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六十五节 白马非马
    xxx

    今天第二更,强推冲榜,多谢朋友们的支持,不过票票从来没有嫌多的时候,当然越多越好,也希望朋友们点击收藏支持,多谢,第三更大约下午两点左右。

    xxx

    叶枫正准备再次感慨民主和法制问题的时候,已经被很民主的许舒婷极其不民主的带到了商场。

    “许总,昨天该做的事情,我已经做完了。”被许舒婷招出来的叶枫,多少有些不满意,今天星期六,起床这么早,牙还没刷,胡子还没有刮呢,突然又提起订婚的事情,多少有些不习惯。

    昨天晚上,文静出乎意料的回到了他们住的地方,看着她围着方竹筠转来转去,欲言又止的,好像喉咙中塞了个软木塞的样子,叶枫只是想拔出那个软木塞,让她痛痛快快的把话说出来。

    可是他还是忍住。

    不差这两天的,叶枫心中暗道,这场大戏很快就要开幕,观众只有一个,那就是许母,所有的主角配角都要正式上场,没有一次彩排,所以就只能以假乱真,谁说漏了,这场戏不但会赔钱甚至会赔命的,文静不过是个跑龙套的,就像大片的盗版光盘一样,出来的太早,难免会影响大戏的观感。

    文静最终还是没有当着叶枫的面说出来订婚的事情,叶枫却不能保证她不会背着自己说出来,所以他早上出来的时候,虽然看到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少有的秋高气爽的天气,可还是觉得今夜会有暴风雨。

    你如果还希望保守一个秘密的话,那就不要和女人说,叶枫记得好像谁告诉过自己这句话,仔细想想,谁说的呢?多半是上帝吧?

    “昨天的事情你今天做得了吗?你今天的事情昨天能够做得到吗?”

    许舒婷话中看似简单,不堪一驳,却是多少机锋暗藏,叶枫听起来有如参透禅机一样吃力,不由有些感慨公孙龙提出的什么白马非马,惠施提出的什么飞鸟不动的悖论都是不如这个高深,许舒婷一句话中时空理念极其的混淆,让人不由生出举头望明月,明日何其多的悲凉感慨。

    “不能。”叶枫不能理清其中的关系,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

    “那就对了。”许舒婷胜利的笑笑,终于发现叶枫其实并不讨厌,尤其是他不喜欢和女人顶嘴。

    “可是今天是星期六呀。”叶枫有些叫苦,以前这个时候,他都是睡到下午的,他实在无事可作就去工作,等到工作了几天,又觉得睡觉的好处,睡到了头晕脑涨,才觉得工作其实也蛮幸福,如此的周而复始,循环反复。

    如果奥斯特洛夫斯基知道他的猪一样生活,肯定会气的活过来,人生不能这样渡过的,人生应该是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呀,叶枫虽然慢慢觉得自己很博学,可是这句话他并不记得。

    “星期六不用吃饭吗?”

    “当然要。”

    “星期六不用睡觉吗?”

    “当然要。“

    “所以说,其实星期六和别的时间没有什么两样,”许舒婷一边走,一边循循善诱道:“其实你看今天的天气,出来走走,也是蛮不错的,叶枫,是不是耽误你和女朋友的二人世界?那个文静叫的竹筠姐。”

    叶枫犹豫了一下,“是呀,你实在觉得内疚,就算我今天加班,到时候多给我开一天工资吧。”

    “没有问题。”许舒婷倒是蛮大方的,一幅如释重负的样子,“叶枫,我真的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影响你们的感情。”

    “你这句话说了八百遍了。”叶枫叹息道:“有没有更有创意一点的说?”

    许舒婷笑笑,“今天我们时间紧,任务重,废话少说,正事要紧。”

    “还有什么事情?”叶枫想不出来。

    “买件新衣服,对了,你请的那个礼仪公司包含造型师吗?包括服装租用吗?”许舒婷走到一家婚纱影楼的面前,停住了脚步。

    影楼前面摆满了酷男靓女的造型,让多少憧憬婚姻的怦然心动,都说婚姻是城堡,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进去一点不错,可是又有哪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能够真正的美丽过一回,许舒婷当然也不例外。

    “好像包括吧?”叶枫觉得自己因为钱少害羞的原因,竟然很多事情都没有问,实在是失败。

    多少习惯了叶枫的含糊其辞,许舒婷见怪不怪,只是轻微的叹息一声,“其实他们做的,过得去就行,叶枫,和我进去拍一张订婚照吧。”

    “啊?”叶枫楞在那里,“许总,不至于那么夸张吧?”

    “唉,你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女人,不知道你女朋友为什么会喜欢你。”许舒婷看着叶枫的目光有些古怪,“这次你其实也不算白忙,最少你以后和女朋友订婚的时候,可是想办法搞的浪漫一些,我这个嘛,让我妈看的过去就行,她心肠好,礼仪上少了一些,缺漏一些,她绝对不会见怪,我妈看重的是一个男人的品质,不然怎么会喜欢上我爸?你的外表虽然不帅,不酷,可是看起来老实,诚恳,我妈在你走了之后就说,叶枫这孩子,婷婷,可以托付终身的。”

    许舒婷淡淡的说着,淡淡的笑,风清云淡一般,却只是望着婚纱影楼前面摆放着的婚纱。

    叶枫这才发现,为什么许舒婷放心让自己操办这些事情,不是因为她放心自己,而是因为她了解妈妈。

    “我妈这次脑瘤,吉凶未卜。”许舒婷终于转过身来,“可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只能尽力让她放心,叶枫,陪我照一张婚纱照吧,漂漂亮亮的,让我妈看到了,觉得她女儿是最幸福的,她也就能够安心的去动手术!”

    “啊,好。”叶枫只能点头,照相不会死人的,不照相有点谋财害命的感觉,“我只怕你妈看到了我照片,心中会填堵。”

    “怎么会。”许舒婷笑了起来,竟然伸手拉住了叶枫,向影楼的门口走去,“喜欢一个人,无论他长的什么样,心中的第一眼已经喜欢,改变不了的,不是有个电影说过一句,无论你是又瞎又瘸,还是又聋又哑的,我都会留在你的身边,女人和男人不同,女人的美丽是短暂的,所以总要千方百计的留住,订婚照,婚纱照无疑是一种不错的方式。”

    叶枫没有挣脱她的手掌,只是觉得许舒婷的手掌有些冰冷,她的一颗心呢,是不是也是很冷?

    本来想说,电影是电影,现实是现实,电影编造出来的那些浪漫,在现实中可能脆弱的不堪一击,可是看着许舒婷难得憧憬的样子,叶枫却还是没有说出口,心中只是想,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偶尔的做做,其实也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