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四十八节 做戏
    叶枫感慨这个勤诚信有如催产婆一样的啰嗦和急切,却也不能不庆幸有方竹筠帮助自己。不然自己不但难产,还可能被许总剖腹产的。

    来到了勤诚信公司,这次接见自己的不是陈友信,人家老总毕竟不能天天接见一个业务员,肯定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

    接待叶枫是个毛头小伙子,别人都叫他张总,一张脸拽的和二五八万一样,一般年少得志的都是这种脸色。

    伸出两根手指,轻轻的捻过叶枫的方案,好像捏着一只臭虫,他们多少都知道,陈总是个气管炎,对于老婆的话是言听计从的,开拓者这下能得到这单,王芳芳其实有很大的作用。

    所以他对这种拉关系,不靠实力的单子多少有些轻蔑,只不过翻了两页后,张总的脸色如同拿出冰箱的冻鱼,虽然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却已经软化了很多,“不错,方案做的不错,先放这儿吧。我们需要再研究一下。”

    “哦。”叶枫得到了承诺,生怕他问什么方案上的问题,他在车上只是大略的翻了一翻,就知道不是自己短时间能够掌握的,这下别人只是说商量,看来应该还有临时抱佛脚的时间。

    走出了勤诚信,叶枫才伸个懒腰,电话又响了起来,伸手按了接听按钮,不由有些错愕,“好,许总,我马上到。”

    叶枫来到医院的时候,看着许母面对着墙躺着,背对着许舒婷和姚君武,母亲肩头一耸一耸的,好像是在哭泣。

    不知道许舒婷一纸急急如律令把自己找来干什么,叶枫看到她迎了上来,脸上多少有点焦急,于是想让她多少觉得高兴一些:“许总,长生阁的单子有点眉目,要不要我给你汇报一下?”

    许舒婷真想把他一脚踢出去,可是还是忍住了这个冲动,诸葛亮无人可用的时候,还对廖化鼓励有加呢,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自己一定要忍一下。

    只不过在公司的时候,从来看不到他这么积极,怎么每次二人一见面,就像地下党接头一样,不着急联络感情,而是急于汇报工作呢?

    “叶枫,出来一下。君武,你照顾妈。”许舒婷发布起命令来,不容质疑,姚君武看着叶枫,忧虑中带有一丝笑意,这让叶枫更觉得心里没底。

    二人走到走廊,倒还算安静,这里不比门诊那里,病人如同走马灯一样。

    “我还要请你帮个忙,私人的。”许舒婷知道拐弯抹角的方式不适合叶枫,开门见山的说出了来意。

    “啊?”叶枫怔了一下,“还是吃饭吗?”

    许舒婷心中嘀咕,敢情你属猪的,就知道吃,“吃饭不着急,你帮了我这个忙,想吃多少顿,都算在我的账上。”

    “那多不好,”叶枫倒有些惭愧,不过后面的一句话差点让许舒婷吐血,“吃几顿也就行了。”

    “随便你。”许舒婷一直望着叶枫的哪根领带,考虑勒死人,强度够不够。

    “到底什么事情?”叶枫终于问起了原委。

    “我妈不肯手术。”许舒婷叹息了一口气,“我们怎么劝,她都不听。”

    “啊?”叶枫这下彻底的糊涂,喃喃道:“许总,那你找我有什么用?我又不是医生,我建议你让医生去劝劝她。”

    许舒婷看了他一眼,“医生说这是家属应该做的工作。”

    “哦,”叶枫嗯了一声,心中暗道,我可不是家属,你找我来做什么?

    “我准备让你劝劝我妈,叶枫,其实你这个人有实力,有潜力,不要低估了自己。”许舒婷低声说道。

    “这不是低估不低估的问题,”叶枫苦笑道:“老人家不肯做手术,多半并不是怕做手术,而是还在担心什么,比如说手术外的事情。”

    许舒婷凝视了叶枫半晌,好像头一回正视这个人,“你说的一点不错。我妈就是担心我们,怕没有她的照顾,医生说这次手术风险性很大,当然,只要是手术,就会有风险的。”

    ‘对。’叶枫张大了嘴巴,本来想说,你和我说这些没用的,你这话对于你妈或者和大夫研讨还差不多,和我商量,那是问道于盲的。

    “我和你一块去安慰一下我妈,”许舒婷突然伸出手来,紧紧的握住了叶枫的手掌,”叶枫,请你不要拒绝。”

    都说知子莫若父,可是眼下可以算是知母莫若女,许舒婷当然知道,母亲担心的是什么。

    叶枫吓了一跳,不明白安慰和二人手拉手的有什么关系,“许总。。。。。。。”

    不等他发表见解。许舒婷已经压低了声音道:“你帮我做一出戏,不用多说什么,一会只要顺着我的话茬就行。”

    “哦。”叶枫再想说什么的时候,发现已经来到了许母的床头。

    “妈,叶枫来看你来了。”许舒婷说这句话的时候,叶枫才发现,许舒婷这种腔调还有些女人的味道,以前的说话,只能说外交官之间的例行公事而已。

    许母用手背揩了下眼角,这才转过身来,脸上浮出了一丝笑容,“小叶是吧?我常听婷婷提起你,说你一直对婷婷很好,听婷婷说,我来到医院,还是你一鼓作气的从十七楼背下来的呢,后来你又好心的跑前跑后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一手包办,现在这样的小伙子,不多了。”

    许母看待叶枫的眼神很和蔼,这就再次验证了叶枫这套行头,无疑是老太太杀手,也证明了他的这种行为,还是能得到一些人的认可,就像很多人都说落花无情,却不知道它默默的化泥护花的伟大。

    更多的母亲,还是希望女人找个不花俏的,不花心的,可是这年头,为什么总是这么难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