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三十七节 祸不单降
    许舒婷走进病房的时候,发现母亲已经苏醒过来,多少有些惊喜,“妈,你感觉怎么样?”

    “这位是?”许母望着叶枫,嘴角落出丝笑意,“你说的那个叶枫?很不错。”

    许舒婷怎么也看不出叶枫哪里不错,只好点头,“妈,你才醒过来,不要说话,多睡一会儿。”

    “我只是头晕了一下,”许母有些疑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怎么会来到了医院?问小叶,他只是说老年人的常见病,就是女儿你关心妈的身体,这才着急送到了医院。”

    许舒婷感激的望了叶枫一眼,心中暗道,他这个时候,总算还有点头脑,“叶枫说的不错,妈,你先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

    心中有些发愁,不知道怎么把这个消息告诉母亲,可是要动手术,母亲肯定要知情,没事就要开颅骨,谁都知道,不会是什么小事情。

    “哦。”许母不再多问什么,目光却已经落在了叶枫的脸上,左看右看的,好像颇为满意。

    老年人看待女婿的目光和年轻人找情侣不一样,除了一些抱着找金龟婿的目的的家长,一般人还是希望女儿能找个聪明,务实的就行,从造型的角度,叶枫的一幅眼镜在别人看来,有些傻的,可是在许母看来,那是忠厚的表现。

    当然,在如今的年代,有的时候,说你忠厚,就是傻的意思。

    “小叶听说也和婷婷一个公司。”许母用词比较谨慎,不说什么上级下属的关系,显然用心良苦。

    “嗯。”叶枫没有和许舒婷统一盘问的口径,只能哼哼哈哈。

    “婷婷这丫头,总是粗心大意的,”许母又说到:“小叶,以后就要靠你多多的照顾她一下。”

    “啊?”叶枫只好点头。

    “妈,这些事情等你病好了再说,”许舒婷忍不住说道:“医生都说了,现在最要紧的是休息。”

    一个护士走了进来,例行公事的检查一下,点点头,却又微微的摇摇头,走了出去,她们的表情都是和医生开的药方一样,晦涩难懂。

    “叶枫,和我出去,让妈好好休息一下。”突然觉察到自己的语病,许舒婷在母亲多少有些别有深意的笑容中,带着叶枫走出了病房,拦住了护士,“护士,我妈现在怎么样?”

    “病情已经稳定,还要观察,具体的怎么样,还是要看医生的意见。”护士说了几句不咸不淡的话语,转身离去。

    疾病乱投医一点不假,虽然知道她不过是个护士,可是许舒婷还是忍不住询问了一下,得到不出意料的答案后,许舒婷叹口气,“叶枫,你认识的人中,有没有医生。”

    “啊?没有。”叶枫认真想了想,还是摇摇头。

    “哦,”许舒婷找了个凳子,无力的坐了下来,“我也不认识。”

    “姐,你们怎么跑到外边来了。”姚君武神出鬼没的从拐角冲了出来,“妈呢?”

    “苏醒过来了,不过还是要观察一段时间。”许舒婷看着他手上拿的衣物比他穿的还少,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不多拿点。”

    “姐,”望了一眼叶枫,姚君武有些吞吞吐吐的,“你出来没有锁房门吗?”

    “什么?”许舒婷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不假思索的答道:“锁了,怎么了?”

    “我去的时候,房门是开着的。”姚君武脸色微变:“那么说家里可能来小偷了?”

    许舒婷差点背过气去,“还是什么可能,一定是,家里现在怎么样?”

    姚君武低下头来,“洗劫的一塌糊涂,除了大件没有拿走,其余的柜子抽屉都是乱七八糟的,姐,你那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没有?”

    许舒婷又坐了下来,无力的摇摇头,“就是一些首饰和现金,没事,就当破财免灾了。”

    “君武,你怎么不报警?”叶枫忍不住问道。

    “报警有用?”姚君武有些犹豫,“那些人除了耽误我们时间外,好像没有别的用处。”

    “还是报警吧。”许舒婷无奈的摇头,“怎么说,也比我们什么都不做的要强。”

    “那我去报警吧。”叶枫主动请缨。

    “你?”许舒婷姐弟异口同声的说道,“还是我们去吧。”

    叶枫忙了半夜,又出门给许舒婷买了份盒饭,这才走出了医院。

    许舒婷眼中多少有些依依不舍,弟弟回去报警,自己放心不下,今晚当然要陪一下母亲,可是她多么希望,叶枫能够主动说一声,我留下来和你一起吧。

    她有些累,想找个肩头靠一下,可是叶枫明显没有明白她眼中含义,礼貌的告辞而去。

    许舒婷叹了口气,望着那份盒饭,却是无心下咽,都说是福不双行,祸不单降的,难道自己真的是流年不利,本来以为公司的事业终于有了一点起色,偏偏闹心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

    叶枫一出门,就已经掏出了p,一个按键按了过去,响不到两下,那面已经接通,叶枫甚至有些怀疑,那个隐者是不是一直坐在电话机旁。

    “想我了?”那个苍老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和中带了点笑意。

    “你老人家真的没有话说,”叶枫这面有些脸红,终于找到自己为什么说谎的源头,本来自己一个好好的花季少年,怎么就学坏了呢,“上次你给的消息,绝对正确,我代表陈友信,代表中国人民,感谢你。”

    “你以为你是那个登陆ba的中国易,还能代表十三亿中国人民呢。”那面叹息了一声,“看来你又有麻烦了?说吧,什么事?我老人家时间宝贵。”

    “我如果有人家那本事,还麻烦你老人家干什么,”叶枫笑了起来,“其实说句实话,你老人家难道不觉得做了好事后,周身舒泰?”

    “不觉得,我只是觉得你小子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没事?没事我就挂了,”那面笑着说道,却是不急不缓,并没有什么马上挂机的意思。

    “这件事情实在太小,我本来不想麻烦你老人家的,”叶枫低声说道:“可是我知道,凭借我的本事,想要去查,就算到了奥运开幕,也是查不到的。”

    “当然,你要去查,估计得等到中国足球世界杯夺冠的那一天。”那面淡淡说道。

    “我有那么差劲吗?”叶枫有些不满,“你老人家可以侮辱我的智商,但是不能侮辱我的人格,怎么说我还比他们有些良心吧。”

    “得了得了,”那面大笑了起来,“什么事?”

    “我想让你老查一查,关于一件居民楼的失窃案。”叶枫终于说明了来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