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十一节 梦想和现实
    呵呵,已经第六了,朋友们的支持是强大的,墨武感动中,多谢诸位了。手里还有推荐票票的朋友们还请投下了。呵呵。

    xxxx

    方竹筠下班赶回到住所的时候,头一回的觉得非常的期盼。

    她在下班之前,已经看了几次时间,以前的她总是走的很晚,为了求证一个客户的资料不遗余力,可是她今天却没有什么心思放在上面,她头一回觉得,上班,工作并不是她生活的全部。

    她觉得住所那仿佛已经是她的家,家中有一个等待她的男人。

    男人虽然还没有工作,却已经做好了可口的饭菜,等到她回来,然后说一句,辛苦了,她觉得那样的日子她很知足。

    这是一个物欲横流的都市,她却能够洁身自好,以她的美貌,想要一个条件不错的男人绝不是难事,可是她还是喜欢靠自己的一双手来打造属于自己的幸福,她想找一个喜欢的男人嫁给他,当然,她也希望那个男人是爱她的。

    不过她很快的发现,这一切不过是她的理想,或者是梦想。

    房门是反锁的,方竹筠怔了一下,打开房门的时候,手竟然有些颤抖,她实在很了解叶枫这个人,诚实,质朴,木讷,但是喜欢帮助人,可是他帮助人都是发自内心,而不是另有目的。

    方竹筠两个月的相处,喜欢他的地方很多,可是喜欢他的最大一点就是因为他和自己交往,完全是平等的对待,可是她又不了解他,她不了解为什么他会主动放弃一个很好的工作,不了解他为什么不知道发奋,为什么那么懒惰,更不了解他好像很无情,也无视自己的暗示,说走就走,就是联系方式都要换掉。

    所以她开门的时候很担心,担心叶枫突然又是一走了之,等到看到那行李还才屋子里面的时候,方竹筠舒了口长气,把买回来的菜放了下来,心中只是在想,叶枫找到工作没有,他这么久没有回来,是出去找工作呢,还是已经开始工作?

    “阿筠,我回来了,今天有什么好菜吃?”邓莎一回来,大吵大叫的望了一眼厨房的方向,看到方竹筠在坐在那里心不在焉的,不由问道:“阿筠,怎么了?你的那个同事呢,怎么没有和你一块回来?”

    “他可能出去找工作了,”方竹筠打起了精神,一想还可以电话联系,飞快的冲出厨房,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生怕再打叶枫的电话会停机,好在电话是通的,却没有人接,方竹筠有些担心,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喜欢那小子?”邓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突然问了一句。

    “你说什么呢,”方竹筠有些脸红,“他以前是我的一个同事,现在失业,做为朋友,我关心他一下不行吗?”

    “关心?看你失魂落魄的样子,魂丢了一样,”邓莎扳着她的肩头,“还不承认,小妮子,思春了吧。”

    “说的那么难听,”方竹筠涨红了脸,“以后你不要吃我做的饭了。”

    “那可不行,”邓莎慌忙求饶道:“那还不是要我的命,在公司吃的那叫什么饭?猪食还差不多,再不吃点我们大厨做的好菜,我可真的没有力气上班的。”

    “去择菜,”方竹筠吩咐道;“天天吃饭,不见你干活,我欠你的是吧。”

    邓莎‘噗哧’一笑,“没有看到你让叶枫去摘菜,到底好朋友和男朋友是不同的。”

    “不要乱说,”方竹筠有些不满,“把他吓跑了,我把你也赶出去。”

    邓莎吐吐舌头,笑了一下,突然听到敲门声,“阿筠,你的那个,那个同事回来了。”

    方竹筠擦擦手,飞快的奔到门口,心中却是疑惑不解,桌子上钥匙不见了,难道不是叶枫拿走的?

    打开里面的房门,隔着防盗门望过去,一个高头大马的男子立在那里,方竹筠一怔,“你找谁?”

    “邓莎在这里住吧?”那男子低声问道。

    “邓莎,找你。”方竹筠打开了房门。

    邓莎擦着双手走了出来,“谁会到这里找我,有事不会打电话吗?”看到那男子走了进来,突然脸色一变,尖声叫道:“阿筠,不要让他进来。”

    方竹筠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要关房门,那男子用力一推,方竹筠退后了两步,脸上不由有些变色。

    那男子瞪了方竹筠一眼,转瞬冷冷的盯着邓莎,“阿莎,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为什么躲着我?”

    邓莎却已经恢复了常态,“我躲着你?笑话,陈明,我们已经一刀两断,只是拜托你给双方留点面子好不好,大家好聚好散!”

    “不行,我们处了两年,你不能说分手就分手。”陈明眼中冒出怒火,“你必须给我交待清楚!”

    “交待什么,我不喜欢你,”邓莎不甘示弱道:“现在请你出去,谢谢。”

    “你敢再说一遍?”陈明突然不再强硬,浑身颤抖的带着哭腔道:“邓莎,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我。。。。。。”

    方竹筠听着也有些头痛,却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么矛盾,“陈明是吧,不如大家冷静一下。。。。。。。”

    她话未说完,陈明已经一声大吼,“关你什么事,”他双目寒光闪现,突然一把抓住了方竹筠的胳膊,左手却举起了一个瓶子,里面竟然是满满的液体,他的手有些发抖,液体不经意的溅出了几滴落在他手上,“邓莎,我不能没有你,我听你的话就是,我会努力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只求你不要离开我,不然,”他眼中凶光毕露,“我就用硫酸毁了她的容。”

    方竹筠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邓莎不和他好,他要毁自己的容,可是这时候已经来不及多想,现在自己只能自救:“陈明,你冷静一下,你要知道这种行为是犯法的!”

    “快把瓶子放下来,有事好商量!”邓莎也有些着急。

    “只要你答应不离开我,”陈明脸上露出喜色,“我就放下瓶子。”

    不等邓莎说话,一个声音已经冷冷的传了过来,“你现在滚出去,还来得及。”

    陈明吓了一跳,才回过头来,就看到一个拳头迅疾变大,转瞬惨叫一声,已经松开了抓住方竹筠的一只手,方竹筠却是又惊又喜,目光一闪,突然大叫道:“叶枫,小心硫酸!”

    叶枫只是一伸手,竟然已经把那个瓶子抢了过来,二话不说,一下子抡在陈明的脑袋上,只是听着‘咔嚓’一声响,瓶子破裂,液体四溅,浇的陈明一头一脸!

    邓莎一声惨叫,暗想这可是毁容的,捂住了双眼,方竹筠却是冲了过去,想要把叶枫给拉回来,只是手一伸出,却是抓了空,叶枫不退反进,一脚又踢了出去,陈明诺大的一个块头,几乎比叶枫高出一个头,却是毫无反抗之力,惨叫一声,已经摔到墙角!

    叶枫走到陈明面前,缓缓的蹲了下来,陈明双手直摇,“大哥饶命,我再也不敢的,我再也不敢的。”

    叶枫一记耳光抽了过去,反手又是一记,陈明脸颊顿时红肿,口中呜呜作响,“大爷,大爷,我求你放过我一马,我给你做牛做马!”

    “闭嘴!”叶枫冷冷的说了一句,吓的陈明一哆嗦,“大爷。”

    “啪”的一声大响,叶枫懒得再说,又是一个耳光抽了过来,陈明这才明白过来,死死的捂住自己的一张嘴,再也不敢发出一点声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