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六十七节 纤夫的爱
    xxx

    今天四更,多谢朋友们的支持,请推荐支持,多谢。

    xxx

    叶枫不是女人,没有那种调到蜜里的本事,看到二人亲密无间,拿针都扎不进去,只好随手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杂志,无聊的看了起来,却听着二人进入了杀价的环节。

    “其实我只想照几张就行。”许舒婷犹豫一下,本来想说,我就照一张的,可是又有些觉得,有的时候,一张不见得能体现出最好的效果。

    “许小姐,不是我说你,你可不要给那些臭男人省钱,”说到这里的时候,金夫人望了一眼叶枫,显然还是对于他把自己和牛夫人等同并列耿耿于怀。

    “这个男人呀,婚前都是和你甜言蜜语的,就说我家那位吧,订婚前,那是,一口气送我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塞的我家车库都没有地方停车,你说讨厌不讨厌。”

    金夫人虽然是埋怨,可是一句话透漏出三个概念,有车有钱又浪漫!

    许舒婷笑了起来,略微带了一些夸张,“是吗,那你多幸福,我可比不上你。”只不过心中却在想,有男人为我花钱当然好,但是现在你不知道,我省的可是自己的钱。

    金夫人却是愁容满面,好像不止数钱数到手抽筋,脸都有些数的不太自然,不过听到许舒婷这么说,还是言传身教,又把对客人说了八百遍,说的纯熟的不能再纯熟那套列举了出来,无非是抄袭牛夫人的创意,说什么以前男人陪她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胜旧人了,叫人家牛夫人了。

    叶枫无意说了一句牛夫人牛肉店,却没有想到触动了金夫人的霉头和心伤的往事,只是恨不得把手中的杂志塞到嘴里表示歉意,看到金夫人看自己的眼神,更觉得自己无处容身,只是地上没有缝隙,钻不进去,只好拿着画报挡着脸。

    随手翻了一页,看到是穿的好像非洲难民营出来的美女,几乎是光着的,不敢多看,慌忙翻过了一页,第二页是那个康而威公司的广告,是男人都知道,只好无奈再次翻过,第三页好在正经点,是讲女人什么时候最美丽,当然是在金夫人婚纱影楼,叶枫这才明白,原来是这个影楼自己做的广告。

    许舒婷那面已经谈妥了价钱,不过几百块,却是礼物要了一大堆,金夫人一个劲的说着,我这次真的亏本赚吆喝,不过难得看到许小姐这样的大美女,就算亏本也划的来。

    许舒婷矜持的笑着,说老板娘你真会说笑,我也是做生意的,知道你肯定是赚,只不过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老板娘恨不得拿出账目明细给许舒婷看看自己的入不敷出,最后翻了半天,却只是拿出个相册,让许舒婷选一下造型,随口问道:“原来许小姐已经是大老板了,在哪里经营呢,有空可要关照一下生意。”

    “我哪里大老板,勉强混饭吃的,老板娘自己开个这么大的影楼,资产怎么说也有千万吧?这可是羡慕都羡慕不来的。”许舒婷和别人聊起生意场的客套话,那是一点不让别人的。

    不过她说的倒也是实话,这里的金夫人影楼足有两层,而且身处旺铺,以许舒婷的估计,每个月租金都要几万,如果是老板娘自己的,那价值就是难以估计。

    “唉,现在这年头,生意难做的,”老板娘叫穷说了一句,听说许舒婷是老板,有些懊悔价钱报的低了,望了一眼叶枫,又问道:“不知道这位叶先生怎么不说话呢,是不是也是哪里的老板?”

    叶枫有些汗颜,手上的画报油彩的,不能吸汗,感觉头上汗珠子都冒了出来,只能说:“我是打工仔,是在许总手下做事的。”

    许舒婷瞪了他一眼,叶枫慌忙改口说,“我是在婷婷手下做事的。”

    只不过这个临时的改口,却更加显得欲盖弥彰,许舒婷只能叹息遇人不淑,碰到个榆木脑袋,老板娘若有深意的说了一句,“原来是这样。”

    叶枫觉得现在就像乞丐的服装,怎么补都是有窟窿的,索性不补。

    金夫人热情的拉着许舒婷的说,“许老板,挑选几件衣服吧,我这可是意大利造型师,你可以换五套。”

    “那他呢?”许舒婷指了叶枫一下,“他也要打扮一下吧。”

    金夫人本来想说,他呀,不用打扮的,就算火星来的造型师过来打扮,他还是那个衰样,不过进门都是客,所以还是说:“叶先生可以换两套西服试一下,许小姐,你要知道,一般而言,订婚照,婚纱照什么的,都是以女方为主,我们女人,一辈子就这么一次,还不要好好打扮一下,叶先生,照相的时候,把眼镜摘下来吧,会好看一些,不过你这眼镜多少度的呀?”

    “啊,度数不大。”叶枫答道。

    “其实如果度数不大,可以把眼镜摘下来,”金夫人略尽人事,又有些惋惜的说道;“只不过如果要出好一点的效果,那就要两天以上不带眼镜,好好的睡一觉,这样眼睛不会太凸出来,效果可能会好一些,不过也可以让化妆师补补装,看看能不能把眼睛周围修饰一下。”

    在金夫人的潜意识中,带这种眼镜的摘下来,通常都是那种死鱼眼睛,要不就和金鱼中那种叫泡泡龙的差不多。

    “一会摘眼镜照一张,戴眼镜照一张就得了,”许舒婷把金夫人说的复杂无比的问题,一下子简单化。

    “那好,”金夫人把许舒婷拉到了化妆间,足足的用了半个小时,这才出走了出来,叶枫都有点怀疑,他们是不是去非洲转了一圈,都已经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许舒婷已经婷婷款款的站在他面前,笑容竟然让鲜花都为之失色,“瞌睡虫,起来了,去化妆。”

    叶枫站了起来,“不需要吧,我再化也是那个样子。”

    “不行,要去,”许舒婷竟然推了他一把,“什么都可以对付,这是我的第一次订婚照,不能马马虎虎的。”

    叶枫心道,听你的口气,敢情你拿这练手,还指望第二次,第三次出彩呢,只是嘴上却说,“其实我不打扮,也有不打扮的好处,没有米粒之辉,怎么能衬托出日月之光呢?”

    许舒婷白了他一眼,“日月之辉本来就有,快去吧,不要耽误时间,我可不想别人看到了我的订婚照,说这是纤夫的爱的翻版。”

    叶枫笑笑,甩甩手进入见那个意大利的造型师,有些犯愁自己不会意大利语怎么办,只是才一见面,才知道他多半是只有八分之一血统是意大利的,其余的八分之七还是中国人的,这也可能他的曾祖父是八国联军那时候来到的中国。

    那人四十多岁,长的比中国还中国,伸手先示意叶枫摘下了眼镜,头一句竟然整出个洋文,“mygod!”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