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十二节 五讲四美
    呵呵,请朋友们继续投推荐票,成绩上升的很快,墨武很高兴,再次感谢朋友们的大力支持,感动中。

    xxx

    这一切发生的很突然,而且很让人愕然。

    方竹筠呆立那里,和邓莎一样,都是震惊的脑袋一片空白,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她实在不能相信,平日看起来老鼠都不敢踩一脚的叶枫,出手看样竟然能打死老虎,只不过那硫酸显然是假的,陈明的脸肿的虽然很像猪头,但那是淤肿,而不是硫酸烧出来的,庆幸之余又有些埋怨,叶枫实在有点太冒险,只是一想到他冒险只为了自己,心头不由又涌上一股甜意。

    “清醒了?”叶枫盯着陈明,推了推眼镜,只不过眼镜后面的两点寒光射出来,就是眼镜片都不能挡住!

    陈明才要应是,突然记起来不能说话,只是点头,没有想到又是一记耳光闪了过来,陈明实在是欲哭无泪,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也不知道这位大爷到底想的是什么,这里仿佛是一场噩梦,十几个耳光打下来,他早就忘记了什么邓莎,忘记了什么山盟海誓,忘记了自己刚才才说的没有邓莎不能活下去,恰恰相反,他认为,现在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清醒了还不滚?”叶枫站了起来,拍了拍手掌,叹息一口气。

    他觉得自己反应很迟钝,没有想到比他反应迟钝的一抓一把。

    陈明醒悟过来,连连点头,目光中落出喜意,倏然站起,才向门口迈出去一步,后面一脚又踢了过来,陈明又是翻身滚在地上,一头撞在墙上,那一刻,几乎想死的心都有!

    只不过没有人想死,他刚才还以为没有邓莎天都要蹋下来一样,可是现在终于发现,地球缺了谁,都是照样转,老天爷没有了谁,都是照样过的好好的。

    突然看到叶枫望着满地的碎片,陈明不知道爹妈怎么把自己生的那么聪明,突然间福至心灵,脱下外套,把地上的瓶子碎片,水渍什么的擦的干干净净,像捧了个明朝花瓶一样,带着蒙娜丽莎般的神秘笑容,缓缓的走了出去,生怕滴下一滴水来。

    这一次,叶枫没有阻拦他,只是站在那里,望着陈明的背影,陈明只觉得一股寒意冲上了脊背,脑袋竟然特别清醒,走出房间,竟然还把房门随手带上,中国教育教了多少年,不得其法的五讲四美,突然奇迹般的灵魂附体,一股脑的回到陈明的体内。

    不过这也充分的说明那句话,棍棒出孝子,虽然没有什么科学验证,那还是很有实践基础的。

    一直到那个倒霉的陈明关上了房门,叶枫这才施施然的走到自己房间,无视两个美女看妖怪一样的眼神,带上了房门,伸了个懒腰,躺在了床上,拿出了那个万能的npc,按了两下,不知道为什么带了将近一年,总是有电,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充电器,如果手机使用这种充电器,估计生产充电器的厂家会倒闭一大半。

    只不过那边竟然没有人接,叶枫叹口气,陪伴自己一年的除了寂寞,就是那个什么隐者,那个人一直自称为隐者,他也没有问,也是跟着称呼!

    他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要去哪里,只是觉得这种日子过的很舒心,最少什么都不用想,有钱的时候就花,没钱的时候就饿着,可是,他从来没有饿着的时候。

    他发现自己好像能做很多事情,绝对不愁饿死,再说他要求很低,也没有理由饿死,他也很能打,白剥皮是s城城东的老大,身价过亿,坏事做绝,当然会担心报应,身旁的保镖用脚后跟来想,也是知道很能打。

    他们也有枪,谁都会认为他去找他们是找死,活的不耐烦,白剥皮也是一样,他正准备怎么修理突如其来的叶枫,才能让他有最大快感的时候,他蓦然发现自己突然达到快感的巅峰,他的大小便突然全部失禁!

    四个保镖转瞬被叶枫打残了三个,另外一个吓的自己给自己一棍子,只希望自己能快点晕过去,等到白剥皮掏出随身的手枪的时候,才发现腕子是断的。

    他才要说话,就被叶枫拧断了一条胳膊,他恐惧的望着叶枫的那张脸,几乎以为他是地狱来的使者,叶枫并没有用真面容出现,他懂得保护自己,也怕别人找到他麻烦,他只是稍微改装了一下脸型,加了两撇胡子,就发现自己好像都认不出自己,这难道也是与生俱来的?

    他最后并没有杀了白剥皮,虽然他知道,白剥皮这种人,死一万次都不够,可是他知道,活着的白剥皮比一个死的白剥皮要有用的多!

    ‘咚,咚,咚’房门几声轻响,方竹筠发现房门没锁,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她的脸色很正常,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叶枫,吃饭了没有?”

    叶枫摇摇头。

    “一块吃吧,”方竹筠望着叶枫,轻声道:“我做的菜够三个人吃的。”

    “可是我还没有交伙食费,这样不太好吧。”叶枫坐了起来,虽然这么说,已经向门外走去。

    方竹筠拉住他的衣袖,误解了他的意思,“叶枫,外边吃的没有营养,你的一千一百五十八块,交了一千块的房租,今天又出去找工作,一来一回的最多剩下一百多快,怎么能够支持到你找到工作?何况,就算你找到工作,薪水也是要最少一个月以后才能发的。”

    叶枫停下了脚步,回头望着方竹筠,眼中已经带了一丝感动,她无疑是个好女孩,也很能为别人着想,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随意的一句话,方竹筠竟然都是牢牢的记在心中,就算是他自己,现在都不知道口袋里面有多少钱!

    “你先在这吃饭,就先委屈一下,晚饭我多做一些,留一份,你如果中午回来,没有吃饭,可以热热,伙食费到时候可要补上。”方竹筠竭力想让自己的帮助看起来不像施舍,她只怕触动男人那根所谓敏感高傲的神经。

    “中午恐怕不能回来的,”叶枫笑了起来,“我找到工作了。”

    “真的?”方竹筠喜形于色,仿佛比自己做成一单还要兴奋,“我就说叶枫你一定行,在哪里,待遇怎么样?”

    “好像底薪一千,加业绩提成,”叶枫回想一下,记起了许舒婷给的待遇,“名字和开荒者就差一个字,叫做开拓者,那个总经理很看重我,说让我当销售副总监,可是我嫌太累,继续做我的业务员。”

    看着方竹筠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叶枫忍不住问道:“你不信?”

    “我,我,叶枫,我们先去吃饭,吃完饭再说。”方竹筠推了他一把,“这顿饭就算给祝贺你找到新工作,踏踏实实的做下去。”

    少女明显话中有话,叶枫只好点头,“谢谢,我会踏踏实实的做下去。”

    只是二人心中想的却是截然相反,一个想的是,叶枫现在被炒鱿鱼,肯定觉得没有面子,自己就不要在什么销售副总监的事情上戳穿他的谎言,只是希望他能够认真的把一份工作做下去,另外一个却想,唉,这年头,谎言总比真话容易让人相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