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第二节 佛曰
    公司的人都很奇怪,不知道这个陈总是不是憋了很久,亟待找人解决一下,都是不由为赵丹担心起来。

    赵丹只是进去了几分钟,就已经兴冲冲的走了出来,伸手拿着一张纸,兴冲冲的跑到叶枫的桌子前,“叶枫。。。。。。”

    “叶枫走了,”小王说道:“你进去的时候,他就走了。”

    “可是我还有五百块钱没有还他!”赵丹几乎哭了出来,“上次我妈住院的押金,还是他垫的钱。”

    “你打他手机呀。”小王慌忙道。

    “你拨打的手机已欠费,”赵丹呆呆的听着这个提示,不知所措,手中拿的正是公司正式聘用的合同。

    xxx

    叶枫走出了大楼,舒了口气,伸手把手中的零碎扔到了垃圾桶,拍了拍手掌,喃喃自语道:“才两个月,唉。”

    “叶枫!”一个娇脆的声音响在他身后,清悦动耳。

    叶枫叹口气,转过头来,望着俏生生立着方竹筠,“什么事,来安慰我?”

    “呸!”方竹筠轻啐了一口,秀脸微红,“怎么走的时候,不找同事聚一聚?”

    “你请客?”叶枫撇撇嘴,“快回去吧,不然按照公司的第三十一条守则,会当作旷工处理的。”

    “你不能请我?”方竹筠鼓起了勇气,大胆的暗示,就算是聋子都能听出她的言外之意。

    叶枫苦笑摇头,“有机会再说吧,现在我要考虑找处住的地方,”掏出兜里的钞票,连个皮夹子都没有,数了一下,“一千一百五十八块,这是我的全部家当,工资要十五天内结算,随便找个房间都要五百块以上,唉。”

    他叹息了一声,却用眼睛的余光暼了一眼方竹筠,扯下了破旧的领带,解开了衣领,露出了洗的发黄的衣领。

    “你找不到住的地方?”方竹筠秀眸一闪,无视他的小动作,“我那租的三室两厅,有一个同伴,一千五一个月,有一间是空的,算你三百块好了。”

    “不行,”叶枫慌忙摇头,“我不习惯。”

    方竹筠脸上闪过失望,“那你有什么打算?”

    “还不是再去找一家做销售,”叶枫叹息一声,很是郁闷的样子,“我文凭不高,除了销售能做什么?”

    他转过身去,低声道:“你自己保重,就当从来没见过我好了。”

    “叶枫!”方竹筠大叫一声。

    叶枫止住了脚步,却没有转身。

    “你这么聪明,只要不放弃,肯定会有出息的,”方竹筠直接,“可是你为什么这么懒,为什么不知道自己去争取机会,你知道吗,我给你的那套销售方案,那可是我这两年的心血,你只要好好看,那两个省区虽然不算肥肉,做几单绝对不是难事,可是你看看,”

    方竹筠绕到叶枫的身前,伸手一举那个方案,翻了一下,“这里几页我是特意黏着的,却一点没有损坏,你根本是翻都没有翻。”

    叶枫一怔,竟然说不出话来,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个方竹筠竟然这么细心,而且这么关心他,或许,关心一个人是因为爱?叶枫脑海中闪出了一个人的话来,慌忙摇摇头,驱逐了这个可怕的念头!

    “我没有这个天分,”叶枫只要苦笑道:“方竹筠,谢谢你的好心,只不过我这人不喜欢约束,能不能请你放过我?”

    “放过你?”方竹筠轻咬朱唇,本来鼓励的目光有些一丝怒意,“你是说我缠着你是吧,好,算我下贱,叶枫,你好样的,你记住你说的!”

    方竹筠实在气的语无伦次,用力一跺脚,愤愤的走向了办公大楼,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怒气不消,狠狠的把本子丢在桌子上,‘啪’的一声大响!

    赵丹小心翼翼的凑了过来,“竹筠,看到叶枫了没有?”

