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亲密接触
    望着回银潇洒离去的身影,星明气哄哄的撇脸走去。

    回到玦天宫便到处寻找虞恨情的身影。

    清净的竹林处,虞恨情和千梓尘盘腿相对而坐,正在修炼。

    千梓尘闭着眼眸,如同一座雕塑般稳重丝毫不收外界的影响。

    因为虞恨情先前不适应玦天宫长期以来的黑夜环境,千梓尘就重新施法让玦天宫有着像人间一般的日月变化。

    此时,应快到了午后。

    午后的太阳不比正午的阳光有所减小,和煦金光的阳光逐渐铺撒在二人的身上,几缕背对着千梓尘高大的身影照射过来,让他整个人仿佛都处在朦胧的幻境之中。

    完美无瑕的脸庞棱角分明,他禁闭着美丽的丹凤眼,让人产生一种想去探寻那浓密羽扇般的睫毛下,是何种让人沉沦的景色。????虞恨情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绝世美男,不禁看的出神。

    她缓缓的伸出不安分的右手,右手挽上的覆天佛珠被阳光照得发出微弱的光芒。

    就在她的手快碰到千梓尘那红润性感的薄唇时,那薄唇突然张开。

    千梓尘清魅的声音随即而来:“你在做什么?”

    虞恨情还处在自己的世界,傻傻的回了一句:“看你是不是真的……”

    听她这么一说,千梓尘心里起了一丝玩味,道:“是吗?那你,摸摸看?”

    虞恨情的小手下意识的抚上千梓尘精致俊美的脸颊。

    回过神来之后,手指触碰到的光滑触感顿时变成了一个烫手山芋,吓得虞恨情立马缩了回来。

    “啊!”虞恨情为自己的行为惊鄂了一把。

    “我、我、望天尊恕罪!”虞恨情开始手足无措起来。

    她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吗?怎么会……把天尊给轻薄了?!完了完了,这下她要死了。

    千梓尘看着她的囧样,嘴边勾起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笑意。

    “修炼心法,最重要的,是专心,你方才出神这么久,一会起身的时候,腿会麻木。”

    果不其然,虞恨情一起身,双腿便是一阵酸痛麻木感袭来。

    她娇小的身子仿佛失去了平衡般直直向千梓尘倒去。

    “啊!”

    她惨叫一声,禁闭着双眼。

    然而,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她的身下并不是冰冷的地面,而是一具坚实的怀抱。

    虞恨情微微起身,急忙查看被她压在身下的千梓尘,两人头同时一抬接着一偏。

    虞恨情的粉唇亲密的擦过了千梓尘的薄唇。

    两人接着一愣。

    虞恨情的小脸,此刻已经烧红。

    她、她、她在干些什么呀?!估计这下,她不死也得残……

    与此同时,千梓尘也被两人的亲密接触一时大脑空白。

    而他内心深处那颗冰冻千年的心,开始逐渐融化,全身的寒冷之气也少了许多。

    看着面前的小美人羞涩的模样,让他觉得可爱极了,小小粉嫩的唇瓣,柔软的像甜水,千梓尘一时口干舌燥。

    虞恨情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正想起身,不料千梓尘却将她紧紧牢固在他的怀抱,虞恨情竟动弹不得。

    “天尊……”

    “嘘……别动……”

    说着千梓尘,腾出另一只手,修长好看的手指挑起来虞恨情洁白的下颚,手不自觉的抚摸着她的粉唇。

    头微微抬起,准确无误的捕捉上去。

    虞恨情整个人都像是被惊炸到了天边去。

    天尊……在、在吻她?!

    狭长的丹凤眼盯着她傻掉的可爱表情,正想更进一步时,一道欢快的声音在两人耳边传来。

    “媳~妇~媳妇你在哪儿?”星明蹦哒着跑了过来。

    好死不死正好看见虞恨情和千梓尘以一个诡异的姿势躺在花丛草坪中。

    为啥媳妇会趴在千梓尘的身上?

    额……这个体位,难道不应该是男在上么?他媳妇什么时候这么勇猛了,连那个靠近他一尺都会被冷成冰的千梓尘都敢扑倒?!

    额……他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呸!什么啊,那是他媳妇好不好?!什么时候轮得到别的男人非礼了!

    虽然他打不过千梓尘。。。。

    虞恨情听见星明的声音顿时清醒过来,连忙起了身,这次终于站稳了脚步。

    星明这小子怎么来了?

    那他当才岂不是都看见了?

    看见虞恨情囧样,星明自然也猜到她在想什么。

    星明轻咳了一声,道:“咳咳,我什么都没看见。”

    被打扰到兴致的千梓尘,脸色一黑,美眸带着一丝寒意的看向了星明。

    星明顿时觉得后背一凉,打了个寒颤。

    迫于千梓尘的淫、威之下,小爷…就当放过他好了。

    虞恨情拉了拉星明的衣袖,小声道:“你怎么来了?”

    星明嘴欠的回道:“我不来,你是不是要被千梓尘这个大***给吃干抹净。”

    虞恨情被星明说得脸一阵绯红,羞愤道:“谁问你这个了?”

    星明拉扯着虞恨情:“借一步说话。”

    虞恨情对着千梓尘脸红道:“天尊,弟子告退。”

    “嗯。”千梓尘很快恢复成原来清冷的模样。

    ……

    “说吧,找我什么事?”

    星明拉着虞恨情回了虞恨情的卧房,两人一有私事便回房谈。

    “媳妇,我想回我原来的身体。”

    “为什么?”

    星明突然忸怩道:“额……因为……人家想……”找回男性尊严啊!

    这句话他自然是不会说出口的。

    实在不行,他就只好打苦情牌了。

    “哎呀,你想,我一堂堂七尺男儿,不可能待在女人身体里一辈子啊,多别扭啊,别说这具身体连人都算不上,而且啊,女子本就柔弱,我打架都使不上力呢,一想想要是我以后也流血七日,虽然不会死,但我一想就鸡皮疙瘩掉一地。”

    虞恨情一脸不信的样子,道:“我看你不是挺适应的嘛,瞧着这小模样,看来,你天生就适合做女人。”说着,不忘打趣他几句。

    “你滚,谁适合做女人了!”

    虞恨情一想,他怎么会突然提出这个要求了,只是,现在还不能让他回自己的身体。

    虞恨情拉过星明,摸了摸他的头,帮他顺顺毛,道:“乖啊,现在可不能让你回本体,要是你又重新变回魔怪,以后可怎么办呢?除非你不想再留在仙界了。”

    “……”听到虞恨情最后那句,星明的心有点动摇了。

    也是啊,留在仙界,至于可以过得自由潇洒的,也总比好在魔界总是要担惊受怕。

    要回去还是等他在这儿玩腻了再回去,哦不,还要把他媳妇带上。

    “算了,我暂时不回去,反正仙界还挺好玩的。”

    “嗯嗯!”

    星明这样以后确实不是办法了,幸好魔怪身体不同于其他物种,灵魂不在多日也能完好无损,否则,她也留星明在仙界不久。

    只是,要是他想以原来的身体继续在仙界生活,又得想其他办法,若是他不想留……

    罢了,随他去吧,之后的去留她也无权过问他,在这纷争不断的六界,能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那便是好。

    =============

    某情:嘿嘿嘿嘿嘿嘿嘿

    某蝙蝠:笑个屁,给个甜枣,后面虐得你哭……

    某情:狗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