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伺机劫人
    “轰——”

    远边突如其来的白色闪电响彻云霄,很快引起了偷偷潜入亡灵山的各界人马的注意。

    正当所有人都还在惊魂未定之时,千梓尘已经先一步赶去,虽然他并不确定那道光芒和白色闪电从何而来,但唯一肯定的是这不属于魔兽。

    随机而来的是便是前所未有的禽兽狂啸,本是万里无云的天空顿时风云突变,向上空望去,只见闪着白电的乌云形成了涡旋状向一处慢慢聚集着。

    在亡灵山的所有人目光都锁定在那一处。

    妖界部队对着现象恐怕是六界中最为熟悉的,那显然就是……

    “找到人了!走!”这个妖界部队的队长突然一道。

    净爷爷布满皱纹的沧桑面容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灰色雾中的巨大兽影。????“这、这是……”

    最先映入眼帘的我是一双血红色的线瞳,若隐若现的身形让人可知这绝不是人类。

    烟雾散去,令人惊讶的是这只巨大无比的九尾白狐,雪白的皮毛上出现了少有而又罕见的红色花纹,发现只有它的背部上方才有这种花纹。

    身后的九条狐尾相互摆动着,每一条尾巴在空中滑动都能感受那强大的妖力,无数颗尖锐的利牙因体内嗜血的本性而暴露出来。

    在他们面前的不在是虞恨情娇小的身影,而是一只残暴的妖兽!

    那闪着寒意的嗜血目光转向了被强大妖气给弹倒在地的雪毛兽,抬起前爪,脚掌一落,地面一震。

    两头雪毛兽楞在了原地,在他们去往另一个世界之时,伴随着他们死亡的只有那只强劲有力,毫不留情的利爪。

    突然,那目光转向了人型魔兽,净爷爷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大事不妙。

    他牙关一紧,很快下了命令:“所有人快撤!快!”

    顿时惊叫声四处响起,净爷爷则是站在了原地垫后,从始至终,他一直都以为虞恨情才是他找到的衾夜,但是印象中,妩雅大人的生母乃是一只水仙花妖,并非狐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净爷爷在关键的这一时刻才猛然意识到,他找错人了!

    可是那也不应该啊,何况他也照顾过煞魔神恨情长大过,煞魔神的气息他绝不可能认错!

    难道,六界之中还有其他煞魔神诞生?就算如此,想生出煞魔神又何尝是易事,要知道只有妖、魔两族才会有极大的几率生出煞魔神。

    整个六界甚至六界之外也只有与煞魔神最为亲近的魔兽族才知晓此事,原因甚是清楚,可惜六界之人却不敢轻易尝试。

    所以,他眼前的这个煞魔神又是谁?据他所知,煞魔神也只有妩雅大人的后代了。

    不行,这件事也必须查清楚,不仅仅是这个假衾夜的身份,还有她为何本性暴露的缘由。

    “所有人听着,把老少妇孺疏散后,捕捉这只九尾妖兽!”净爷爷再次下了一道命令

    众人一愣,捕捉妖兽?

    但一想到是命令还是召集来了一些军用的魔兽和铁网锁链来。

    ……

    “唔……”

    此时睡梦中的女子开始逐渐恢复起意识来,睁眼一看,净爷爷神色紧张的面容赫然入眼帘。

    嗯?净爷爷?他在干嘛?为什么要这么看着她?

    再一看周围,一片狼藉,人型魔兽四周逃窜,还有些男性魔兽正面露凶狠的盯着她,但却又不敢靠近。

    怎么回事?

    “喂,你们……”

    她本想开口说话,不想张嘴传出来的是却一声兽吼声。

    她一惊,难道是村落附近游荡的魔兽失控来攻击他们了吗?不然怎么会有如此之大的兽吼声,看来数量之多啊。

    虞恨情向净爷爷那儿走去,她想去拉净爷爷,就在她的手快要碰到净爷爷的时候,羲铭突然蹿了出来,举起一把长矛刺伤了她的手臂。

    “啊!羲铭你干什么?!”虞恨情吃痛大叫了一声,又不悦道。

    只可惜,在其他人看来那仿佛就是挑衅和威胁一般。

    看着大家看她的眼神,虞恨情越想越觉得不对,她连忙抬起手查看伤势,不想抬起来的是却是一只白色狐爪?!

    她惊恐地望向了羲铭,却在他眼睛里看见了一张狐狸面容!

    这……

    她被自己此时的摸样吓得笨拙地跌倒在地上,而人型魔兽也趁机将铁网锁链绑在她身上,让她顿时动弹不得。

    虞恨情拼命的挣扎着,为什么?为什么要绑她?

