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以吻医愈
    因为这样的想法在安怡青的脑海中渐渐开始相信,她现在已经完全觉得星明就是个身份高贵的神仙,不然又有何人能在这仙界来去自如,人人闻风丧胆?

    这可糟了,她才和星明吵过,要不要去主动负荆请罪?

    也罢,与其到时候被他秋后算账还不如先去请罪要来的好,他若还不放过她的话,不是还有天尊在吗?天尊一句话自然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想着,安怡青马上前去酒窖,取来美酒先去致歉。

    ……

    与此同时,虞恨情正在房中擦拭着骨神剑,千梓尘将此剑赠与了她,她有事没事就会拿出来耍上一番,但她对此剑还是存有疑惑,必须要去问问净爷爷了,顺便可以把那只小幼崽带回来。

    只是,她已经破例把星明这个臭小子带进来了,不管怎么说星明也是隐魔怪,现在没人发现他的身份便是好,眼下还得再带一个回来,这可不能再用人偶就解决了的。

    还是得想个法子……????这时,璃若推门进来,将药端给了虞恨情,正撞见她一脸呆滞。

    璃若用手在她眼前慌了两下,见她还是没反应变弯下腰凑到她耳边,一叫:“虞仙子!喝药汤啦!”

    出神的虞恨情吓得惊魂未定,手中剑抖了一下,抬眼一看,原来是璃若。

    “你吓死我了。”虞恨情拍了拍胸口,道。

    璃若把药汤递到她面前,道:“喏,喝了吧。”

    虞恨情接了过来,仰头喝完了那苦涩的液体,这药是专门给她治咬伤的,但因为她伤在舌头上所以每次喝药都是又艰难又痛。

    虞恨情这时又想起了一件事,问道正在帮她收拾床榻的璃诺:“璃诺不是说你们带了个新的宫女来吗、为何没见到她?”

    一想到那个安怡青,璃若脸色马上就难看起来,不爽道:“哼,那个安儿?不提也罢!反正也是个小狐狸精……”璃若最后咒骂的话说得很小声,虞恨情并没有听到。

    看璃若的脸色,她好像不太喜欢那个叫安儿的宫女,真不知道是个怎样的人。

    没过一会儿璃诺也进来了,她是进来帮千梓尘传话的。

    璃诺看了眼璃若,接着道:“虞仙子,天尊找您。”

    虞恨情闻言,将剑放入了木盒中,站起身来便往外走。

    璃诺跟她一同出去。

    在两人来到千梓尘的寝宫门外之后璃诺便退了下去,虞恨情推门而入。

    今日千梓尘很少见没有坐在床榻前盘腿修炼,而是很有闲情逸致的在下棋。

    千梓尘的眼神一直放在了棋盘上,不用看也知道是虞恨情。

    他轻启了薄唇,淡淡道:“过来,坐下。”

    虞恨情静静地走了过去,坐到了他的对面。

    “会下棋么?”千梓尘突然问道。

    虞恨情看了眼棋盘上布满地棋局,回道:“会一点,以前我娘亲曾教过我。”

    “正好,跟我下一盘棋。”

    千梓尘手一动,无数颗黑白的棋子开始悬浮在棋盘上方,接着开始在半空分为了黑白两部分,随后一子不落的回到了琪篓里。

    再由千梓尘的黑子先下开始,两人便开始下起。

    原本一切都很好,就在虞恨情一子落下棋盘之时,千梓尘的目光成功的捕捉到了她脖子上血红的抓痕,英眉顿时一皱。

    他接着下了一子,问道:“你脖子的伤痕是怎么回事?”

    虞恨情捏着棋子的手微微一顿,脸色一惊,接着又很快回复了平静的面容,道:“没什么,猫爪的。”

    “猫?”

    千梓尘显然不信,玦天宫和月老宫何时养过猫了?她分明是想隐瞒!只是看这伤痕细小,倒并非像是男人抓的,莫非……是她自己弄得?

