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狗彘之行
    “呵呵,怎么,见到本王很高兴?”独孤玄烨摸了摸虞恨情白嫩的小脸,一脸淫、荡的笑着。

    “别碰我!把你的脏手拿开!”虞恨情心感恶心至极,撇过来脸去。

    “哟,几年不见,你脾气见长啊,以前还一口一个皇叔的叫,乖巧得很。”

    闻言,虞恨情冷哼一声:“呵,皇叔?在你干出篡夺皇位这般大逆不道之事后,你再也没资格让我叫你一声皇叔。”

    独孤玄烨听了不仅不生气,还一脸淫笑道:“等过了今天之后,你也不必叫我皇叔了。”

    “你这是何意?”虞恨情很是不安地一皱眉,反问道。

    独孤玄烨下了床,伸手将盖在虞恨情身上的大红被子一掀。

    光在意了独孤玄烨,虞恨情现在才发现自己双手双脚正被麻绳成大字型般捆着。????虞恨情这下慌了起来的,怒道:“你这个混蛋,你想干什么,把绳子解开!”

    独孤玄烨那张恬不知耻地老脸又凑了过来,轻笑道:“我想干什么?我想娶你啊,皇兄真是好福气,生了个如你般貌美如花的女儿。”

    独孤玄烨的话简直是给虞恨情当头一棒,这狗贼说什么?娶她为妃?这是何等荒谬?!

    虞恨情的小脸气得通红:“我呸!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娶我?你疯了吗?”

    独孤玄烨一副没听见她的抗议一般,用那鼠目贪婪地看着虞恨情,仿佛隔着衣物都能看出她姣好的**。

    “美、真美……”独孤玄烨不停地呓语着。

    “我告诉你,我可是你哥哥的女儿,你的亲侄女,我从前好歹也是唤你一声皇叔,你怎可如此对我!”虞恨情见他不理人的摸样,更是气急。

    终于独孤玄烨回了她一句:“还有力气叫?一会儿洞房的时候有你叫的时候!”

    “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你这可是狗彘(zhi第四声)之行!”

    ……

    在虞恨情被带走的不久后,千梓尘很快赶到了人型魔兽的居住村落。

    他的气息一传来,渐渐招惹上了守在村落附近的魔兽,至少五头以上的魔兽开始向他攻击。

    千梓尘的实力很强,但没人知道有多强,但他能占据仙界三尊之首的寒仙天尊自然是有人有过而不及之处。

    五头魔兽各有种类,但一个却比一个凶残。

    千梓尘的面色如常,眼神中却多了一丝冷血如霜,他的右手缓缓落在了腰间的剑柄上,就在五头魔兽集齐向他猛攻过来之时,腰间之剑同时出鞘,顿时寒气逼人。

    剑身闪冒蓝色寒光,光是那锋锐的剑气就足以让人身负重伤。

    冰绝剑是千梓尘贴身主武器,上古神剑之一,梵泪缃所用的煭狱剑跟冰绝剑便是一对。

    很快挥剑一圈,只看得见那剑光,几头魔兽突然停止了动作,接着便见他们的身体一分为二。

    一个人型魔兽一见,撒腿就往村落跑去。

    “族长!不好了”

    正在喝水的净爷爷一口喷了出来,道:“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有敌人杀进来了!”

    “敌人?有多少?”

    “只、只有一个!”

    “什么?一个?”

    净爷爷正想着,不想又有一个放哨的人型魔兽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净爷爷又问道:“这次又怎么了?”

    “族长不好了,那人已经杀进来了!”

    “你说什么?”

    到底是何人如此大的本事,居然敢只身一人独闯亡灵山,而且人都杀到家门口了!

    “走,出去看看!”

    来到村落门口,正看见一青蓝锦衣的俊朗男子正挥剑厮杀着守卫村落的魔兽们还有少许的人型魔兽。

    千梓尘很快注意到前来查看的净爷爷,看着这群魔兽簇拥着净爷爷,就猜想他可能是头领。

    千梓尘砍下了最后一头魔兽的脑袋之后,提剑走到净爷爷面前不远处,冷声问道:“虞恨情人呢?”

