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三十九节 失而复得
    “姐姐,姐姐。”姚君武大呼小叫的冲进了病房,看到许舒婷埋怨的眼神,又看到老妈诧异的望着自己,手中的提着的那个口袋不由的放到了身后。

    “什么事?”许舒婷睡眼朦胧,却是强打精神,母亲这几天竟然又昏厥了一次,医院说,形势不容乐观,医院那方面天天催促做手术,让自己早下决定,老妈却是毫不知情,双休完全在医院中渡过,转瞬又到了新的一周开始,公司的业务又紧,许舒婷真的有些心力憔悴的感觉。

    “没什么,姐,你已经熬了几天了,今天怎么说,应该到我照顾老妈了。”姚君武望着姐姐,有些心痛,他们虽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可是这几年的相处,他知道,姐姐实在比亲弟弟还要照顾疼爱他。

    许舒婷打了个哈欠,“我今天要去公司看一下,君武,你先在这里陪妈说说话,一会我过来换你。”

    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君武跟出来,姐弟二人站在医院的走廊上,半晌无语,“让妈妈做手术的事情,还是我来说吧。”许舒婷终于说道。

    “好。”姚君武回头望了一眼病房的方向,有些犹豫的从身后拿出了了一个塑料袋子,“姐,你看看,这是不是你丢的东西。”

    “啊?”许舒婷有些诧异,“昨天报的案,今天就破案了?”

    “不是。”姚君武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我今天去你那里取点东西,发现这么个塑料袋放在了门口,上面还有个小纸条,说什么浪子回头金不换什么的。”

    “你是说扒手把东西送了回来?”许舒婷更是吃惊。

    “好像是,我也不太清楚。”姚君武摇摇头,“不是小偷良心发现,还有什么解释吗?”

    许舒婷接过了塑料袋,看了一眼,皱了下眉头,“不对呀。”

    “什么不对?难道他们掉包了?还是少了什么?”姚君武不解的问道。

    “没有少什么东西,反倒多了几样。”许舒婷犹犹豫豫的说道。

    xxx

    许舒婷来到公司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多钟,自从她接手父亲的公司以来,这还是第二次没有准时来上班,第一次是她接手公司后的半年,有病高烧不退,不过也只是一天没来,第二天几乎挂着吊瓶来工作,清早的时候,她以为叶枫会上医院来看看,不知道怎么的,她想找一个人聊聊天,只不过有那么一句话说的好,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叶枫并不见踪影!

    心中有些苦笑,因为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叶枫来不来都是权力,而不是什么必尽的义务,他救自己老妈的表现,已经超过了自己的预期,可是他这种人,如果再发奋一些,应该能有作为的,许舒婷如是想。

    “许总,听说你家中有事?”

    沈阳心不在焉的望着办公室的门口,看到许舒婷走了进来,头一个站了起来,发扬了狗仔队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精神。

    “嗯。叶枫呢?”许舒婷有些奇怪,看着叶枫的座位上空空荡荡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中也是空空荡荡的没有着落。

    沈阳听到叶枫的两个字就有些郁闷,脸色带了一点凝重,“许总,我看你面色不好,是不是病了,如果病了的话,多休息两天,公司有我们呢。”

    “嗯。”许舒婷坐到位置上,却向前台张小娟问道:“小娟,叶枫今天来了没有?”

    沈阳吐血。

    “来了。”张小娟肯定的点点头,“不过他来了之后,什么也没说,就出去了。”

    “许总,不是我喜欢背后说人的坏话,小叶这个人,怎么说呢,他这个人拖拖拉拉的,”沈阳觉得自己有必要帮助许总认清楚一些人的真实面目,不能被某些人的表面假象所迷惑,“就说我们托付给长生阁那单吧,”说到这里的时候,沈阳脸色悲凄,很有托孤的味道。

    “既然找我们去谈话,那就是肯定还有戏,可是你看看他,不但不抓紧熟悉业务,争取成单,却好像明知道你今天不来,所以也借故出去,许总,你对小叶这个人,实在太多信任,他又是你钦点的业务员,专归你管辖,我也不好多说的。”

    许舒婷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脑袋有些发胀,“好的,我知道了,沈阳,做事吧。”

    “啊?”沈阳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有些忿然,却又讪讪的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王军臣和吴虹却是看都不看对方一眼,埋头做事。

    二人的关系来的快,去的也快,自从吴虹知道了叶枫做了三百万的一单后,就决定和王军臣划清界限,为和叶枫拉近关系做准备。

    吴虹十分关心市场,觉得最近猪肉肉价大涨,和王军臣一起,想吃份红烧排骨都要犹犹豫豫的,所以她把吃肉的目标锁定在了叶枫的身上。

    王军臣倒是可有可无的态度,虽然是大学才毕业,可是信奉加菲猫中的那句话,爱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有猪肉卷才是永恒的!

    他也一直认为,很多女人最有魅力的时候,都是得不到手之前,和吴虹上过床后,他终于发现,吴虹的眼睛太小,嘴又有些大,本来白皙的脸上还算吸引人,可是仔细一看,还有几个麻子,反正对方原有的魅力已经肥皂泡破裂一样,没有一丝留下,而自己口袋的银子急剧浓缩,所以为了自己的猪肉卷,他也是心照不宣的让这段爱情去冰箱里面冷藏一下。

    如果有新鲜的饭菜,谁会喜欢吃冰冻的剩菜呢?

    上午就在无言的沉默中渡过,许舒婷虽然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报表,可是一颗心却已经飘飘荡荡的去了医院。

    她不知道如何向母亲述说手术的事情,她觉得,母亲如果知道的话,多半会担忧,多半会不想做手术,可是医生都说了,手术越早开始,成功的把握越大,今天下午去了,一定要把说清楚,许舒婷暗暗决定。

    “叶枫,你来了。”张小娟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

    “啊?”公司内的几人都是抬起头来。

    许舒婷却是愣了一下,昨天叶枫给自己的感觉还算不错,虽然戴着个宽边眼镜,看起来木讷一些,但是衣着的标准,还能打个七十分,怎么过了一晚,却又打回了原型了呢?

    转念一想,许舒婷才记起来,昨天好像叶枫也挺狼狈的,西装当了抹布,衬衣当了纱布,说到底,还是为了自己的母亲,本来想和叶枫说一下关于公司纪律的事情,想到这里,心中有些发软,许舒婷只是低下头去做事,全当没有看到这个活宝。

    只是没有想到,叶枫竟然径直走到了许舒婷的面前,“许总,有点事情。”

    “什么事?”许舒婷抬起头来,想要透过那个厚厚的玻璃片,看清楚叶枫是怎么想的,只不过这一切都是徒劳。

    “长生阁那面,刚才打电话给我,他们说我们可以和丰达公司合作一下,我们主要负责门禁和布线方面,不过只有大约六十万的总额,要不要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