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六十四节 民主大棒
    嗯,周一了,还请朋友们多多支持,今天四更回报朋友们的支持,还请多多投票,能收藏更好,谢谢!!——

    “请帖给文静干什么?你和她好像不熟悉。”叶枫有些不解。

    “她是不是你朋友?”许舒婷淡淡的问道。

    “算不上。”叶枫实话实说。

    “啊?”许舒婷看着叶枫的眼神有些怪异,“不是你的朋友,和你住在一起?不是你的朋友,你给她买东西?不是你的朋友,你给人家介绍工作?叶枫,你太博爱了一些吧?”

    “你怎么知道?”叶枫有些发窘。

    叶枫猜想是文静私下说的,转念一想,许舒婷如此公事繁忙,家事杂乱,竟然还不忘记关心手下的动态,实在算是个难得的好领导。

    “我只问你,我说的是不是真的?”许舒婷避实就虚的问道。

    “是真的。”叶枫心想,这年头好人好事做不得,帮文静就要帮到男朋友的份上,帮许舒婷都快帮到未婚夫的位置上,以后见了这些女人都要避而远之,不然万一叫你一声老公,那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的。

    “那就算是你的朋友,叶枫,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吧?”许舒婷嘴角一丝笑意,眼中却没有什么笑意。

    叶枫叹息一口气,“你不觉得我配不上她?”

    “这倒也是。”许舒婷笑了起来,“其实叶枫,我真的想看看你女朋友什么样子,希望她不要误会才好。”

    李姐一旁听的云山雾罩,觉得二人在胡说八道。

    这个世界实在变化的太快,搞的她一点都不明白,怎么叶先生有了女朋友,却还要和许总订婚?许总知道叶先生有女朋友,后天要订婚,还想去和人家女朋友聊聊天?怎么回事,难倒是示威?如今的年轻人呀,李姐心中叹息一声,却看到孙兰香已经走了过来,旁边赫然就是文静。

    请帖到了二人的手上,孙兰香有些欣喜,说了一声恭喜,看得出她是诚心的祝贺。

    人都是刺猬一样,温情只能维持在距离上,不然很容易刺伤对方,孙兰香当然和吴虹不一样,和许总维持着正常的老板和下属的关系,而对于叶枫的感觉就是,没有感觉!

    如果不是文静几次提到叶枫的话,叶枫这两个字在孙兰香的眼中只能算是个名词,或者人名。

    她本来以为文静喜欢叶枫,后来才发现,文静是除了叶枫,在s城,不认识别的男人,这就让她看到叶枫的时候,有些恍然,她觉得文静挺可怜的,认识个男人,把自己的标准都降低了。

    文静却是拿着那张请帖看了半天,半晌才递了回来,低声说道:“许总,对不起,我有事。”

    许舒婷看了她半晌,“什么事?”

    她到现在为止,还是看不透文静和叶枫到底什么关系,或许雷锋不在好多年,接班人都不在s城,所以许舒婷想的二人都是男女之间的那种纠葛。

    “没什么事,就是不舒服。”文静望着叶枫,竟然问了一句和吴虹一样的话,“叶枫,这上面的叶枫是不是你呀?”

    叶枫叹息一口气,不明白为什么每个人都觉得自己高攀了一样,许舒婷这种女强人,自己向来都是避而远之的,“可不就是我,实在惭愧,准备的匆忙,今天才告诉大家,大家到时候一定要赏光呀。”

    他终于发现,其实日常生活中,很多时候说的都是重复,比如常问的那种你吃饭了没有,怪不得很多人都说,什么四级六级专业八级的,统统没有作用,人家美国人说话,日常生活中只要五百句就行。

    孙兰香和李姐都是连连点头,都说,叶枫,你太客气了,以后可要好好的对待许总,如果让她生气了,我们可不饶你。

    叶枫说我哪敢,车间这么多人,一人一口唾沫我都受不了,他正说笑的时候,文静却已经冷冷的把请帖塞到了叶枫的手中,说了一句让众人瞋目结舌的话,叶先生,你觉得你订婚对得起竹筠姐吗?你通知了竹筠姐吗?

    小姑娘说了一句话后,有些激动的跑回到了车间,站在车床的前面,觉得自己能为竹筠姐做的好像就是这些,就像秋风虽然竭力的舞动,却是对于落叶的不能挽留。

    工作多半是没有了吧?得罪了许总,得罪了即将的叶总,怎么还能混下去?

    文静觉得自己闭着眼睛都能知道,叶枫为什么选择了许总,许总人又漂亮,看样还有钱,竹筠姐虽然温柔善良,可是在s城,这两样都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强自抑制了泪水,文静已经看到李姐走了过来,心中惴惴,却是毫不后悔,人家都说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的,自己是已经知道结果,还是会斥责那个负心的陈世美。

    “文静,哪里不舒服呀。”李姐却是以过来人的目光看着她,“不舒服,就休息两天吧,最近是比较忙。”

    “李姐,”文静低下头来,“我是不是要被炒鱿鱼了?”

    李姐一怔,转瞬笑了起来,“你这个小妮子,谁炒你的鱿鱼?刚才我们还在谈论,文静最近很能干,要加你一级工资呢。”

    “可是我得罪了许总还有叶先生,我不去参加他们的订婚。”不知道为什么,文静称呼起叶枫,带了份客气的疏远。

    “这有什么得罪的,你想的太多了。”李姐笑了起来,“不用担心,安心做事,只要你工作努力,你放心,谁都不能看低你,许总都说了,文静这个小姑娘有性格,可以培养。”

    “是吗?”文静欣喜中却有些失落,为了什么,自己却也说不清楚。

    许舒婷却已经和叶枫走出了车间,请帖还是送了出去,对象却已经不是文静。

    “叶枫,文静好像很恨你。”

    “是吗?”

    “她对你好像不只是好朋友的关系吧?”

    “那还能有什么关系?”

    “你不觉得,她对你和我订婚有着很大的反感?”

    “那我们可以不订婚吗?”

    “当然不行,这次订婚已经是势在必行,谁都不能阻挡。”

    许舒婷说到这里的时候,大有神挡杀神,魔挡杀魔的味道。

    “那你问我干什么?”叶枫有些无奈。

    “我们不是民主吗?”许舒婷笑了起来。

    叶枫终于发现,这里的民主不是什么人民当家作主,许舒婷和山姆大叔一样,民主对他们而言,不过是个幌子,可以化作大棒,想打谁打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