    净爷爷浑然不知他说的什么,毕竟语言不通。

    见他们不回话,千梓尘表情又冷了几分,又道了一声:“虞恨情,人呢?她在哪儿?”

    净爷爷的目光逐渐转移到千梓尘的俊美面容上,一刹那间,那张脸仿佛在哪儿见过。

    很是熟悉……

    净爷爷见他只身一人来此,脑中又闪过了一个人,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从怀里拿出了一块琥珀色的金牌扔给了千梓尘。

    千梓尘接过一看,金牌上面刻有了一面狐首。

    狐首令牌?这好像是妖界暗卫团的专用令牌,难道……

    千梓尘将令牌一收,收剑而去。

    其他魔兽正想去追,净爷爷却让他们回来,如今去追也没什么意义了,他当才见到那块金牌的摸样,很显然是认识那个丫头。

    那个令牌也是他们无意发现的,就在发现令牌的当晚,他们发现虞恨情不知所踪,她的消息也只是让净爷爷觉得她是不辞而别,但却不解她为何留下了一块令牌。

    但他们浑然不知,虞恨情是被独孤玄烨的人抢先一步抓走的。

    而此时魔界的人一直在按兵不动,他们见千梓尘孤身一人闯了人型魔兽的村落便等着坐收渔翁之利,没想到千梓尘二话不说就离开了亡灵山,他们尾随在后。

    而蓬莱派来的人路上恰遇千梓尘,千梓尘为顾全他们的安危让他们先回去复命。

    ……

    而此时,墨不世的眼线也在此刻避人耳目的复命。

    “将军,属下监视大王,发现大王今日私下纳了一个妃子,暗卫团也在昨日返回。”

    “哼,那又怎么了,不正合他的本性么?”

    自打独孤玄烨登位之后,便开始肆无忌惮地充数后宫嫔妃,先王的妃子里长相最佳的便留了下来,王后董清吟就是典型的例子。

    但他对独孤玄烨的恨,不比虞恨情少,若不是他的缘故,或许此刻他已和情儿成亲,她也不会和仙界的人联合在一起。

    都是独孤玄烨的错!

    属下又接着道:“只是,大王这次纳的妃子跟之前的昌蓉公主有七八分相似。”

    闻言,墨不世眉头一挑:“跟情儿有几分相似?”

    “是。”

    说起来,这几天独孤玄烨的暗卫团突然出去执行了一项私密任务,刚好是从亡灵山回来的时候,恰巧暗卫团又在今天返回。

    莫非,那妃子真是情儿?

    “你疯了!放开我!”虞恨情嘶声力竭地喊叫着。

    独孤玄烨撕扯着虞恨情的衣服,亲吻着她的脖颈,胸前衣服被撤了开,露出了青色素净的肚兜和雪白的酥胸。

    ========================================================================

    某蝙蝠:今天吃饭的时候,爸妈告诉蝙蝠一件事。从小疼蝙蝠长大的小姨夫昨天被检查出了得了肝癌。

    要知道肝癌不是普通的病,是癌症,是绝症!全世界束手无策的绝症。

    蝙蝠当时听了心里五味杂陈,现在听家里人说,已经是晚期了医生连药都放弃开了。

    现在爸妈商量的是,一定要先瞒着小姨她们一家,毕竟现在小姨夫和小姨还不知道小姨夫得的是肝癌。

    原本之前病情还不怎么严重只是乙肝,吃点药就好了,但就是因为喝酒!长期大量饮酒!

    小姨夫今年也才30岁,儿子也几岁而已,这么年轻就得了绝症,换做是谁都无法接受,听说,再严重的话可能都活过不了今年。

    家里决定过几天回重庆去看望小姨夫,再想想还能有什么办法。

    说起来,今年真的是多灾多难,我叔叔的一个才4岁大的小妹妹被查出了患了脑癌,说是大脑里长了一个毒瘤,已经没救了,4岁的年纪而已,却要面对这样残酷的事实。

    生命真的很不易,希望大家一定要珍惜生命,戒酒戒烟,不要发生像蝙蝠身边这样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