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夺人大战
    三个颜如冠玉的男人互不相让的对峙着,势必要将千梓尘怀中的人儿抢夺过来。

    千梓尘瞥了眼墨不世,接着又将冰冷无情的目光看向了面前的隐身上。

    虞恨情只听见千梓尘一冷声:“魔界少主虞非,没想到你居然也想插手这件事?”

    话完,虞恨情不禁一愣。

    虞……非?

    方才天尊是这么称呼隐的吧,她只知道隐突然变成了魔界的少主,却从来都不知他还有一个名字叫虞非。

    难道,虞非才是他的真名吗?他跟虞弑夜到底是什么关系?

    隐冷笑一声,嘴角一扬道:“千梓尘,你是自己把人交出来,还是我亲自把她抢过来?”????虞恨情眼神不停地闪躲着,不行!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天尊发现隐跟她其实算是认识的,要是她跟虞弑夜的交易也被天尊知道了的话,那就不可收拾了。

    这时,千梓尘右上中的木盒顿时吸引了她的眼球,这是……

    她小心翼翼地问道:“天尊,你捡的这个盒子里,是否是骨神剑?”

    从虞恨情口中听到了“骨神剑”三字,千梓尘也不禁错愕。

    “盒子里面装的是骨神剑,你又从何得知的?”千梓尘又反问。

    她跟魔兽相识的事自然也是不能说的,随性编了个理由:“哦,亡灵山有一个极为隐秘的山洞,我去那儿避难的时候无意发现的,顺手就带了回来。”

    “是这样……”

    骨神剑消失这么久原来一直在亡灵山?

    虞恨情心虚地用余光看了看千梓尘,不知道他信不信。

    然后千梓尘默不作声,但他将虞恨情放下,虞恨情原以为千梓尘是真要把她交给隐,但她却见到千梓尘拔剑出鞘接着剑直指着隐。

    隐邪魅的双眼看着那把寒光闪烁的长剑,道:“看来,你是想让我用抢的了?”

    隐随即也抽出了腰间的长鞭,看来是势必要跟千梓尘杠起来。

    但隐越是想要虞恨情,却越发引起了千梓尘的疑惑。

    魔界少主居然亲自跑来妖界就为了跟他抢一个虞恨情?!很显然虞恨情要么对魔界有何利用,要么……就是他们二人本是认识,虞非前来搭救。

    但虞恨情好歹也一直待在他身边,未曾见她与魔界的人有过多的接触,难道……

    千梓尘猛然一惊,难道魔界是冲着覆天佛珠来的?

    确实不排除这个可能,覆天佛珠以前确实是一直在魔界手中,虞恨情是从何而来的他并没有过问。

    千梓尘试探一问:“哼,如果你们是为了覆天佛珠来的,劝你们还是早点打消这个念头,覆天佛珠认主你们不会不知道吧?抢走了又如何,它总会回到主人手中。”

    隐只是轻轻一笑:“唉,所以啊……”他当然是为了他可爱的小侄女来的。

    “话说这么多又有何用?来点实在的才好。”

    话完,隐手法娴熟的挥动着黑色的长鞭向千梓尘打去。

    墨不世在后面看着两人打了起来,中间的虞恨情左右为难。

    这正是一个好机会,趁此机会将情儿夺过来,无论是魔界少主还是寒仙天尊,谁都别想有带走她的机会!

    墨不世也开始参与这场“夺人大战”中。

    场面一度混乱,千梓尘怕殃及池鱼把木盒塞给了虞恨情顺手将她推了出去,避开了这场“大战”。

    虞恨情一脸懵,再一看那三个男人,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但他们变成了二对一的对打,墨不世和隐一起对付着千梓尘。

    虞恨情在一旁干着急,对着那三人喊着:“别打了,你们几个快住手!”

    三人也不知听见没,她不能喊得太大声否则会引来妖界的护卫,喊得太小声他们估计还得再打几个回合。

    终于,三人打斗的声音越来越大,已经引起了附近护卫的注意。

    一个正在巡逻的护卫首领听到金属碰撞的声音,举手示意身后的人停下了脚步。

    “听,什么声音?去看看!”

    接着,一直巡逻队伍向云溪阁快速跑去。

    那个护卫首领一见到正在打斗的三个男人还有虞恨情时,瞪大了眼睛,突然大喊道:“来人啊!有刺客!来人啊!”

    喊叫声让三人戛然而止,特别是千梓尘和隐,当才他们太大意了。

    三个男人的目光顿时看向了虞恨情,纷纷跑了过去,千梓尘抓着虞恨情的右手,隐抓着她的左手,墨不世挡在她的面前,不让她走。

    千梓尘:“快跟我走!”

    隐:“乖,跟我回去。”

    墨不世:“情儿,别离开我。”

    虞恨情为难地看了眼三个大男人,她甩开了左手,走了一步到千梓尘的身旁,隐的脸色顿时感到意外,就连墨不世也是。

    隐诧异地问道:“你这是……”

    虞恨情很快跟隐划清了界线,道:“对不起,虞非少主,你我素不相识,你这样会让我很为难。”

    隐嘲讽一笑,好一句素不相识!

    虞恨情又看向了满眼通红的墨不世,接着道:“阿世,你我已再无瓜葛,你如今和敏月相濡以沫,何苦再来招惹我?”

    墨不世想要解释:“不是的,情儿你听我说……”

    虞恨情不想再听他说任何话,垂下眼帘,对千梓尘道:“天尊,我们走吧。”

    千梓尘满意地勾唇,伸手挽过她的腰,两人很快离开此地。

    墨不世目光阴狠地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他的情儿,竟然丝毫不听他的解释就给他判了死刑,还有千梓尘……

    隐嘴边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同样跟墨不世看着同样的方向,虞恨情,他绝对有办法让自己成为她唯一能依靠的人!

    所有人都有各怀鬼胎,躲在暗处看这场闹剧的敏月也不例外。

    她的手下早已把虞恨情被捕的消息透露给她了,虞恨情被抓回妖界落入她之手她自然是高兴得无法自容,但是她父皇竟然想娶虞恨情这个小贱人,差点没把她活活气死,不仅是虞恨情,就是她敏月也对独孤玄烨这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举动给恶心到。

    但好歹是自己的生父,她自然也不能说什么。

    她在独孤玄烨出了虞恨情房门的时候就到了,正当她打算去嘲讽虞恨情**给她父皇的时候,没想到世哥哥也来了她便不敢轻举妄动。

    没想到虞恨情都背叛妖界投奔仙界了,世哥哥他还对那个小贱人念念不忘!

    让她意想不到的是连千梓尘和虞非居然也插了一脚,当才看千梓尘和虞恨情两人亲昵的摸样,显然是有了什么奸情,若是她把此事找要出去,难保仙界不会处理虞恨情,哈哈。

    不、不行,仙界顶多只是把虞恨情逐出仙界而已,还不能如她心意,她倒是想到了一个最适合收拾虞恨情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