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七十一节 奉献
    叶枫记得有过这么一句话,枫叶把整个青春献给了太阳之后,它就具有太阳的色彩。

    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没有太阳映照在枫叶上,显露的透明的红色,自己把星期六的时间奉献后,自己已经有了酸辣粉中辣椒油的混浊的,红红的,血一般的色彩。

    邓莎吃惊的不出所料,认出了叶枫后,眼神中含有的复杂的深意,忙碌的在空气中起了一层波纹。

    酸辣粉适时的端了上来,邓莎如此肯定的认出了自己,所以叶枫不能用粉面堵住自己的嘴巴当作哑巴,也不能把脑袋埋到碗里面去当作没有看到,只好抬头望了一眼邓莎,打了声招呼,又望向邓莎身后跟着方竹筠,仿佛才看到一样的惊喜,“竹筠,是你,真巧呀,坐吧,这里的面不错,哦,不是面,是酸辣粉。”

    方竹筠好像有些错愕的站在那里,一时竟然忘记了打个招呼,今天叶枫不上班,她好像问了他一句,叶枫回答她是加班,她很高兴,她觉得叶枫终于肯发奋,终于有了出息,可是她却没有想到,叶枫竟然和个漂亮女人在这里吃粉。

    叶枫这么个老实人,什么时候学会了撒谎?为了眼前这个亭亭玉立的女人,向自己撒谎?

    当然,方竹筠不知道,叶枫虽然是撒谎,却是因为懒惰,他觉得如果把订婚的事情说出来,解释的时间可以再睡上一会,加班开会,不是男人最好的,也是最常用的两大借口?

    “是呀,真巧。”邓莎接过了话头,顺便把叶枫面前的那碗酸辣粉也接了过来,先吃了一筷子,连说过瘾,这才仿佛注意到了许舒婷一样,“叶枫,这位是,你女朋友?”

    叶枫觉得那碗酸辣粉的辣椒油加的实在太少,更应该加点汽油才对。

    只不过最近车价虽然降的和才过门的小媳妇一样的羞羞答答,油价却涨的和公婆一样,飞扬跋扈,这都得宜于那个左手拿着胡萝卜,右手拿着大棒子的山姆大叔,所以估计老板不会舍得在桌面上放一些汽油,那让大叔看到了,还不得拿棒子打你?

    叶枫胡思乱想的时候,已经热情的招呼道:“竹筠,坐呀,站着干什么,你再站着,粉都被人吃光了。”

    “粉吃光了不要紧,”邓莎喝了一口汤,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男朋友被抢光了,那才是天大的事情。”

    许舒婷倒有些意外,自从邓莎来到这里,抢过叶枫的饭碗,冷嘲热讽,真可用网上的一句非名人名言来形容,那就是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

    邓莎的突如其来,雷霆万钧,叶枫的拙劣演技,比起那个掩耳盗铃的还要差劲,竹筠?她突然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好像文静说过一次的,于是她终于有些恍然,又有些好笑,还有些好奇的打量起那个竹筠。

    打量了一眼之后,许舒婷就已经有些叹息叶枫真的是好命,赖汉娶花枝一点不假,自己这个冒牌的先不说,就说眼前的这个竹筠,站在那里,那就是男人心目中的梦中情人,不知道她搭错了哪根神经会看上了叶枫?

    她真的是叶枫的女朋友?许舒婷还是不敢相信。

    许舒婷虽然不相信叶枫能有这么个晃人二目的女朋友,却还是觉得应该自己有一些解释的必要,可是真的想起怎么解释的时候,又觉得好像无从解释。

    “莎莎,你说什么呢。”方竹筠终于回过神来,坐了下来,张口来了一句,“叶枫,加班呢?”

    她思维一时有些跟不上动作,随口问出了一句,才发现大有毛病,叶枫听了只好唯唯诺诺,“嗯,加班。”

    “加班加到你这种地步,也不容易,”邓莎还是冷嘲热讽,“叶枫,我觉得你的公司好像离这里不算近,怎么的,中午加班累了,觉得想吃酸辣粉,这才千里迢迢的打的过来?”

    叶枫想了半天,终于说了一句,“是呀,这里的酸辣粉不错,老板,再来两碗。”

    邓莎想笑,却又强忍着,方竹筠却是飞快的望了一眼许舒婷,心中有些失落,虽然从许舒婷的眼光来看,方竹筠是很不错的女朋友,拿出去漂亮有气质,不会跌面子,可是从方竹筠的角度来看,许舒婷何尝不是大方得体,气质雍容?

    “这位就是叶先生说的竹筠小姐吧?”

    许舒婷恢复了常态,觉得事情是因为自己而起,自己虽然不满叶枫的为人,对于自己女朋友也是谎话连天,遮遮掩掩的,但是自己还是有责任和义务来化解这场误会。

    她不愧是老总,一句话就划清了和叶枫的界限,同时拉近了和方竹筠的关系。

    方竹筠听到这里,眼前一亮,不顾邓莎一旁的吸着冷气,仿佛辣椒油都从鼻子里面冒出来一样,“我是方竹筠,你是?”

    “我是许舒婷,开拓者的总经理。”许舒婷镇静自若的伸出手来,和方竹筠轻轻一握,“叶枫刚才还向我叫苦,说今天是休息,要陪女朋友,不该让他出来的,可是你多半不知道,最近长生阁有一单子,是叶先生谈的,下周一就要正式开工,那面有些细节,还要我们开拓者协作,我们公司小,很多事情都要业务员负责,所以就需要叶先生出来,我这个做老总的当然也要跟出来,这不,才谈完,可怜我们公司待遇不好,工作餐都是只能吃碗酸辣粉的。”

    “原来是这样。”方竹筠一听到长生阁的单子,就觉得这件事八成是个误会,却不知道许舒婷说谎的本事也是天衣无缝,九实一虚的,“我就说叶枫说加班,怎么会在这里碰到,他这个人老实,不会撒谎的。”

    许舒婷夹了一筷子粉丝,差点塞到鼻子里面,放下了筷子,终于说道:“是呀,叶先生为人老实,诚恳,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男人,他总是在我面前说方小姐的好,说很惭愧,没有时间多陪女朋友,我还不信,如今一看,真的名不虚传。”

    方竹筠听到这里的时候,有点半信半疑,当然疑惑的是,叶枫不像哪种喜欢夸奖自己女朋友的人,可是她宁愿相信许舒婷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叶枫一张脸觉得好像和蒸熟的蟹壳一样,红的比辣椒油还要鲜艳,埋头只是吃,邓莎拆庙不成,又想毁毁桥,补了一句,“你们别这么夸他,男人是不能夸的,一夸他们就得意,一得意就花心,花心了,就算订婚了说不定第二天也会跑掉的。”

    叶枫的粉丝几乎从鼻子里面冒了出来,许舒婷差点把舌头吃了进去,二人异口同声的问道:“你说什么?”

    “我什么也没说。”邓莎大大咧咧的,不知道自己不经意的泄漏了天机,没有被天谴雷劈已经算是幸事,“这位许总呀,你挺漂亮的,男朋友也换了几个了吧?男人的本质不用说,比我认识的清楚。”

    许舒婷却是脸色微沉,放下了筷子,“叶枫,吃饱了没有,吃饱了,下午还要做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