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殷勤献媚
    玦天宫内……

    回银已经把自己憋在寝宫内好几天都不敢出门生怕会被人察觉出什么,就连璃诺和璃若她们也不再频繁去往二重天。

    安怡青刚来玦天宫还不足以有信任她的理由,所以千梓尘离开仙界,回银假扮的事瞒着了她。

    回银顶着千梓尘的绝世面容大大咧咧地躺在床榻上,他人若毫不知情看见此景,估计谁都不信一向冷傲的天尊居然会做出如此伤大雅的举动。

    千梓尘何时归来是一个让他纠结的问题,加上他许久没出过门会不会引人猜疑又是一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就是……

    回银正想着另一个“问题”就来了。

    安怡青将美酒端了进来,这几天她换上来了与别的宫女仙娥不同的艳丽服饰,今日的她换了一身橘黄色的襦裙,本就精致的脸上施了一些胭脂粉末看起来楚楚动人,更为显眼的便是那有意无意露出来的酥胸。

    回银眯起了丹凤眼,说起来这个“问题”就是这个安儿,也不知道璃诺从哪儿找来的宫女,真是够风骚,这几日她对他献的殷勤可是多得很,攀龙附凤的心思对于他这个看透世俗人心的人来说,可是清清楚楚。????但师傅他不仅没把她赶出去还留在这儿这么久,难道是打算结束自己万年童子的身份?

    安怡青见回银一直盯着她看,小脸浮现出了两朵红晕,她拿起酒壶到了一杯,接着扭着腰身走过去,大胆地爬上了床榻。

    她把酒杯往回银嘴边送,接着甜着声音道:“天尊,来,尝尝这酒如何。”

    回银是个经常游历在花楼酒馆的人,美人送上门来他自然不会拒绝,享受着安怡青这几天以来的伺候,虽然并不包括房事,但就是因为如此,他跟千梓尘一样也是个万年童子。

    他是蓬莱岛主,蓬莱岛首席弟子不得成亲之事他自然知晓,岛主也一样,所以花心归花心,动情归动情,但感情的事终究逃不掉天注定,就像他注定喜欢上那个人一样。

    安怡青一直在观察着回银的脸色,发现他的目光又移向别处的时候,她赶紧拥上了他的身子,用那丰润的酥胸去摩擦他结实的胸膛。

    回银这才把注意力转向了她。

    安怡青的脸埋在了回银的怀里,一丝得意的笑容很快就出现在脸上。

    这几日她的辛苦终于没有白费,千梓尘对她有了好感,她已经渐渐捕获他的心了,很快,她马上就要变凤凰了!

    安怡青的手不安分的在回银身上游走,妄想挑起他的一丝、欲、火,回银脸色一变,顺势捉住了她的小手,很快迷人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调戏的笑意。

    他抬起安怡青的下颚,道:“哟,这么心急?”

    安怡青红透了脸,无不摆动着妖娆的身姿,回道:“哎呀,天尊,人家想好好的伺~候~你。”

    话完,她又在回银耳边呵气如兰。

    回银脸上虽挂着笑,但此刻安怡青已经成功的引起了回银的厌恶。

    能随随便便就对男人**的女人,果然也是个跟青楼女人一样的肮脏!

    回银正想把这个不知廉耻地女人踢下床时,璃诺急急忙忙地推门而入,大口地喘着气,显然是有什么急事。

    安怡青被吓了一跳,很快又不悦地瞪着这个坏她好事的璃诺。

    璃诺给了回银一个眼神。

    回银马上明白,对着安怡青道:“你先出去吧。”

    安怡青虽不甘心,但还是退了出去,走不前依旧不忘再瞪一眼璃诺。

    见安怡青已经走远后,璃诺才和回银说道:“回大人,天尊传来了消息。”

    一听是千梓尘传来的消息,回银马上问道:“快说!”

    璃诺道;“天尊说,他已经救回了虞仙子,明日就赶回来了。”

    闻言,回银大大的松了口气:“呼——终于回来了,师傅他再不回来,我看我就得闷死在这儿了。”

    璃诺很想白他一眼,方才进门而来看见的场面她才是无奈,她看回银明明很享受,哪里看的出来无聊之极?