    “没看到,你当他死了好了。”方竹筠余怒未消。

    “可是我要还他钱,”赵丹显然很诚实,“我还要谢谢他。”

    “谢他干什么,这个人属狗的,专咬吕洞宾!”方竹筠回了一句,“你小心他见到你,乱咬一气。”

    赵丹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愤怒,还是带着感激说道:“刚才陈总说,本来这次公司招的两个人实习员工,正式聘用只有一个,留下的机会是叶枫的,可是他执意让给我,陈总还说,让我找到叶枫,好好谢谢他。”

    小姑娘知道找工作不易,已经忘记了陈总的用心不良,却不知道陈总的用意不是让她找叶枫道谢,而是暗示叶枫,自己已经照着吩咐做,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不相欠。

    方竹筠一愣,“你说的是真的?那快打他的电话。”

    “可是他的电话打不通,是欠费的,”赵丹语带哭腔,“刚才我出去找了,没有看到他。”

    小姑娘想起那天,叶枫掏出五百块眉头都不皱一下,垫付了押金,自己的电话却是没钱充值,更是内疚!

    “什么?”方竹筠慌忙掏出手机,拨了两个按键,已经拨出了电话号码,如果有用心的会知道,这是一种直播方式,通常用于亲人和经常联系的好朋友!

    “你打的电话已欠费,”那头传来营运公司温柔又冷酷的声调,方竹筠听了,手机滑落到桌面,竟然是茫然不知。

    如果叶枫不联系自己,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再也碰不到他?姑娘心中突然一酸,想起了以前听得的一句话。

    佛曰,百年修得同舟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自己和他难道这么缘浅,只有匆匆的两个月相识?!

    xxx

    叶枫望着方竹筠走入了办公大楼,这才转过身来,耸耸肩,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伸手掏出一个古怪的东西,方方正正,好像个mp3的东西,只是才拿出来,没有等他按一下,上面一个红色的指示灯已经一闪一闪的,叶枫嘟囔一句,放到了耳边,头一句就是,“我拜托你老人家,不要老烦我,行不行?”

    那面传来声音有些苍老,刻板生硬,却好像还有一丝笑意,“难道你又被炒了,我说你被炒鱿鱼,也不用把气头发在我身上吧?!”

    “每次我被炒鱿鱼,你都是第一个时间来问候,你是不是诚心想让我k你一顿?”叶枫压低了声音,意带威胁。

    “陈方,哦,你尊敬的陈总的弱点,一切把柄我都告诉了你,你如果把握这些,都不能保住这个职位,”那面的声音悠然道:“我除了用你脑袋进水来形容,实在无话可说。”

    “你他。。。。。。”叶枫本来想爆出口,还是没有骂出来,他好像不会骂人,他本来平日是个很和善的人,方竹筠就是因为他两个月不说一句粗话,才悄悄喜欢上的他,“我就是喜欢被炒,你能把我怎么样?”语音一顿,“最近有什么好消息没有,比如阁下月经不调,更年期到了什么的,如果那样,阁下可以休息半月十天的,不要过来天天陪我聊天的。”

    那面的声音还是平平淡淡,“恒生指数今天暴涨,我昨天已经告诉你,你只要随意拣一只买,就可以顶上在这破公司两年的薪水,你不信,我有什么办法!”

    “信你个大头鬼,”叶枫嘟囔了一句,“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一共一千多的资产,缴房租都是要考虑拣个便宜的,你是居心不良,想让我的钱打水漂,看笑话是吧?”

    “我可以借你钱,”那个声音淡淡道:“赔了算我的,赚了是你的,几千万都行,只要你给我一个账号,十分钟后钱就会到。”

    “你有病?”叶枫差点没有哭了出来。

    “我没病,我有钱而已。”那个声音回了过来,“要不要考虑一下,指数还会涨,只不过赚的少些。”

    “考虑个球!”叶枫回了一句,用手按了一下按钮,闭了通讯,嘟囔道:“什么隐者,犯贱还差不多,这么说都不走,真怀疑是不是人!”

    xxxx

    新书需要推荐支持,谢谢。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