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三十五节 健忘
    苏格拉底曾经说过,男人活着全靠健忘,女人活着全靠牢记.

    如果按照这个说话来看,叶枫这辈子虽然不见得完全靠着健忘,但也是**不离十的,许舒婷却是记忆很好,一直都在担心,上次自己住的地方,其实叶枫见过,当时自己见到他和文静的不清不楚,小小的撒了个谎言,正在考虑怎么和叶枫解释的时候,到了地点的时候,才发现叶枫早就忘记了这茬.

    "如果不是许总买了东西,我们上这家超市买点东西也不错,这家超市的服务态度不错,"叶枫热情洋溢的介绍,望着里面的灯火辉煌,有些感慨的说道:"不过既然许总买了,我们下次再买吧."

    还有下次?许舒婷心中暗自苦笑,只不过感觉到,已经习惯了叶枫的虚伪,嘴上只好说道:“好的,有机会一定要上这里来看看。”

    许舒婷说到这里的时候,只是想着,看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点不错,自己什么时候,养成了这种爱撒谎的习惯呢?

    二人走进了大楼,不知道为什么,楼灯看起来比较昏暗,这让叶枫有些惴惴不安,“许总,这次相亲是工作上的需要吧。”

    “嗯,那半天的工资,这个月发工资就一块算给你,你不用担心。”

    “许总,在你眼中,我是那么爱钱的人吗,我只是想问,万一你妈看上我怎么办?”叶枫有些汗颜的问道。

    ‘咕咚’一声响后,许舒婷揉揉了脑袋,“很抱歉,就算她看上了你,我也不能让你也娶她。”

    又是“咕咚”一声响,却是叶枫有些眼冒金星。

    “许总,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问,如果她觉得我是个好女婿,天天周末让我来吃饭怎么办。”

    “那你是不是觉得很麻烦。”许舒婷停下了脚步,两道目光冷箭般的射了过来。

    “当然不是,”叶枫揉着脑袋,慌忙向前走去,“我只觉得,这次太让许总你破费,虽然是为了公司,我还是有些过意不起。”

    “你放心,”许舒婷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我妈看过了我的男朋友后,就会回去,你如果想见她,就要自费买车票了。”

    叶枫叹息一口气,“那就好。”

    许舒婷看着他的背影,想一脚把他踢到楼下,让他去照照楼下大厅的镜子,他可能真的以为自己是潘安吧。

    潘安?潘仁美还差不多,只不过刚才看到他的时候,总觉得,叶枫这小子,穿上笔挺的西装,再带上个黑边大眼镜,怎么感觉都是去西餐厅吃土豆丝一样的让人别扭!

    进了电梯,许舒婷按了十七楼,祈祷这个一向正常的电梯,不要癫痫症发作,不然搞个什么电梯奇遇记的那就有些狗血。

    可能是诚心起了作用,二人一帆风顺的来到了十七楼,出门向右,许舒婷掏出了钥匙,才开了房门,突然惊叫了一声,“妈,你怎么了?”

    叶枫从她身后望了过去,也吓了一跳,屋内的大厅正中一张饭桌,上面已经放了几个菜,只是地上一地的碎瓷,菜汤撒了一地,一个中年妇女软倒在了地上,双目紧闭,不知道是不是瓷片刮伤了手腕,不停的鲜血冒了出来。

    许舒婷那一刻脑海中一片空白,已经知道妈是为了这个看看自己的男朋友,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虽然自己的本意,不想让母亲操劳,去饭店吃点就行,妈妈却执意不肯,却没有想到出了这种事情。

    不等她转动第二个念头的时候,叶枫已经绕了过来,看了一下许母的手腕,眉头皱了一下,“有纱布和药水吗?”

    “没有。”许舒婷一愣,她单身一个人过惯了,从来没有想到过要准备这些东西。

    叶枫二话不说,直接握住衬衣的底襟,用力一撕,‘刺啦’声响后,已经撕下了一条布,想起卖衣服的那小姑娘说的,这是纯棉,吸水吸汗的,不由有些摇头,二百块打三折,还要六十呢,不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如果真的这样,自己的衣服也算升值了呢。

    麻利的帮许母包扎好伤口,治标工作完成,架了她起来放在凳子上,脱下了西服,直接用来擦了擦许母身上的汤水,摸了一下额头和脉搏,有些皱眉道:“去医院吧。”

    “好。”许舒婷平日是个很镇静的人,看到母亲软倒在了地上,不由手足无措,“我下去叫人叫车。”

    “一块下去吧。”叶枫掐了掐许母的人中,看到她仍是昏迷不醒,不敢再动,“你拿点钱。”

    “我身上有银行卡。”许舒婷看到叶枫把母亲背到身上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头一回对于他提到的这个钱字,没有什么反感。

    叶枫背着许母冲出了房门,到了电梯口,按了下下去的按钮,等到许舒婷冲了过来的时候,电梯还是在三楼纹丝不动。

    许舒婷几乎想要破口大骂,楼下的有没有什么公德心,这楼一共二十四层,不是给你一家用的!

    “只有这一座电梯?”叶枫皱了下眉头。

    “另外的一个电梯坏了几天,还在检修。”许舒婷几乎哭了出来,平日工作忙,这些事情忍忍也就算了,却没有想到紧急的时候,能够燃起别人的无边怒火。

    “走楼梯。”叶枫不再废话,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拖沓的一个人,关键的时候,总有常人少见的冷静!

    “啊?好!”许舒婷连连点头,却有些犯愁叶枫这个四眼仔,有没有体力背着一个人下了十七楼。

    可是让她跌破眼镜的是,当她喘着粗气奔了下来的时候,叶枫已经拦了一辆计程车,远远的招呼她快点过来!

    二人来到最近的医院,直接挂了个急诊,许舒婷当然没有陈友信的魄力和能力,医院所以对他们也没有什么特殊关照,二人折腾了半晌,所有该做的该交的都是忙碌了一遍。

    现在的百姓得病,你自己得有分辨病情的能力,可是就算你有这个能力,所有该做的检查都是一样不能漏过,不然如果有了什么不做的项目,万一有了意外,医院方面就会有先见之明的说,不是我们无法救助,是因为你们不配合治疗工作。

    母亲病重,许舒婷没有闲情顾及这些,反正大夫说的,一律去做,虽然多少有些埋怨叶枫的迟到,才引起了这场意外,可是看到叶枫跑前跑后的,比自己亲人看病还要热心,许舒婷对于他的成见多少弱了几分。

    花了几百块检查费后,望着仍在昏迷的母亲吊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药剂,许舒婷终于喘了一口气,无力的坐在床头,摸着母亲的有些花白的头发,心中一酸,看了叶枫一眼,强抑制住了泪水,黯然无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