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灵体入剑
    第二天清晨,虞恨情早早起床,选了一处安静且又不受其他魔兽影响的地方开始练功,此时天虽到了白昼时辰但依旧漆黑一片。

    既然决定了要去结契认主那必定逃不过与燕千水一战,不练练功的话身体怕开始生锈不灵便,可就算练了,她也没多大把握能够胜得了燕千水的灵体,生前他有强,死后也不会差到哪儿。

    真叫人费心……

    在她忧心忡忡之际,千梓尘不知何时来了此地,她一抬眼边看见千梓尘负手而立正看着她。

    千梓尘在虞恨情练功之时便来了,他在一旁观了一会儿,发现这几日虞恨情心法长进,武功体术稍有退步,看来回头得督促她练武功了。

    “嬴师侄这么早就起来了?”虞恨情收剑问道。

    千梓尘轻轻地“嗯”了一声,随后又道:“师叔在练剑备战么?”

    一提到此事虞恨情又犯愁了,道:“是啊,不趁有时间多练练怕是会吃点苦头。”

    “师叔,你来,在下且传你一点真气功法,到时候也好应战。”

    “这……”虞恨情没理由接受,颇有为难之处。

    “这是在下能为师叔尽的绵薄之力,师叔不必介怀。”千梓尘道。

    虞恨情想了想,答应道:“那就多谢师侄了。”

    两人就地盘腿而坐,千梓尘坐在虞恨情身后,运功将真气法力聚于两手掌心之内,他提前打通了虞恨情体内的所有穴脉可使真气法力贯彻全身,好在虞恨情早先修过仙法,妖驱之体也并没有出现过反噬或是排斥现象,这才便于他传仙界法气给她。

    在法气入体的同时,虞恨情这才发现嬴如冰的法力很深厚也很强甚至超越了他的师傅河熠师兄。

    好生奇怪,徒弟如此厉害,依大师兄高傲的性子来看,怎么会从未在他人面前提起过。

    待到练完功之后,虞恨情马上开始调息,将千梓尘的法气与自己体内的仙、妖气息调和,这下可得花些时间使两种气息融合,仙、妖之气也是阴阳两道,融合不恰,易当遭受反噬或是气息排斥相冲,轻则筋脉寸断法力全失,重则七窍流血而亡。

    千梓尘怕会出闪失一直给她护法不曾有半点松懈。

    好在一个时辰过去后,虞恨情满头大汗的顺利调息成功,起初有点不适应,慢慢的便好了。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远方的星夜逐渐变为一抹鱼肚白,亡灵山短暂的白昼正在到来。

    一个人型魔兽从天而降落在两人面前,道:“二位贵客,族长有请。”

    二人对视一眼,随那人型魔兽而去。

    一进到木屋正见净爷爷在擦拭着骨神剑,见二人到来才把手中之剑放下。

    “净爷爷。”虞恨情礼貌性的喊了一声。

    “嗯。”

    净爷爷应了一声又去里屋抱了个用骨头制成的笼子出来,净爷爷将笼子放下,又对虞恨情道:“丫头,你上次来可忘了个‘东西’在此。”

    虞恨情疑惑道:“忘了东西?是何物?”

    净爷爷笑了笑,将笼子打开,这时一个白色的小东西跑了出来,由于天生没有眼睛看不见事物只能在屋内横冲直撞,最后一头栽到了千梓尘脚下。

    
    它害怕的退了几步,这时虞恨情惊喜的声音传来:“是那只亡灵骷髅的幼崽?”

    小东西终于冷静下来,感受了熟悉的气息突然兴奋地朝着虞恨情的方向奔去,虞恨情伸手将它抱在怀里,摸了摸它光溜溜的脑袋。

    “净爷爷你不将它到来我怕是想不起来。”虞恨情道。

    “你不在的时候这小东西想你想得紧,怕它惹事就关在笼子里等你回来呢,你至今未给他取名字,今日便取个吧。”

    虞恨情看了看小幼崽,喃喃道:“取什么好呢……”

    “旺财?”

    “……”

    “二狗子?”

    “……”

    “怎么听着都像狗呢……”

    思索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名字:“嗯……你以后就叫灵宝吧,刚好跟炎宝那个大家伙‘凑成一对’。”

    比起“旺财”和“二狗子”小东西更喜欢“灵宝”这个名字。

    净爷爷又道:“这次不仅仅是为了灵宝的事,关于骨神剑之事丫头你有何打算?”

