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三十一节 对牛弹琴
    叶枫很想说,其实,我只不过是个业务员。

    他应聘业务员的时候,就是抱着这活轻松,月薪五百,你还准备让我做多少?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任务的多少并不是按照工资的多少来分配的,按需分配那是**才能奢求的梦想!

    所以他应该看到的是,有些人月薪几万,只需要陪人喝喝茶,聊聊天,有些人月薪几百,却是被压弯了腰,砸断了腿,吸遍了尘土,得了重病,却因为没钱,会被医院当作死狗一样的扔出去。

    他现在腿还没有断,腰还是笔直,只不过看着许舒婷的眼神有种长工看待地主的感觉,这种极不情愿的态度让沈阳很不爽,他几乎想说,这单一直都是我在跟进,你如果太累的话,不妨交给我,只不过这话他说不出口,所以话到了嘴边,只是站了起来,“既然他们找我们去谈,说明还是很有希望,叶枫,加油!”

    理想的感动客套话都没有出现,叶枫的反应像得了帕金森症状,“哦,那好,现在就去?”

    看到许舒婷只是点头,抬头望了一下时间,距离吃饭还早,只能整理一下装束,两手空空的向外走去,来到电梯口的时候,却发现许舒婷跟在身后,叶枫满怀希望的客气道:“许总,这单不用你亲自去了,我一个人就行。”

    “叶枫,今天星期几?”

    “星期五。”

    “星期五是什么日子?”

    “周末。”

    “周末意味着什么?”

    “放两天假。”

    许舒婷叹口气,终于明白古人说的沸沸汤汤,伯牙与锺子期的浪漫友情,高山流水,闻弦琴知雅意什么的,在叶枫面前统统都是对牛弹琴!

    “你记得上次我请你帮个并非工作方面的忙吗?”

    “当然记得。”

    “你以前没有见过丈母娘?”许舒婷有些哀怨的望着叶枫的这身装束!

    叶枫的打扮自从头次见面后,许舒婷就从来没有见到他改变过造型!黑色的西装,皱皱巴巴,一条吊死人不偿命的领带,拿去给人擦鞋都有些别扭。

    叶枫骚骚头,“好像没有,许总,是不是要带点礼物?”

    其实他想说,我这好像是公事,准确的来讲,也是因公殉职,你总不能让我自己花钱吧?

    许舒婷显然比伯牙聪明的多了,掏出了一千块,递给了叶枫,“随便买点老人吃的,然后再去理个发,换身衣服,谢谢。”

    旁边过来的一对男女,那个女的看到叶枫很勉强的接过了钱,一幅嫌少的样子,低声对同伴说道:“看到没有,这就是吃软饭的,你以后可别学他。”

    男人倒贼头鼠目,说不上一表人才,有些羡慕的看着叶枫,想看看他是哪个公司的,以后有机会一定要问问,这年头,你想当牛郎,也得有带你入行的才行。

    当然此牛郎非彼牛郎,以前那个千古痴情种子,一年一次,踩的喜鹊叫苦连天,挑着两个长不大的孩子去和织女见面的,只有在神话中才会出现了。

    许舒婷显然也听到了他们的议论,不由有些好笑,“叶枫,别忘了,晚上六点,在公司门口等着,我带你过去。”

    叶枫接过钱,走下楼的时候,低头打量了自己一眼,自言自语道:“我觉得很不错呀,我这样的说不是白领,谁信呀?”

    一个送盒饭的小姑娘走了过来,“这位大叔,天庭装修公司怎么走。”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看到叶枫望着自己发呆,若有所悟的说道:“应聘失败的是吧?大叔,白领不是穿个白衬衫就是白领了,其实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眼镜配不上脸型,脸型配不上发型,发型配不上衣服的,最离谱的你的皮鞋。。。。。。喂,等等,大叔,你别走,我这是为你好!”

    看到叶枫远去的背影,小姑娘有些遗憾,头一次教训别人的滋味,的确不错,怪不得那些大厦的保安每次看到送盒饭都要盘问一番,不为别的,就是为了那种高人一等的成就感!

    叶枫落荒而逃,实在觉得自己很失败,要发奋,他心中暗道,只不过转念一想,发奋干什么,这样的日子难道不好?

    他胡思乱想的功夫,竟然没有坐错车,到了长生阁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因为小区智能项目施工的确是在长生阁,但是不代表人家公司办事处也常驻在长生阁,这就和男人出去找鸡,但最终过夜的地方多半还是自己的老婆身边一样。

    等到叶枫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有些哭笑不得,对于长生阁的这个项目,他是一眼资料都没有看,就算甲方是谁他都不知道,好在他还长个嘴,眼神也算好使,当看到长生阁的投资方是勤诚信房地产公司的时候,他有些发呆,这个名字很耳熟。

    是人都会犯错误,犯了就改就是好同志,叶枫坚信这点,向售楼小姐打听公司勤诚信房地产公司总部的位置,开始人家还笑容满面的迎了过来,听到叶枫不是买房,翻脸比日本首相还要快,直接宣布游戏gameover,我不知道,这是叶枫得到的准确却没有用处的答复。

    你是这个公司的员工,你怎么会不知道总部在哪里?叶枫疑惑不解,提出了质疑。

    你天天还在地球,你知道恐龙是在什么时期灭绝的吗?售楼小姐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

    叶枫彻底无语,终于还是打扫卫生的大妈嘴中问出了答案,他心中有些悲哀,人家都是少女,**的杀手,自己倒好,可以说是老太太杀手。

    等到叶枫赶到勤诚信总部的时候,又已经到了下午三点,他实在有些头痛,最近一直没有吃过这种苦,从小老师就教育,按时吃饭,按时睡觉的,自己也乖乖的按照老师的吩咐做事,怎么到了这个开拓者,一切都变了呢。

    上了大楼,按了一下十八层,感觉到十八好像不是传说中的那么吉利,有点奔赴十八层地狱的感觉,只不过那是向下,这次是向上。

    电梯铃声一响的时候,迎面突然走过来一个女子,叶枫一怔,还没有等说什么的时候,那个女子就已经有些惊喜的说道:“是你?”

    “可不就是我。”叶枫笑了起来,“对了,你儿子找了回来没有?”

    他记忆力还没有到了老年痴呆的地步,认出来这个女的就是勤诚信老总陈友信的老婆,亦或是情人?

    “找回来了,那些天杀的禽兽,”女子望着叶枫,感激的伸出了手,“今天早上,一个好心人打电话给我老公,说出了劫匪的位置,上午那四个人就被全部抓住,我儿子虽然受到了惊吓,可是一点事没有。”

    “这不关我的事情。”叶枫忍不住说道。

    “当然不关你的事,”女人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我现在才相信,这世上是有好心人的,比如那个报警的陌生人,还有你,帮助我把妈送到了医院,我当时忙的不知道东南西北,再找你的时候已经不见,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