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相伴而行
    两个大男人在……亲吻?!

    虞恨情只觉得自己的眼睛辣辣的……

    她一直都不知道,星明居然会有断袖之癖,若是真是这样……

    简直是太好了!省的那个臭小子成天到晚的轻薄她。

    千梓尘很快“复活”过来,那双眼眸中迸射出了前所未有的杀气。

    星明被吓得身躯一颤,小心翼翼的从全身散发煞气的千梓尘身上起来。

    星明淹了口唾沫。他为什么有种自己快要死了的感觉?!

    千梓尘缓缓的起了身,如同一座巍峨的大山矗立在星明面前,满脸的黑线,哪里还有方才初见时的半死不活,就可以看出他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

    星明颤颤的望着千梓尘,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跑!

    星明当下立断,撒开脚丫子就跑。

    虞恨情赶忙喊着:“喂!你小子去哪儿啊?”

    下一秒只听星明的声音从远方传来:“逃命啊!”

    虞恨情半懵道:“啊?什么逃命?”

    扭头一看,正好看着千梓尘臭的不行的脸色……她一瞬间好像明白了。

    霎时,千梓尘身形一闪,迅速追去。

    星明急得满头大汗。妈耶,他刚刚都做了些什么啊?渡真气有别的方法为什么他要跟那个野男人嘴对嘴?他真是傻了,才会干出这档子蠢事,要是被他人说了去,他还怎么混啊?

    跑着跑着,星明顿时发现自己正在原地踏步,回头一看,身后便站着刚刚被他非礼的野男人,正抓着他的后领子。

    千梓尘千年的修为功力抓个毛孩子,根本不费九牛二虎之力。

    这个放肆大胆的臭小子,竟然敢亲他?!原本听到虞恨情说要渡真气的时候他心里还暗自窃喜或许真是虞恨情来跟他“亲密接触”,未曾想偷鸡不成蚀把米!

    还好他现在易容了,不然,整个六界又要如何看他?

    话说,他刚刚就觉得奇怪,这个小子渡给他的真气,似乎不像是仙灵二界之人,也不像修道之人,更像是……不,先看看再说。

    星明一见自己跑不了,选择了求饶:“大哥,对不住啊,我不是故意亲你的!你看你刚才都要死了,要不是我,你估计还躺在地上呢!”

    千梓尘听了怒气非但没有减少,整个人都火山爆发了:“怎么说我还得谢谢你了?”

    星明没脸没皮道:“那可不,唉,我有媳妇了,肯定是对你负不了责了,你一个黄花大闺女……不是不是,翩翩公子,玉树临风,一定可以找个更好的男人相伴一生哒。”

    星明话完,千梓尘拔剑出鞘。

    星明吓得赶紧握住千梓尘拿剑的那只手,道:“别别别,大哥你淡定,刀剑无眼!”

    虞恨情也从后方赶了过来,正好看见千梓尘拎小鸡似的拎着星明,另一种还拿着剑。

    不等她开口,星明一见虞恨情仿佛见到了救星,大喊道:“媳妇救我啊!你、你夫君快被人给杀了,咱俩还没成亲还没生娃,这下你得守寡了。”

    虞恨情本想替星明求饶,结果他的话顿时让她放弃了这个想法。

    她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对千梓尘道:“公子你随意。”

    星明马上慌了,什么情况?媳妇竟然眼也不眨的就把他卖了?!

    “媳妇媳妇,我错了我错了……”星明开始委屈巴巴的看着她道。

    看见星明那小狗般的眼神,虞恨情终究是狠不下心,硬着头皮去跟千梓尘道歉:“公子我看不如算了吧,他年纪还小,当才所做的失礼之事他也并无恶意,还请公子看在他不懂事的份上,既往不咎吧,我们二人发誓绝不将此事宣扬出去。”

    千梓尘冷静下来,看了眼虞恨情又看了看星明,抓着星明后领子的手也松了下来,随后将剑收回剑鞘之中,也代表他放过了星明。

    虞恨情一喜,道谢:“多谢公子!”

    虞恨情拉过星明,道:“小女虞恨情,这是……我弟弟星明,敢问公子怎么称呼?”

    听到星明的名字,千梓尘浑身一愣,但他很快镇定下来,没让他们察觉到异常。

    千梓尘想了想,现在他易容了自然不可用真名,便随便取了个名字。

    他薄唇轻启:“在下,嬴如冰。”

    虞恨情礼貌性的招呼道:“嬴公子。”

    星明见两人相谈甚欢的样子,扯了扯虞恨情的衣角,道:“媳妇刚刚谢谢你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还要赶路呢。”

    星明真的是不想再看见了嬴如冰了,他觉得自己以后睡觉做梦都会做噩梦!

    “那,嬴公子,我们姐弟二人,先告辞了。”虞恨情道。

    一趟他们要走,千梓尘突然道:“两位是前去亡灵山么?”

    闻言,两人同时一惊,心里异口同声道:“他怎么知道?”

    “哦,你们不必惊慌,在下也是要前去亡灵山,既然我们目的地相同,不如一同前去。”

    虞恨情与星明对视了几秒,开始了眼神交流。

    星明:真要这个嬴公子跟我们一起去么?

    虞恨情:这……我也不清楚。

    星明:怎么办,我好害怕……

    虞恨情:你怕什么?看这个公子也不像是坏人,反正我们到了亡灵山也是各去各的,多一个人少不一个人也一样啊。

    星明:啊……可是我……

    虞恨情:好了好了,你才对人家做了不可描述之事,现在拒绝也不太好吧,就一起去吧了

    星明:啥?不可描述之事?!

    虞恨情做完了心里挣扎,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走吧。”

    星明再次叫苦。

    千梓尘嘴角笑意更浓,计划成功。

    就这样,相伴而行的三人,正尴尬的走在路上,一前一后。

    星明和虞恨情走在前面,千梓尘刻意放慢了脚步,走在两人身后,正在观察他们。

    虞恨情并未察觉到什么,倒是她身旁的星明,冷汗直冒。

    那个嬴如冰……他为什么要一直盯着他看?!一直盯着他看!!!

    怎么办他突然好慌张啊……

    星明突发奇想,不会是因为一个吻就真的要以身相许吧?不不不,他是一个直的,是一个把儿长大粗的直男!不管那个嬴如冰怎么纠缠他,他都不会娶他的!哼!╯^╰

    千梓尘的眼神落在了身子微微颤抖的星明身上。

    星明……他没想错的话,星明应该是一个女子,而且就住在他的玦天宫,是虞恨情的故人,而现在,这个星明又突然变成了一个少年,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不仅仅是奇怪星明的性别,更让千梓尘在意的是,从星明的真气上来看,与妖魔气息很是相仿,又见她跟虞恨情走的相近,他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女子星明,不是妖就是魔。

    紧着这,千梓尘又看向了虞恨情。

    为什么她从来没跟他提过?还故意隐瞒了星明的身份。

    看来,回去得好好查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