    千梓尘脸色一沉,狠狠地落下白子,道:“为什么要抓伤你自己?”

    虞恨情又是一惊,天尊他知道了?!

    虞恨情的手一抖,黑子没落下便把手放了回去,吞吞吐吐,似有难言之隐。

    见虞恨情心虚为难的模样,千梓尘不知为何心中一恼火。

    之前就见她咬舌自尽,如今却又想以此来伤害她自己?!她到底在想什么?

    “为什么不说?”

    “……”

    虞恨情闭口不谈,但千梓尘也有办法让她说!

    “我命令你,说!”

    千梓尘的口吻突然严肃起来,而且不容人拒绝,他高高在上身份尊贵,她又如何抗命?

    虞恨情张了张嘴,用手捂住了脖子上消失不去的吻痕和未痊愈的抓痕,道:“这里被独孤玄烨玷污过,所以我……”

    千梓尘一听,顿时明白,原来,独孤玄烨竟然还是轻薄她?之前只顾及到她的舌伤,没想到……

    虞恨情看着千梓尘错愕的脸色,心情更是难过,难道,天尊就要开始厌恶和嫌弃她了么?

    虞恨情眼前水雾弥漫,眼珠不停地在眼眶中打转,咬着粉红的下唇。

    “坐过来。”千梓尘一道。

    虞恨情狐疑地抬头,似不太明白。

    千梓尘拍了拍他的大腿示意,又道:“坐到这儿来。”

    虞恨情一看,小脸的表情比方才更要错愕。

    虞恨情慌乱的起了身,生硬的走到了千梓尘的面前,生涩的模样此刻很是令人觉得可爱。

    千梓尘嘴角一扬,伸手顺势拉过她,虞恨情还未反过来整个人便已经躺在了千梓尘的怀里。

    她的小脸涨得通红。

    “天尊……”虞恨情神志不清的叫了一声。

    千梓尘将他的小脸转向了自己,将她往身上搂着,随后千梓尘低下了头,脸埋进了虞恨情的脖颈处,温热的气息扑散而来,虞恨情身心一麻。

    天、天尊他……是要干嘛?

    千梓尘嗅着虞恨情带有槐花清香的体香,此刻性、、感的薄唇凑近了她伤痕累累的脖颈,接着突然亲了上去。

    “啊——”

    虞恨情惊叫了一声,整个人都快蹦起来了。

    千梓尘将嘴唇移开,轻轻道:“别动,我帮你治好伤。”

    一听,虞恨情下意识的乖乖不动,娇小的身子被千梓尘抱在了怀里。

    千梓尘吻遍了每一处的抓伤甚至是吻痕,但每一处都会吻上一些时候,虞恨情脸红的仿佛是要滴出血来。

    等到最后一处吻痕消失不见之后,千梓尘此刻有点迷恋她干净舒服的气息,她的身子出乎意料的柔软,身上带着淡淡的槐花香,不经意间在她洁白的脖颈上种下了属于自己的痕迹。

    许久之后,千梓尘才恋恋不舍地抬起了头来。

    见他的手臂一松,虞恨情马上跳了起来,整个人混乱到不行的就捂着脸跑出了门外。

    见到她害羞的可爱模样,千梓尘饶有趣味的在脑海中回味着方才的情景。

    刚好碰见从千梓尘寝宫内跑出来的虞恨情,星明一个激动,马上招起手来。

    “媳……”

    话还未说话,虞恨情像是没看见他一般,急急忙忙的就跑了。

    星明马上追在她身后,喊着:“喂,媳妇儿你跑什么?干嘛呢这是?”

    =======================================================================================================

    某蝙蝠:话说明天就是七夕了好像,提前让你和小尘尘撒狗粮

    某情:

    某蝙蝠:我还是去找我众老婆们秀恩爱算了。

    某情:你老婆不是我咩?

    某蝙蝠:你就梦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