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三十六节 坏消息
    “谁是张兰英的家属?”一个护士走了进来,例行公事的喊道,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让人看不出事情的好坏。

    “我是。”许舒婷站了起来,望了一眼叶枫。

    “检查报告出来了,你去主治医生那里看一下。”护士说完后,看了一下吊瓶,履行完自己的义务,径直出门。

    “叶枫,你帮我照顾一下我妈。”许舒婷恳请的望着叶枫,“有什么事情,马上通知我。”

    本来有些讨厌的那张脸,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有些亲切,许舒婷已经给弟弟打了电话,可是现在还未到,无形中,叶枫只好勉为其难的上位变成了她的亲人。

    “好的,没有问题。”叶枫想了一下,又低声的补充了一句,“你妈没事的,你不用太担心。”

    他说出这话的时候,心中有些没底,平日的昏厥症状他也见过,一般这个时候都应该醒过来,可是许母始终是处于昏迷状态,多少有些不祥之兆,只不过这个时候的安慰,基本就和出殡的奢华,和尚的念经一样,超度的不是死人,而是给活人一些安慰。

    许舒婷点点头,有些麻木的向主治医生的办公室走去,叶枫大孝子一样的坐在了床旁的凳子上,也没有什么办法。

    滴滴的药剂顺着软管注入了许母的身体,许母还是双目紧闭,叶枫突然觉得,作为女儿的许舒婷多半更累,也远不如自己想像的那么风光。

    她虽然看起来是个老总,其实在s城,这种老总实在多如牛毛,很多时候都有可能,今天还是老总,明天就会破产出去给别人打工。

    他没有华佗的本事,只能乖乖的坐在椅子上,无济于事的尽着自己那份帮不上什么的焦急,本来想要拿出什么p,看看那个隐者会不会这个,转念一想,却还是放下,应该相信医生,叶枫如是想到,他们是白衣天使,是救死扶伤为己任的好同志,还是等到化验结果出来再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的房门好像响了一下,叶枫转过头来,看到许舒婷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手中拿了个单子,眼光有些空洞。

    叶枫本来不想问的,可是若是不问,实在说不过去,看着许舒婷的表情,他心中的不详已经到了极点,“医生怎么说。”

    “他说我妈脑袋里面中有个瘤,要动手术,拿出来切片化验才能决定是良性恶性。”许舒婷觉得自己的声音仿佛不是自己的,飘飘悠悠的围绕着自己,化成了恶魔一样的狞笑。

    你母亲得了绝症!

    医生,我妈的病不要紧吧,她记得自己一进门就是这么问道,只是医生的一句话就打破了她的所有的侥幸,很无情的。

    你们这些家属怎么当的,医生不例外的把责任推到了家属的身上,却好像忘记了,如果看病免费的,多少能够承担的话,病人也不会自己找死,拖延着病情不去看医生。

    其余的话许舒婷都没有听到,只是知道母亲脑袋里面有个瘤,看t的片子,都觉得不小,医生说,无论良性恶性,都要取出来再说。

    这点许舒婷理解,可是她还是问道,取出来就没事了吧。

    医生看着白痴一样看着许舒婷,口气虽然一如既往,但是多少有些不屑,当然不是那么简单,这些病人家属,问的话都有些白痴,医生这么想着的时候,也懒得给她解释太多,反正是说,手术势在必行,你不做的话,人死了我不负责。

    “那个,”叶枫听到脑袋有瘤的时候,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那就准备一下,做手术!”他拍了拍许舒婷的肩头,安慰说道:“伯母吉人天相,一定没事的。”

    许舒婷突然扑在叶枫的肩头,哭了起来,“叶枫,若是恶性的呢?”

    她一向很坚强,可是还是有些无法承受这种突如其来的打击,她眼前好像又浮现了父亲病床前憔悴的笑容,很镇静的安慰着自己,婷婷,你放心,我没事的,只不过当自己放心离去,等到第二天再去看望的时候,只能看到的是,冰冷的床单盖在父亲的脸上,薄薄的一层,却已经是生死永隔。

    房门一声响,姚君武已经冲了进来,“姐姐。”

    陡然看到了眼前的情景,姚君武一愣,看到姐姐飞快的离开了叶枫,不着痕迹的,只能装作眼睛高度近视,没有看到的样子,“妈怎样,路上堵车。”

    其实也不能说是叶枫的专用借口,堵车在s城,已经算是一道风景,却不能算是专利!

    许舒婷低声说了几句,姚君武也愣在那里,看了一眼叶枫,好像才发现他的样子,“叶枫,你也来了。”不等叶枫回答,已经有些焦急的问道,“姐,确诊了没有,如果确认的话,这种手术早一些的做比较好。”

    虽然知道弟弟说的是实话,可是许舒婷还是忍不住说道:“可是这种手术风险极大。”

    “什么手术会没有风险?叶枫,你说是不是?”别看姚君武平日看起来有些木讷,除了技术问题,别的都不放在心上,关键的时候,看起来竟然比姐姐还有主见,看到叶枫在这里,他识趣的一句话都不多问,虽然在很多人眼中,叶枫无疑是烂泥扶不上墙,可是在姚君武的心中,这人有技术,很不错!

    有技术的人,有一些别的怪异行动不足为奇,人家大科学家分不清鞋子的左右,买袜子都要一只只的买呢,叶枫这点算得了什么。

    “不错。”叶枫终于说了一句正经话,“现在不是做不做手术的问题,而是要问一下,做手术需要什么条件,不知道伯母的体质相对而言,风险是不是太大。”

    “我这就去问问,”许舒婷站了起来,不过也知道,这个概率多少有点自欺欺人的味道,就像在医院中,你看到别人生出来个女孩,却不见得你生产的时候,一定是个儿子!

    “君武,这是我住的地方的钥匙,你去取点妈的生活用品,叶枫,还要麻烦你照顾一下我妈。”许舒婷看着叶枫的眼神多少有点暖意,吩咐他的事情,也是他力所能及。

    “我应该做的,”叶枫有些惭愧,“如果不是因为我迟到,伯母也不会到了医院。”

    “不是因为你,我也发现不了妈的病情。”许舒婷摇摇头,“别说了,君武,早去早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