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三十二节 两眼水汪汪
    女人满怀感激的望着叶枫,“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叶枫这才正视了眼前的女人一眼,终于发现她长的很漂亮。

    当然,他这个发现实在算不上什么成果,一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总,怎么会找个黄脸婆做老婆?

    只不过这个女人年纪实在不算太大,叶枫粗略估计一下,二人的年龄相减,正负误差不会超过三岁。

    “我叫叶枫。”叶枫终于低下了头,有些不好意思,他发现**直勾勾的望着他,里面虽然有些感激的味道,可是好像还有别的,这种眼神若是让以前的房东大妈看到,一定会说什么,两眼水汪汪,一幅偷人相的。

    “叶枫?我记住你了。”女人的一句话,让叶枫心惊肉跳,感觉她这好像是什么以身相许的前兆,“对了,我叫王芳芳。”

    这层楼就是一家公司,不时的有几个青年才俊匆匆的经过,面带异样的看着二人,只不过来去匆匆,并不多话。

    “你来这里有事吧?”王芳芳看着他两手空空,不由有些奇怪,“你不是开拓者过来的吗?”

    “你怎么知道?”叶枫有些奇怪,对于要办的事情,也是心里没底,正是因为心中没底,所以如同鸵鸟把脑袋埋进沙子中,只留出一个屁股一样,能拖一刻算一刻的。

    “等一下,”王芳芳转身离开,一会的功夫,如风般的来到叶枫的身旁,又带来了一股香风,叶枫强忍着敏感,想要打个喷嚏,又咽了回去,这么一看,好像他是吸着鼻子闻人家的体香。

    王芳芳见状一笑,变魔术伸手出来,递给叶枫一沓资料。

    叶枫一看,我的亲娘呀,怎么丢失的东西还能够找回来呢?

    原来王芳芳递给他的不是别的,正是他遗失在出租车里面的关于长生阁的那沓资料。

    “我就是从这个资料知道你是开拓者的。”王芳芳嫣然一笑,媚态百生,看到叶枫如同唐僧进入了盘丝洞,面对蜘蛛精的勾引,垂眉低头的,笑了笑,“你真是个好人,好去办事吧,希望没有耽误你太多的时间。”

    叶枫抬起头来的时候,佳人已去,空留馀香,这才弹了弹手中的资料,感觉底气壮了很多。

    进入了公司,前台小姐听明他的来意,把他直接带到了会议室,等了不大的功夫,已经进来了一个五十左右的成功商人。

    这人保养的很好,一张脸油汪汪的发亮,眼睛很有神,只是身材有些走样,凸显了人到中老年的无奈和悲哀。

    看到叶枫如同屁股装了弹簧般的站了起来,那人笑了一下,可是却怎么也笑不去眉头间深锁的思考。

    叶枫看到这种人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总有一丝伤感,他们在事业上无疑算是成功的,就和许舒婷一样,但是他们都有一个通病,他们实在活的太累。

    可是自己呢,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自己总是像个苏格拉底一样,思考个不停,这让叶枫有些不安。

    那人伸出手来,和叶枫蜻蜓点水般的握了一下,“我叫陈友信,请问贵姓?”

    叶枫倒是吓了一跳,怎么也想不到堂堂勤诚信的老总会亲自过来接见自己,在他的印象中,如果每件事情都是由老总来洽谈,那要手下什么?

    “我叫叶枫,开拓者的业务员。”

    “业务员?”陈友信皱了下眉头,转瞬脸上浮出点笑容,“开拓者的名字,有气魄,就算一个业务员,都是不简单。”

    叶枫听不懂陈友信在夸他,还是在贬他,只好沉默。

    “关于昨天的事情,芳芳已经对我说了。”陈友信突然叹口气,“都说商场如战场,可是在我的感觉,商场实在比战场还要波诡云谲,昨天好在有你,不然因为我导致家人有什么事情,我实在难辞其咎。”

    叶枫也叹口气,做出庆幸的样子,“好在老人和孩子都没有事情。”

    只是心中却对那个npc充满了好奇,简直觉得他比什么克格勃和联邦调查局加起来还要牛皮一百倍,那些警察还在鸡飞狗跳,一个个排除嫌疑,抽丝剥茧的时候,他竟然告诉了自己劫匪的准确地址,顺带告诉自己的,就是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官,还有王芳芳老公的电话。

    叶枫当时就和个地下特工一样,跑到一个比较偏僻的电话,投了一元钱硬币,捏着鼻子告诉了那个警官这个消息,当初警官还不信,搞的叶枫好像是个良心醒悟的犯罪分子,却是自首无门,最后叶枫实在有些不耐烦,说了一句,你愿信就信,不信拉倒。

    他挂下电话的时候,又给王芳芳的老公打个电话,管他信不信的,自己已经准备孤身去救那个可怜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他坚信这一点,也十分痛恨一些人来无辜无知的孩子做威胁。

    可是等到他赶到地点的时候,才发现三辆警车已经从那里开了出来,四个纸袋蒙面的人垂头丧气,显然是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办事有些无能的警察,为什么这回有那么高的效率,他们甚至勒索电话都没有打过,他们又怎么能确定自己的行踪?

    陈友信看着叶枫的目光有些友善,毕竟所谓的枕头风还是有些作用,他伸手拿出了准备好的一个纸袋,推到了叶枫面前,只是目光炯炯的,并不说话。

    叶枫有些惴惴,不知道他的意思,笑容有些勉强,“陈总这是什么意思?”

    “这里是两万块。”陈友信声音有些低沉,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其实我看过开拓者的业绩,也知道开拓者的实力,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这次都是不应该中标的,我这人公是公,私是私,绝对不会让私人感情带到工作方面上来,所以虽然你救过我家人,无论从什么目的来说,我都是要谢谢你。”

    他这话的意思有些隐讳,以他商场多年的经验,总觉得这次救人好像有些巧,至于到底是不是巧合,那就只有叶枫才能够知道。

    让他有些诧异的是,叶枫竟然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你的钱!”陈友信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叶枫转过头来,望着陈友信的眼神很古怪,“其实我也想说几句。”

    “你说。”

    “我这人虽然只不过是个业务员,也和陈大老板一样,公私分明的,我帮助别人,只是觉得别人应该帮助,所以我想对你说的是,你可以侮辱我的善意,但是请你给这世上的一些人,留一些帮助别人的理由,多谢。”

    说到这里,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出来,留下来一脸惊诧的陈友信,还有桌子上的两万块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