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四十节 牺牲
    六十万的总额,要不要做?

    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所以公司的几个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全然不同。

    听到叶枫这句话的时候,沈阳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幻觉,全部是幻觉,这单如果还有一丝希望的话,他也不会放弃,更不会让给叶枫,可是叶枫竟然让这单起死回生?

    绝不可能!

    这个工程总造价大约在二百七十万左右,六十万大约五分之一,看起来不多,但是公司提成八个点,那就是收入四万八,扣了杂七杂八的税后,大约的纯收入四万左右,叶枫几天前还做了三百万的单子,收入三十六万,加上这单,月收入四十万?

    我的妈呀,吴虹算到这里的时候,双目放光,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这分明就是个会下金蛋的发财鹅,自己以前怎么会错过?

    王军臣却是悲哀的想到,黑格尔在论述欧洲中世纪宗教迷狂时,曾经说过,在痛苦中愈意识到自己所牺牲东西的价值,便愈感受到把这种牺牲的考验,强加给自身时产生的心灵的丰富,可是当初为什么自己不牺牲一下,把沈总的那单接下来,为什么自己心灵中没有丰富,只有想打叶枫一顿的冲动?

    “哦?”许舒婷一展眉头,这是个好消息,只不过被母亲的事情牵绊,如果一勺白糖对了一桶水,感觉已经稀释了很多,“很好,叶枫,我就说过,只要你认真去做,总有成功的一天。”

    叶枫愣了一下,怎么也想不起来,许总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他把贼赃从郑爽的口中夺过来之后,却是拖拉了两天,这才趁着姚君武来的机会,把口袋放在了许舒婷的家门口,看到姚君武一脸疑惑拣起塑料袋的时候,这才放心的离开。

    之后他就接到陈友信的电话,说经过勤诚信董事会的再三考虑,觉得开拓者虽然实力比起其余两家要差一些,潜台词是差很多,但是从叶枫的身上,可以看到开拓者百折不挠,有着s城的那种开荒牛的精神。

    这句话如果让许舒婷听到,估计要学习紫霞仙子说一句,mygod,我猜中了故事的前头,可是我猜不到这种结局!

    叶枫如果有什么开荒牛的精神,那么自己不是有国足教练说的那种疯狗精神,这点她是万万不敢苟同的。

    “可是,许总,还有点麻烦。”叶枫觉得把好消息放在开头来说,效果会很不错。

    “哦?叶枫,我相信你的实力,”许舒婷说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就像股民相信庄家为大众的口袋着想,球迷会相信国足能碰得大力神奖杯一样的好笑,“就算有一点麻烦,你也一定能够很好的解决。”

    看着叶枫的一张苦瓜脸,许舒婷笑笑,“需要我帮忙吗?”

    “他们需要我们准备一份更加详细的报价单和实施方案。”叶枫有些头大,对于这方面,他是一窍不通的。

    “这个,”许舒婷手指钢琴师一样的敲击在桌面,“叶枫,你知道我最近有些忙。”、

    看了一眼沈阳那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埋头发奋的工作,一只笔在纸上划来划去的像个国画大师,许舒婷知道,沈阳显然是故意装作没有听到叶枫的难处。

    自己最近要忙于医院,没有时间做这个方案,公司比较小,现在剩下的一个就是沈阳可以独立操作,可是看样,如果没有什么效益驱动,他也不会接手,王军臣和吴虹更是不用考虑,考虑他们还不如直接交给叶枫。

    “这样吧。”许舒婷打开了档案柜,又取出比史记马列水浒传加起来还要厚的材料,“这是以前的一些工程的报价单和实施方案,你参照沈阳先前给你的那份长生阁的资料,以你的聪明,做出一份完美的实施方案,绝对不成问题。”

    “啊?”叶枫接过了沉甸甸的资料,心情特别沉重,自己一向都是得过且过的,开荒者两个月,悠闲了两个月,怎么一到了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走样了呢?

    难道开荒者就是因为,公司的荒地已经开垦的差不多?而在开拓者,还是一片**地?

    “对了,他们要什么时候看实施方案?”许舒婷又关切的问了一句。

    “明天早上?”

    “啊?”许舒婷瞄了一眼叶枫手中的资料,只能默默的祝福他好运,“叶枫,你能行的,要相信自己。”

    “小叶,要不要我帮忙?”吴虹那面突然站了起来,声音嗲的仿佛饶了三圈,泡在蜂蜜里面。

    她无视沈阳有些僵硬的动作,手中飞速旋转的圆珠笔停顿了下来,其实她早已心知肚明,知道以沈阳的条件,绝对看不上自己,相反的,她多少有些觉得,自己主动追求叶枫,有点屈尊下嫁的味道。

    这是个机会,自己要抓住!

    “不用。”叶枫一句话差点没有憋死吴虹。

    “小气样,”吴虹笑容有些僵硬,“我不收钱的。”

    沈阳心中嘀咕,你这种模样,倒贴钱我都不要的,还说什么收钱?

    本来他对叶枫有着不小的成见,可是就和当初**的口号一样,攘外必须安内,在他的眼中,吴虹明显的是个叛徒,所以在对付叶枫之前,吴虹得到这种下场,实在让他心中大悦。

    “那个,你们事情多,”看着吴虹口香糖一样的贴了过来,叶枫只好再次来个善意的谎言,“就不麻烦你了。”

    无视吴虹的媚眼加白眼,叶枫捧着一沓资料回到座位上,伸手要开机,却是扭头看了许舒婷一眼。

    最近他已经养成了惯性,习惯每到关键时候,都可以不用开机,享受和许总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的待遇,写字楼的空间实在有些压抑,伸手几乎就能摸到屋顶的环境,让他很不习惯,相对而言,还是开荒者的办公环境好一些。

    曾经有一个机会放在面前,我却不知道珍惜,等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叶枫望着厚厚的资料,有些头痛,如果上天再给他一个机会的话,他一定会好好珍惜开荒者的那份工作,如果非要在上面加上一个期限的话,他希望是不是两个月,而是三个月!

    来到公司不到一个星期,感觉做的工作比以前一年做的还要多,叶枫有些哀叹,人,活着一定要坚定,千万不能犹豫不绝,自己放弃了那份很有前途的保安理想,如今看起来,实在是不明智的举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