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三十四节 交换
    ‘咔嚓’,‘咔嚓’的响声不绝,小巧的发剪编花般的上下盘旋,落下的黑发丝丝缕缕的飘飘荡荡。

    女发型师一直觉得,她一直做的都是发型设计,只不过s城的物欲横流,很快让她发觉,自己这个念头简直幼稚的可笑,就像一个小孩子曾经雄心勃勃的说过,我长大要开航天飞机,可是长大了,却不得不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朝九晚五。

    理想是理想,现实是现实,你若是执著的抱着理想,不知变通,总有一天你会撞的头破血流!

    来到这里的男人,理发不是目的,就像醉翁亭喝酒的那个老翁,喝酒不是目的,排遣郁闷之气才是正题。

    可是她发现叶枫真的是来理发的,他坐在舒服的椅子上,就和屁股上长了个钉子,除了必要的低低头配合她的发剪,面对自己的火辣身材,他不但没有揩油,竟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女发型师总算找到那种面对理想的感觉,她小心而又迅疾的轻舞发剪,有着张旭狂草泼墨般的豪放,又夹杂着公孙大娘随风起舞的灵动,她面对的是一幅绝好的璞玉,她有信心,让这块璞玉绽放着最华丽的光芒。

    发型师形象设计的时候,通常都是看你的口袋,消费标准来决定给你怎么做头,可是今天单剪就要花费一个多小时。

    别的发型师都是忙忙碌碌的,为了多接一个活儿尽快结束手中的这个,多点收入,可是她今天没有这个想法,她只是觉得,她为叶枫剪发已经是种收入。

    叶枫虽然表面无动于衷,可是却为口袋中的银子发愁,终于等到女发型师潇洒的一挥剪刀,那把发剪竟然如袖箭般的准确入筒,不由更是胆颤。

    “多少钱?”叶枫一只手已经向口袋摸去,只希望对方不要宰的太狠。

    “先去洗洗。”女发型师一挥手,一个小女孩已经笑容满脸的拉着他去洗头,叶枫不知道还有这么多的讲究,陌生中好像有种熟悉。

    洗发之后,女发型师这才重操妙手,又是轻描淡写,或是浓妆艳抹的一阵折腾,当叶枫为口袋里面阵亡的银子默默的念着悼文的时候,这才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好像钟磬之音一般。

    抬头望去,看到女发型师满是欣赏的望着他,仿佛他脑袋上长了个花,刚才的那声响声不过是她拍了下手掌。

    虽然没有人围了过来,发廊中大部分的目光都已经注视了过来,里面惊讶,艳羡,妒忌,甚至是爱慕,不一而足。

    一个富婆戴着满手的金戒指,恨不得再多出几个手指再戴几个,满头的白沫,嘴边流了点白沫却是浑然不觉,本来她正在享受着一个帥小伙的按摩,闭目养神的,看到叶枫站了起来,不由眼前一亮,几乎想问一声,小伙子,包月多少钱?

    以前都是姐儿爱钞不爱俏,现在女人终于能够撑起半边天,很多人物极必反的学起了男人的风范,寻花问柳的手段竟然比起男人还要高明。

    “多少钱?”叶枫有些惴惴。

    “不要钱。”女发型师回答的很干脆。

    叶枫还没有栽倒,一名男发型师手一哆嗦,差点把客人的耳朵剪下来,叶枫有些奇怪,半晌笑了起来,“你开玩笑吧?”

    “是这样的,先生,”女发型师涂抹着浓浓的眼影,看起来让人琢磨不透深意,“我们能不能麻烦你一下,只是照一张相片,然后再允许我们放大一下,贴在门口做个广告,这次剪发就算是报酬?”

    “这也行?”叶枫打量着镜子中的那个小伙,生机勃勃,笔挺的站在那里,眼神却是茫然,他突然有种陌生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他并不喜欢这个造型!

    甚至可以说,内心中有一种痛恨!

    “当然可以,我只怕你不同意。”女发型师看到叶枫点头,一把拉住他的手,旁若无人的跑了出去,恨的那个富婆牙关紧咬,暗自骂了一声,狐狸精!

    女发型师拉着叶枫来到了隔壁的婚纱影楼,低声像摄影师说了两句,摄影师抬头看了叶枫一眼,竟然赞了一句,好帅的小伙。

    叶枫有些脸红,就像神经病已经习惯了别人说自己不正常,突然有一个人说自己没病,多少感觉不太适应。

    只不过更没有想到的是,女发型师竟然执意要和他合影一张,叶枫推脱不过,好在心中没有什么老年人的**,照一张像丢一次魂,等到摆完pose,照完相片,看了下手表,叫了一声糟糕.

    不理会女发型师若无意若有情的问候和询问,问他叫什么,在哪里住,有没有女朋友,有女朋友介意不介意她做候补女朋友?

    叶枫好不容易摆脱了这个口香糖,心中有些哀叹,都说如果帅也是一种错,那么很多人都愿意一错再错,可是他实在不能再错下去,许舒婷那边估计已经等的变成了望夫石.

    其实更准确一点来说,应该是望男朋友石,叶枫胡思乱想的撒腿就跑,伸手拦了辆的士,等到来到了公司楼下,已经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半个多小时.

    叶枫这才想起来,自己除了衣服外,好像什么东西都没有买,看到许舒婷的脸色竟然还很正常,叶枫却不免有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又像是行驶在大海中的一叶孤舟,很担心突然拍出来一个浪头把自己打的万劫不复.

    "许总,我,长生阁那单有点麻烦,"叶枫两手空空,有些心虚,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千算万算的,怎么就没有算计买一个防暴头盔?

    "叶枫,今天不谈工作."

    对于叶枫的迟到,许舒婷早有准备,如果不是矬子里面拔大个,矮子里面找将军的话,她宁可选另外一个来充数,可是她的生活圈子除了生意场上的那些老板云山雾罩,吆五喝六的人物外,就是只有一帮下属,沈阳看起来比叶枫优秀,可是她不想给他那种误解.

    s城的深秋,有的时候夜色来的比较早,略微有些昏暗的夜色下,许舒婷只注意到了叶枫的两手空空,衣着光鲜!

    现在许舒婷除了给叶枫下了个虚伪的定义之外,又多了一条附加定义,自私,绝对的自私.

    "许总,你看我忙的忘记了给老人买东西."叶枫真心的忏悔,"要不我们路过一家商店的时候,再考虑一下?"

    "不用了,我已经买了."许舒婷不出意料的从身后拿出了拿出了老年人常见的一些补品,伸手递到了叶枫面前.

    叶枫讪讪的接过,"许总,你这么漂亮,真的没有男朋友?如果你没有男朋友,我......"

    "叶枫,长生阁的那单到底怎么样?"许舒婷无可奈何的转移了话题,"我们还是谈工作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