭绑到一起了。”

    “天真,幼稚,单纯。”邓莎看着方竹筠并不热心这次公益行为,只能悻悻的中止了这次联合行动,坐了下来,奔着那碗酸辣粉用劲,“叶枫的公司人不少吧,为什么加班是他们在一块,这就很说明问题。”

    方竹筠叹息一声,“如果是个男女在一起,就有问题,那我和你在一起,也要担心别人说闲话的。”

    邓莎笑了起来,真的搂住方竹筠的肩膀,“我们是好姐妹,他们龌龊的念头,挤扁了都钻不进来的,不过竹筠,叶枫真的有问题,他就算没有问题,你如果喜欢他,也要提防他搞出问题。”

    方竹筠本来想岔开话题,却没有想到邓莎属于拉磨笨驴的,无论怎么走,都是要回到起点,无奈问道:“什么问题?怎么预防?”

    “最近你要留意他,是不是总借口出去加班,我告诉你,男人只要总是用加班,开会作为借口,那就是有婚外情的迹象,不可不防。”

    方竹筠只想把脑袋埋到面粉里面淹死,“邓莎,麻烦你分清了概念,叶枫就算有借口,那也是正常,他没有结婚,有什么婚外情?”

    “他没有结婚?你确信?”邓莎反问道。

    “啊?”方竹筠突然楞在那里,她发现自己好像真的就算这点,都是不能确信。

    “叶枫的这个女人不寻常!”邓莎仿佛沙家浜中刁得一,觉得许舒婷甚至比阿庆嫂还要可疑。

    “什么叫叶枫的女人,”这下方竹筠倒有些不满,“邓莎,你失恋的痛苦过去了?”

    “早过去了,”邓莎已经满不在乎,郑重的拉住方竹筠的柔荑,“竹筠,你不能不用心,明天我们要考验叶枫一下,看看你在他的心目中,分量到底多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