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四十六节 听者藐藐
    方竹筠楞了一会,牵挂着叶枫的那单,先去了厨房,顾不得听他解释说,吃的豆腐是中午的豆腐,而不是晚上邓莎的豆腐。

    邓莎却是有些哭笑不得,眼看他越描越黑,黑的比包黑子还要黑,再黑一点,估计有人被铡了可能,只能找了个借口,吃完饭就冲了出去,美名其曰,给二人留点个人的空间。

    方竹筠用了三十分钟做饭,十分钟吃饭,已经觉得浪费了很多时间,本来她还想吃完把碗刷一下,只不过看到叶枫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一时倒不忍心督促他快吃。

    “吃完饭,饭碗就放在桌子上吧,我做完方案过来再洗碗。”方竹筠丢下了一句话后,已经拿起方案冲入了自己的房间。

    她就是这个的一个人,工作起来,可以忘记了一切,只不过这次,却是因为别人的工作。

    叶枫'啊'的一声还是余音未歇,眼前已经不见了方竹筠的身影,他还不至于脸皮厚到真要等到别人收拾碗筷的地步,虽然以前他一直都是这么懒,但是这次多少有些不一样,他总不能宰人吃肉的时候,还让被宰那人自己烧开水吧?

    洗完碗筷,放到消毒柜里面的时候,叶枫神奇的发现,竟然一只碗都没有打破,又洗了下手上的油污,不知道为什么,手上的油污给他一种怪怪的感觉,那是他这辈子都没有经历过的。

    自己可真是个大少爷,叶枫苦笑了一下,不知道以前油瓶子摸过没有,只不过他觉得,这种感觉,其实也不错。

    不知道为了什么,最近他开始做梦,每次做梦起来心中都不痛快,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没心没肺的那种,所以睡觉都很香甜,却没有想到一旦做起梦来都是那么复杂!

    每次醒来的时候,他都是有些疑惑,却又再也记不起梦里的一丝一毫,只觉得很久很漫长,自己睡梦中很想从梦境中逃出来。

    叶枫坐在沙发的时候,看到许舒婷的房间亮着灯光,'噼啪'的轻微声音传来,知道那是方竹筠在忙碌的敲击着键盘。

    和方竹筠同住在一片屋檐下几天,他发现方竹筠其实很不错,最少现在能做饭的女孩子越来越少,虽然不说和死海中鱼类一样的彻底灭绝,却也和神农架的野人一样,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

    她其实也很辛苦,当初在公司的时候,就看她白天忙忙碌碌的,销售业绩很好,本来以为她多少有一些运气,却没有想到她的这种业绩全是汗水换回来的。

    比起她来,叶枫自己真感觉到是像猪一样的生活,想到这里的时候,叶枫多少有些惭愧,转瞬又想起了许舒婷。

    她们两个看似不同,却又有些相同,她们都喜欢把自己搞的忙忙碌碌,没有一刻余暇,就像蜜蜂一样,成天飞来飞去的,忙碌只为了一点花香,那也是一种生活,不过叶枫并不喜欢。

    他觉得现在就很好,只不过鬼使神差的接下长生阁的这单,是为了什么?

    以前如果碰到这种情况,他是能推就推的。想到这里,心中多少有些困惑,起身倒了杯水喝了下去,突然想起方竹筠多半也会口渴,找了个干净的杯子,又倒了一杯,这才推开半掩的房门。走了进去。

    “竹筠,喝点水吧。”叶枫站在方竹筠的身后,端着那杯水,就像端着他的感激。

    方竹筠却是头也不回,”叶枫,你来的正好,我要问一下这个产品的报价,这个集中监控的采集卡和软件,十六路实时的,你们公司好像是采用别的公司成熟的产品。。。。。。”

    半晌不闻叶枫的回答,方竹筠扭头看了叶枫一眼,叹息一口气,”我还是自己查吧,对了,你进来找我有事?”

    “喝点水吧。”叶枫只好把来意又说了一遍。

    方竹筠摇摇头,”我不渴,”虽然是这么说,她还是把水杯接了过来,甜甜的笑了一下,调侃道:“到底是有求于人,都知道给别人送水了。”

    叶枫有些尴尬,又知道自己真的和方竹筠说的一样,无事不烧香的,其实他有事,很多时候也是不烧香的。

    “看看,就是脸皮薄,说你两句就抹不开。”方竹筠摇摇头,”叶枫,作为业务员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脸皮就应该厚一些,客户说你两句,你就无话可说,那怎么行,如果你真的想要在这方面发展的话,或者是在社会生存发展的话,这个道理一定要明白。”

    叶枫那是言者谆谆,听者藐藐,他虽然不想在这方面发展,却是不能拒绝方竹筠的好意,只好点头说道:”竹筠你说的真对,比那些语录上讲的还对,我记下来了。”

    “记下来个大头鬼,”方竹筠莫名其妙的叹息一声,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叶枫,你难道真的没有好好考虑一下,在什么方面发展?”

    “我这种高中的水平,又有什么发展。”叶枫每次听到方竹筠给自己做人生规划的时候,都有些头痛,“我就先对付这个工作吧,我们老总怎么说也挺看重我的。”

    “老总看重的是那些出成绩的业务员。”方竹筠叹息一声,“我不知道你怎么接的单子,可是我总觉得有点侥幸的成分在里面,做人一定要脚踏实地的才行。”

    “啊?”叶枫只能无奈的接受教育,看了一眼显示器,“竹筠,我的这个单子,今天能做出来吗,我提成收入什么的,就指望你呢。”

    方竹筠摇摇头,终于把目光移到屏幕上,“任务很紧张,不和你扯淡了,我抓紧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