    “我打算一试。”

    净爷爷也料想到她的答案,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

    就知道这丫头不会妥协,幸好他准备了两件东西给她,到时候也用得着。

    “你可做好准备了?”净爷爷面色略显凝重的问道。

    虞恨情也像是下定了决心,道:“明日决战。”

    虞恨情本想在多练几天,可无奈时间紧迫,眼看又要到了天尊毒发的时日,她还得去赴虞弑夜之约。

    但是天尊交给她的任务也绝不能失败!

    虞恨情修炼了一整天的功法,夜晚只睡了两个时辰也孜孜不倦,也就这样终于迎来了第二天的黎明。

    她早早来到净爷爷屋内,那时千梓尘和星明也已经到了,不知为何她心中总有他们是来为她送行的感觉,然而真是如此。

    “来了我们就开始吧。”净爷爷道。

    “好。”

    骨神剑至今的主人不仅是灵体还是在剑内,所以只有将外界之人的灵体从肉身分离引入剑内从而进入剑的神识中,之后必须加以封印以防骨神剑暴走伤人性命。

    净爷爷预先为虞恨情准备了一颗回灵丹,无论是肉身还是灵体都可带进神识内,若有不测吃了这回灵丹净爷爷第一时间便可感应到灵体的情况及时解除封印将灵体拉回外界。

    虞恨情将回灵丹好生保管,接着净爷爷便用邪力将虞恨情的灵体从额前引出,灵体离开肉身的一瞬间,肉身便停止了心跳脉搏“死”了过去。

    千梓尘很快接住虞恨情即将倒下的肉身,横腰抱起将肉身安置在里屋事先准备好的玄冰棺中,可保肉身千年不腐。

    千梓尘刚从里屋出来,不想心脉猛然一桶血气逆行,“噗!”地一声鲜血喷出,净爷爷和星明大吃一惊连忙过去察看千梓尘的伤势。

    ……

    虞恨情不知自己此时身在何处,只感觉到有热风吹拂而过,风中带有细小的沙砾,磨得她脸颊微疼,周围温度越来越高,让人汗流浃背。

    她尝试着睁开眼睛,刺眼的光芒直射而来,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用手在眼前挡了挡面前的光芒,之后才能完全睁开。

    一看,满眼黄沙。万里无云的天空之上只挂有一颗灼热耀眼的太阳,阳光将脚下沙砾照得金光闪闪仿佛来到了黄金之海。

    这里是……沙漠?

    虞恨情诧异的看着眼前的沙漠之景,一时摸不着头脑。

    “叮铃——”

    远处忽然传来了声响,听着像是铃铛的声音。

    “叮铃——”

    铃铛声不断传来,虞恨情不由自主的寻声而去,终于来到了一片沙丘之上,这时,她突然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

    那铃铛声的来源是从一个正在风中翩翩起舞的绝美女子身上身上传来的,她身着只有在西北边塞才能看见的纱织衣裙,柔美的黑发就这样披散至腰间,随着她一个优雅的转身,那黑发在风中飞旋,何等的勾人心弦,她小巧洁白的两只脚踝上各系了一个金色的铃铛,叮铃作响像是在为她风情万种的舞姿奏乐,她如玉兰般可爱玲珑的小脸上一直带着迷人的笑容,好似一个俏皮的精灵。

    她正为一个男子起舞,那男子背对着虞恨情,只能看见他身着一身黑色锦衣,发丝只有一条红色的头绳捆绑,他静静的看着女子跳舞像是没察觉到虞恨情的到来。

    铃铛声停止,女子停下了她的动作,而是转眼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虞恨情,并对她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

    虞恨情一愣神。

    “我还以为永远不会再有人来到这片神识之内,没想到居然来了一个小丫头。”一个少年音传来,是那男子所言。

    “你是……燕千水?”

    =====================

    某蝙蝠:蝙蝠的手机差点又要被……倒霉透了。

    蝙蝠昨天中午买完午饭准备回寝室的时候,刚好在给朋友打电话,电话还没打通,我就看见前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身影也看见我了。

    卧槽!是班主任!班主任!!班主任!!!

    之后蝙蝠赶快把手机藏着转身躲了一家炸鸡小吃店里。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老板我进来躲一下,我手机被我班主任看见了她不知道我有手机,我先躲一下!”

    老板同意让我躲躲。

    然后班主任和她的老闺蜜一起到店里问:

    班主任:“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女生进来了?”

    老板:“没有啊,没看到。”

    老板谢谢你啊!

    班主任还在店外守株待兔,我还多躲了一会儿等人真的走了才出来。

    蝙蝠以为肯定又惨了,没想到班主任到学校居然啥都没说?!

    好险……(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