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魔王千水
    洪荒时期,七界天无黑夜唯有白昼相伴,人心善美不曾有恶,那时有一修仙之士认为人心之内必有所恶,至此心生邪念,修邪魔外道,不知那邪道为何道,修士以此道引诱人之恶念称为心魔,使人杀伐、嗜血、欺骗、贪婪……纵使残杀一切生灵,短短百年怨气冲天,致使白昼污黑半边,从今往后黑夜有此诞生,阴气至盛乃是妖魔鬼物之所喜。

    上古魔王燕千水因此也被称黑暗之神。

    不想骨神剑的原主竟是那燕千水。虞恨情又开始头疼了。

    嗯?骨剑?燕千水?

    虞恨情心里突然有了个料想,这把骨神剑,该不会是那把剑吧?

    见虞恨情瞧了眼骨神剑脸上又出现了微微惊讶的表情,净爷爷也猜到她在想什么了,道:“这把剑就是正是那把邪剑。”

    虞恨情又一次大惊:“当镇?!”

    传闻燕千水喜爱兵器刀刃所以用邪魔之气怨魂之灵打造出了不少兵器,其中有一把骨剑据说是燕千水用他爱人的尸骨所铸成的,并以此斩杀了七界千名能人异士包括神官。

    虞恨情这下只觉得手中的“山芋”更烫了。

    这时千梓尘又陷入了沉思。

    骨神剑至邪,修炼不当很容易被心魔所控走火入魔,若是落入了心术不正之人手中有将是一个棘手的大麻烦,眼下只有结契认主先下手为强。

    此剑既是虞恨情的也只能让她与燕千水一战,战胜自是最好,就算战败也是一场修行历练,只是要多花些精力来保藏骨神剑。

    做好打算,千梓尘道:“师……叔,在下认为我们姑且一试,我们大可不必多想,只需知道该如何战胜燕千水与骨神剑结契认主便罢,若担心剑之邪气,加以封印便不会受太大影响。”

    虞恨情认真思考了千梓尘的提议,嬴师侄说的对,她这此只需结契认主并不深修,到时认主过后封印也是轻而易举,之后的事告知天尊之后再从长计议。

    只是……

    星明拉了拉虞恨情的衣袖,问道:“媳妇你有把握能打赢那个什么大魔王吗?”

    虞恨情愁眉不展,道:“这正是我担心的问题啊。”

    见夜色已深,净爷爷打断了此次的商议,道:“好了好了,有事等明天再议吧,你们不辞辛苦来到亡灵山想必也累了,我已叫人给你们三人收拾了房间早些歇息吧。”

    净爷爷如此说了他们也不好再多做逗留,事后等到夜半三更人型魔兽才到了睡眠时间,整个部落族群渐渐步入安宁。

    去往暂住的地方时,一路上又不少族人的目光纷纷向他们射来,尤其是星明和千梓尘,虞恨情他们先前早已认识,但对于这一魔物一仙君的两人着实好奇在意,也不知他们来此是为何。

    星明一路上也瞧着这些神色各异的人型魔兽,心里发毛,对虞恨情道:“哎媳妇,我怎么觉得这些长得奇奇怪怪的家伙才是一副想要把我们吃干抹净的样子。”

    “……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本来就是嘛……”

    ……

    梵泪湘收到妖界公主独孤敏月的私信之后便按照约定来到幽会目的地,是一片六界早已荒废不问的蛮荒地。

    梵泪湘头披银白披风,吩咐侍女素雪在周围看护,才来见敏月。

    敏月不似梵泪湘那般藏头露尾鬼鬼祟祟的来,依旧是那身俏丽的粉红衣裙。

    梵泪湘见到人这才以真面目示人,道:“你命人写私信于我,到底所为何事?”

    敏月抿嘴一笑,道:“当然是为了对付一个小贱人了。”

    梵泪湘心里已知晓是谁,道:“你是说……”

    “就是虞恨情那个贱人!我恨她抢了我的丈夫还害我孩儿夭折腹中!”敏月说着脸色狰狞,眼底乃是藏不住的杀意。

    梵泪湘闻言神色一惊,问道:“抢了你的丈夫,这是何意?”

    敏月嘲讽似的“呵”了一声,收回方才的狰狞之色:“我与我丈夫自幼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自从小贱人来之后便整天勾引他魂不守舍,好不容易我丈夫弃了她,那贱人心有不甘狠心将身怀六甲的我推倒在地,害我失去了孩子,此仇不报我真是愧对我那可怜的孩儿。”

    梵泪湘却也没想到她们竟有如此恩怨,道:“那虞恨情居然如此歹毒,本公主怎能容忍这等心机城府的女人留在天尊身边?!”

    敏月闻言笑道:“所以我们才要联手。”

    梵泪湘此时还是有些犹豫,这独孤敏月可是妖界之人,与她私自联手便是叛逆之罪,她可是仙界的大公主,怎么能……

    察觉出了梵泪湘脸上的犹豫之色,敏月也不急,突然道:“大公主,我听说那贱人住在了寒仙天尊的宫殿里,这两人朝夕相处的可难保不会发生些什么…不该发生的事。”

    闻言,梵泪湘有些动容了,这时又听敏月道:“不止呢,我想那贱人定是也想勾引天尊,若大公主日后与天尊生儿育女,哟,会不会……”

    “我答应你!”未等敏月话完,梵泪湘就绷不住了,果断答应了敏月的要求。

    敏月得意一笑。

    确实,那虞恨情如今与一大哥朝夕相处日夜相伴,就连她作为一大哥曾经的妻子都没来得及和他恩爱缠绵如胶似漆,突然发生了那件事她肉身被毁,仙灵被封,就这样白白让人钻了空子,如何能甘心?

    况且,她的计划,也绝不能因为虞恨情出一点差错……

    “很好。”

    “我们该怎么做?虞恨情身边如今有天尊相守,怕是不好动手。”梵泪湘道。

    “动不了她难不成我们动不了别人了?”

    “谁?”

    ……

    两人密谋过后,梵泪湘与素雪神不知鬼不觉的又回了仙界。

    进寝殿后,素雪为她脱去了披风,替殿里点上了好闻幽雅的熏香,梵泪湘躺在贵妃椅上沉默不语。

    待到素雪端了杯清茶来后,梵泪湘才开口问道:“我上次吩咐你去取得东西为何还没取来?”

    素雪一惊,急忙将头低下,慌张道:“公主恕罪,奴婢前天日子去圣婴宫问过了注生娘娘了,说东西还要等上一等。”

    梵泪湘压制住胸腔燃烧的怒火,问道:“还要等多久?!”

    素雪战战兢兢地答道:“少则半月,多则一月。”

    “再去圣婴宫催一声,东西……一定要快!”

    ===================

    某蝙蝠:蝙蝠这三天都在考试嗷,可能要再等两天继续更新,今天考完语文和政治,明天考数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