    说来,这几日安儿做的确实有点过分了,以为自己得到了天尊的宠爱整天对她和璃若趾高气扬的,不过还好,她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

    ……

    第二日,回银在千梓尘和虞恨情回来之前先回去了以防蓬莱岛那儿被人知道他的私下离去,璃诺也担心安怡青面对突然从外面的回来的天尊起疑心,所以让她一早就去二重天找了些药材,虽然起初安怡青还是那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千梓尘二人如期抵达了仙界,为了掩人耳目跟着运送绸缎的马车进入了二重天,随后才回了五重天。

    见到两人衣衫不齐的时候璃诺差点误会,但看见虞恨情脸上的泪痕和悲伤的目光之后才没胡思乱想,马上让璃若去准备给虞恨情沐浴更衣。

    虞恨情泡在撒满花瓣的浴盆里,她的半边脸都浸在水里,她转头一看浴盆旁放着的擦身子的澡帕,伸手拿过,接着便是狠狠地往身上擦拭着。

    独孤玄烨那失望的话语、淫、荡的笑容、恶心的举止无不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一咬唇又用了一分力去擦拭自己的身子,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身子竟是这么的脏!

    不知为何那吻痕却怎么也擦不掉,这个吻痕就是她肮脏的证据,一直残留在她身上。

    沐浴完之后,虞恨情拿了件白色的单衣穿着,坐在镜前看着镜子中憔悴的自己,一看脖子,那刺眼的吻痕依旧没消失。

    虞恨情用手擦着,擦不掉她就抓,狠狠地一用力,她的指甲把脖子两侧抓红,甚至抓破了皮,重的一处已经开始出现了伤痕,缓缓地有了血珠冒出。

    这样也好,伤了痛了她就不会忘了被辱的耻辱!独孤玄烨他的狗命她定要取!

    ……

    听说失踪已久的虞恨情回来,得到消息的星明兴高采烈地就去了玦天宫,现在整个仙界中,星明是唯一一个最没有规矩的“宫女”。

    星明天性顽劣已经没有那个宫敢让他做事,没闹翻天就不错了,碍于他是千梓尘那儿过来的人也没人敢自作主张的将他逐出仙界,所以星明只要没做出伤天害理的事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星明早就听说虞恨情失踪生死不明的事,他一直都想去找,无奈那个蓬莱岛主因为人偶的事儿一直不放过他。

    星明从厨房里搜刮来了不少点心,一边吃一边拿蹦跶着去了五重天,刚一进宫门口,迎头就跟人撞了个正着,点心差点撒了一点,还好他及时接住了。

    他检查了一下点心之后,气哄哄地问道:“哪个不长眼的敢撞小爷?”

    安怡青被撞得头昏眼花,看清撞她的人之后,气势汹汹地就问罪:“你是哪个宫来的?怎么走路的?玦天宫不是谁都可以上来的不知道吗?”

    星明第一次见这么理直气壮跟他杠的人,立刻也来了吵一架的气势。

    他举手就推了安怡青一下,用鼻孔看着她道:“小爷就是上来了,怎么?你不服?不服也给我憋着!”

    安怡青被气得上接不接下气,指着星明怒问:“你、你、你叫什么名字?如此没规没矩看我怎么收拾你!”

    星明把自己手中还没来得及吃完的糕点一扔,扔进了安怡青的嘴中,接着他大摇大摆地在安怡青嚣张。

    星明大笑起来:“哈哈哈,瞧你那小样儿,你给我记住了,小爷叫星明!你问问整个仙界谁敢跟我对着干?还收拾我呢,切。”

    话音刚来,他马上撒腿就跑,只留下安怡青一个人站在原地,嫌弃地将嘴里的糕点吐了出来,擦了擦嘴。

    可恶!这个小贱人!她一定要知道这个野丫头是从那儿撒野过来的。

    如此想着,安怡青便去了安怡青,去各个宫盘问星明的来历,只是她没想到星明给人的印象会如此深刻,甚至是……害怕?!

    安怡青随即拉过一个宫女问道:“喂我问你,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星明的?”

    那宫女突然浑身一颤,,道:“不、不认识!”急着就跑。

    “喂!”

    一个某宫的姑姑过了来,她拉住又问:“你认识星明么?”

    老宫女一惊,惊慌道:“别问我,我不认识!”

    又是一个仓皇而逃的。

    随后她陆续问了好几个,有几个一听到她提起了星明,理都不理她一下马上就走开了。

    怎么回事,怎么所有人听到“星明”的名字都跟见了鬼一样?

    难道那个星明是什么品级高位的神仙?

    ======================================================================================================

    某蝙蝠:当才写文的时候脑补这样一个可能性。

    情儿会转世大家应该都知道,如果嘞,男主还是带把的……

    女主变成了有把的小仙女,这篇文是不是该变腐文了??

    ps:19号又作死去申请了签约,然后编辑直接不想理我了(就是不给回复,估计被拒了,加上这一次真的是从2014年被拒签到2017年,编辑大大求放过!)

    听说十万字之后还没签约的直接可以弃坑或是重开了,想想这本实在是签不了的话就当做练文笔写吧,唉的,心好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