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二十三节 见死不救
    “她是你亲戚?”

    方竹筠问到这里的时候,心中惴惴,生怕叶枫认真的点头说道,这是我表妹,我们青梅竹马的,虽然小姑娘年纪不大,浇的和落汤鸡一样,可是凭着方竹筠女人的直觉,这是个美人胚子。

    “不是,”叶枫摇头道:“她外地人,来到这里,钱包被偷了,本来准备露宿街头的,偏偏下大雨,我看到她可怜,就把她带到这里,对了,你叫什么?”

    听到叶枫这么解释,方竹筠还是信个十成十的,原来他们竟然还不认识,只不过对什么怜悯什么的托词,方竹筠还是有些嘀咕,街头的乞丐那么多,就不看你一个个接回来,多半还是什么英雄救美的心理在作怪。

    “我叫文静。”小姑娘望着方竹筠,闻到厨房的饭香,怯生生的说道,“叶大哥是好人,这位姐姐,你贵姓,叶大哥的女朋友吧?”

    方竹筠一听,对这个小姑娘好感大增,暗叹她果然比叶枫有眼光,嘴上浮出了一丝笑意,却只能说道:“你别听他瞎说,我和他只是同事。”

    叶枫本来想说,我可没有说什么,只不过话到嘴边,又觉得辩解又有点太着痕迹,仿佛一幅泼墨山水画突然画了个蚊子,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文静却是心灵乖巧,只是望着方竹筠说道:“这么漂亮的姐姐,要说没有男朋友,谁会相信呀,叶大哥,你。。。。。。”

    她显然已经认定,叶枫和这位竹筠姐姐有着比较亲密的关系,能不能留在这里,竹筠姐姐显然是个关键。

    “好了,好了,”叶枫赶快打断道:“竹筠,饭好了没有。”

    女人天生都有做媒婆的**,叶枫很怕不打断她,文静会好心的当一把月老,把嫦娥和孙悟空强行的牵在一起。

    “早好了。”方竹筠心情大好,一会的功夫,已经把饭菜端到桌上,文静吃起来可是一点都不文静,只是白饭就吃了三大腕。

    方竹筠看了好笑,本来想劝叶枫多吃点的,眼下看来大可不必,“彭静,你慢点吃,吃不够,我那还有面包。”

    一会的功夫,文静已经和方竹筠混的特熟,或许她是无意如此,亦或她是特意为之,但是以她的弱小,要想在s城生存下来,当然好动些心机。

    “竹筠姐做的饭真好吃。”

    “如果你喜欢,我可以天天做给你们吃。”方竹筠最后加了个你们,秋波一转,已经望向了叶枫。

    都说是秀色可餐,对面算是坐着一个半美女,文静可以算是半个,叶枫头也不抬,好像就算饭碗都比她们好看一些。

    “真的?我,我可以住在这里几天吗?”文静停下了碗筷,满怀欣喜的望着方竹筠。

    “不行,你明天就要回去,你没钱买车票,我可以帮你买,”叶枫终于抬起头来,摇头道:“这里已经太挤了。”

    方竹筠一怔,不知道为什么叶枫对文静这么冷淡,心中多少有些不满,可是人是他带回来的,自己总不能反客为主,强要把人留下来,再说除了文静这个名字,她对文静一无所知。

    文静低下头去,默默的扒着米饭,刚才兴高采烈的架势已经不见,方竹筠眼尖,看到一颗水珠落了下来,滴到米饭里面,却被文静不做声的吃了进去。、

    饭桌上一阵冷场,等到三人吃完饭后,文静抢先收拾了碗筷,快步的走向了厨房,只是脸上的泪痕让方竹筠看着心痛。

    “我来收拾吧,你是客人,怎么好让你洗碗。”方竹筠站了起来。

    “我报答不了你们什么,”文静声音中哽咽的让人辛酸,“吃了顿白饭,总要做点什么,竹筠姐,你就让我做点事情吧。”

    她眼泪汪汪的望着方竹筠,仿佛手里不是碗筷,而是炸药包,而她就是要去舍身炸碉堡的董存瑞!

    方竹筠怔了一下,“那好。”等到看到文静低头走进了厨房,这才望向叶枫道:“今天文静和我一个房间挤挤,你不要睡在客厅,不太方便。”

    叶枫只是点了下头,已经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好像他交的饭钱里面,还包含了佣工费用。

    方竹筠并不介意,男人,你不用指望他能做家务的,他的心思应该是在事业上,想到这里的时候,她已经到了厨房,文静听到脚步声,抬头望了她一眼,泪水已经断线珠子般的落了下来。

    叶枫坚持认为自己坐的很多,哪里的泥土不养人,你一个小姑娘,无亲无故的,无论是谁,只能照顾你一时,不能照顾你一世,你只有回到家里,那才是最让人放心的事情。

    只是他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耳朵却是不能闭上,隐约听到厨房中有着哽咽的哭声传来,不由有些皱眉,本以为女人的泪水和雨水一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来,谁也预测不了什么时候会停,却没有想到一会的功夫,小雨转大雨,大雨转暴雨,哭的有点惊天动地的气势,下一刻的功夫,房门一响,方竹筠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叶枫,我们要帮她。”方竹筠斩钉截铁的说道,口气中没有丝毫的犹豫。

    看着床上的叶枫眼睛都不睁开,方竹筠表现出少有的恼怒,“叶枫,我知道你是好人,可是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你虽然是好心,可是这样不分青红的把她送回去,那她还会再出来,她有一个上大学的大哥,还有一个轻微智障的弟弟。”

    叶枫叹口气,终于睁开了眼睛,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家总是越穷越生,越生越穷,这又不是资本主义,生个孩子有补贴的,“她说的你信?”

    “为什么不信。”方竹筠已经把一张纸仍在了他脸上,“这是文静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叶枫这才坐了起来,看了一眼,丢给了方竹筠,“我只上过高中,没有看过这玩意。”

    虽然是这么说,可是那所大学叶枫倒是听过的,那是一所北方很有名的学府。

    方竹筠差点气的晕了过去,“叶枫,你知道吗?文静她,她本来已经考上了大学,可是她家里再也供不起她,实际上她家是农村的,爸妈就靠那么一亩三分地的,已经吃不饱穿不暖的,她是不忍父母受苦,这才来到s城,希望能够打工赚钱,帮助哥哥上大学,让父母少吃些苦。”

    说到这里,姑娘眼圈有些发红,很是希望叶枫能说句真可怜的话,引发一下共鸣。

    叶枫却是又躺了下去,淡淡道:“你知道她这样中国人有多少?很抱歉,我能力有限,就算想帮都帮不上!”

    “叶枫,你真让我失望!”方竹筠终于忍耐不住,重重的摔了下房门,已经冲了出去。

    ———

    推荐更俗大大的都市作品《官商》,别的不说了,成绩摆在那儿呢,点击下面链接即可进入,谢谢!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