    净爷爷走了过来,站在了她的眼前:“唉,终于抓着你了,哎呀,衾夜大人,衾夜大人!还记得我是谁吗?”

    “吼吼!(当然记得啊)”虞恨情很快应着叫了两声。

    净爷爷发现了这一异常,以防万一,他又问了一遍:“真记得我是谁的啊,就简单的叫一声答应。”

    “呜呜——”

    净爷爷终于才放行的点了点头。

    虞恨情看着自己五花大绑,向净爷爷投来了求助的眼神,又叫了两声示意他解开。

    然而净爷爷浑然不知她在说什么:“哎呀,衾夜大人啊,不是老夫我不帮你,但你现在说的妖语老夫我也听不懂啊,要不,您先变回原形?”

    变回原形?她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怎么变成这般摸样的,如何变回原形?

    这时,一个熟悉的女声及时传来:“集中精神,在你的脑子仔细想着你自己的摸样。”

    仔细想着自己的摸样?莫非如此做就可变回原样了?

    这样想着,虞恨情很快闭眼,全神贯注。

    很快巨大的妖兽身形逐渐变回了虞恨情娇小的身影。

    一动身,虞恨情只觉得浑身无力,很是疲倦,但还好能够坚持住。

    净爷爷面色严肃的看着她道:“衾夜大人,我想您应该有很多话想跟老夫说吧。”

    虞恨情看着净爷爷的面容,咽了口唾沫:“是……是有话想说。”

    事后,虞恨情老老实实的交代,包括她被迫!假冒衾夜的事。

    她原以为净爷爷会发很大的火,搞不好这次真把她宰了,没想到净爷爷面露平静,看不出生气的表情。

    虞恨情为了她的小命,还是一问:“那个,净爷爷您不怪我吗?”

    净爷爷暗暗叹了一口气,道:“唉,罢了罢了,想来也是老夫一时糊涂认错了人将你抓来,既然你并非衾夜大人,老夫也不便再留你与此,但是……”

    净爷爷说着拿来了一个木盒,打开一看,是一把少有的骨剑,随后,净爷爷接着道:“姑娘你也算与老夫有缘,本想将此剑赠与衾夜大人的,想想这剑还是姑娘最为适用。”

    “这剑,是何剑?”虞恨情一时好奇地问起。

    “六界中,还剩三把上古神剑,冰绝剑、煭狱剑、骨神剑,其中冰绝剑和煭狱剑皆是神界所造,乃是一对,而魔骨剑则是当年魔界唯一的魔王亲力打造,威力无穷,你且好生收着。”

    听完,虞恨情连忙把剑还了回去,道:“这太贵重了,净爷爷你还是别给我了吧。”

    净爷爷哪给她推脱的理由:“这可不行,我既然要送,你就收着!老夫有预感,将来此剑必定派上用上!”

    虞恨情想着,既然事情都解释清楚了,她也必然要离开亡灵山,将此剑留作个念想也好,便不再推脱了。

    “嗯,姑娘,你要是留在这儿的话,老夫也欢迎你,若你想走,明早老夫就让羲铭带你出山。”

    闻言,她心中一喜,终于可以回去了!

    “多谢!”

    ……

    夜已深,此时,已无人还未睡下,虞恨情正在回屋歇息的路上,她好生把剑收着笑嘻嘻的回去,这时,她的四周传来了异样的动静。

    很快,八个身着兵服的人将她团团围住。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虞恨情谨慎地往后退。

    “救命……唔唔!”

    就在她正要大声呼救的几个黑衣人眼疾手快拿了一条浸过迷药的手帕捂住了她的口鼻,很快人就昏了过去。

    一个黑衣人将她扛了起来,另一个黑衣人看见了她手边的盒子,打开一看,对其他人道:“哟,你们看这剑,啧啧,好剑啊!拿回去一起给大王!”

    待虞恨情醒来之时,已是过了整整一天,当她睁眼的时候,金碧辉煌的宫殿透露着奢华无比的气息,她扭头一看,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大红色的床上,宫殿内也挂满了红绸与彩球,更让她奇怪的是便是宫殿窗前那一个双喜窗纸。

    “呵呵,醒了?”

    一个沉重的声音突然在她侧耳传来,她看向了声音的主人,惊得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爱妃,你看看我们的喜房,可还满意?”男子恬不知耻地道。

    虞恨情简直是咬牙切齿地等着眼前的男人,狠狠道:“独孤玄烨,居然是你?!”

    ========================================================================

    某情:失踪了辣么久,又死回来更新了?

    某蝙蝠:给你讲一下,我更新时候的状态。

    呆……

    哦,好像想到啥了!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嘛我要干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