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四兽对战
    “行了,别这么废话,你这个死丫头片子,等着去死吧!”雪毛兽中的老大狠狠说道。

    语毕,几头雪毛兽集齐开始向虞恨情走来,虞恨情不敢贸然行动,轮力量和体型她绝对不会是它们的对手,但是如果真如净爷爷所说这雪毛兽头脑四肢发达,速度和头脑她应该是占着上风的。

    再说,雪毛兽虽然行动迟钝,但要是一起把四头都收拾掉难免费力,不如……

    虞恨情清澈的美眸中闪过一丝挑衅,指着那群雪毛兽说道:“喂你,对,就是你这个傻大个,敢不敢二对一挑战我?”

    雪毛兽一时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个连他们身子一半都不到的小丫头敢这么挑衅他们?!

    “哼!自不量力!”

    有两头雪毛兽已经上当了,向前了几大步,而其余的两头则向后退了几步,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虞恨情,料想到她一定会被他们打得很惨。

    虞恨情精致的小脸上未曾浮现过一丝的害怕,甚至带有一丝令人捉摸不透的微笑。????神经大条的雪毛兽自然不会注意到,虞恨情站在原地不动,等着两头围在她身边,抬头一看,狰狞的兽脸赫然出现在眼前。

    嗯……两头魔兽巨大的身形将她围的水泄不通,行动不便倒成了一个麻烦的原因之一。

    身形的巨大既是有利,但造成的一些空隙却有成了不利的弊点,又碍于当才所想到的行动不便,所以她得自己掌控雪毛兽的行动,一头一天的解决难免困难,所以只能请君入瓮了!

    在雪毛兽巨大的脚掌挥落下来的瞬间,虞恨情迅速施法缚锁心咒,顿时从虞恨情双脚旁的土地下冲出十条微微泛着晶蓝色光的术法锁链紧紧捆绑着两头雪毛兽的手脚与首部。

    雪毛兽的大力确实超乎了虞恨情的想象,但是还好缚锁心咒的束缚力也很强,它们也一时半会儿挣脱不开。

    “卡擦!”一声,从一头雪毛兽的右臂传来,看去,左边的那头力气大得出奇,虞恨情很快又施法重新束缚住,这次比当才还要难困住它,而且右边的那一头看着也快挣脱了。

    想必现在它们现在一定是想挣脱开锁链之后就开始猛攻她了,既然如此就让它们自己收拾自己好了!

    虞恨情头脑临时一想,双手分别控制着两头雪毛兽,很快将它们的方向移动,彼此站在了对方面前。

    这时,她突然收回一些锁链,两头魔兽以为是自己快挣脱开了,正奋力往前放移动脚步。

    虞恨情每次都收回一条锁链,先是从首部开始,然后再到双手,最后在到双脚。

    她每放开它的一个肢体,雪毛兽往前移动的速度都更快。

    终于只剩下它们的一只脚还在束缚时,虞恨情也是满头大汗,明显是快控制不住的模样。

    等到了最佳的时机,她猛然放开了手,全身解脱后,两头雪毛兽如同疯了一般冲去。

    “砰!”一声巨响响彻云霄,唯见两头雪毛兽双双倒地,巨大的身形倒下地面之后,地面也禁不住震了三震。

    等了一会儿没见它们站起来虞恨情才吐了一口长气。

    只是……

    对付了这两头她已经大汗淋漓了,而且…不知为何,今日格外的炎热,她一时觉得头昏眼花。

    一直在旁边观战的雪毛兽也是一时惊愕,愣了好一半天才回过神来跑到已经倒地昏迷的两头那儿去不停的呼喊着。

    虞恨情则是坐在了一块小岩石上歇息片刻。

    还没等她恢复元气,只听见一阵的脚步声传来,她意识到了危险,拔剑出鞘。

    显然,因为自己的同伴惨败它们心中自然不服。

    虞恨情此时体力快要耗尽,不可能在不休息的情况下再战,实在没办法的话,就只能先跑路了!

    其余的两头自然是不会她这个机会,没想到的是它们并不像之前那两头一样的战斗方式,虞恨情怀疑它们是一来就气急败坏打算出绝招。

    两头魔兽的身体开始融合在一起,每一处的肢体都在发生着变化,它们的肢体也比先前大了好几倍。

    此时,它们合体变化的魔兽则是变为四肢爬行,看着不通言语的巨兽。

    这时一兽一人看着很快僵持不下,实则一直是虞恨情处于下风。

    雪毛兽原本的身形就够麻烦的,现在又大了好几倍简直是雪上加霜。

    更坏的是,它们合体出来的魔兽力量和速度都增强了不少,跟当才被互相撞倒在地的两头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要对付它们,她一个人是不行的,可眼下又何能去找帮手?除非……有一个跟它一样身形、力量都巨大的生物或许能跟它抗衡。

    可是,这说的容易,却又漏洞百出。暂且不说这附近想必是找不到与雪毛兽身形一般的魔兽,就算找到了,也不会帮她;但是,她自己变,也只是空有其表,只能用来虚张声势而已。

    这该如何是好……

    就在她正想着对策的时候,迎面吹来了怪风,她反应过来,一个巨大的脚掌向她挥来,她下意识的拿剑往身前一挡,身子却还是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岩壁上。

    而不巧的是,她的头也不慎撞了上去,虞恨情只觉得一阵剧痛麻痹了她的全身丝毫使不上力气,眼前逐渐变得模糊一片。

    ……

    另一个看着虚幻陌生而又熟悉的幽幽竹林。

    虞恨情发现自己躺在这样一个地方,连忙站了起来。

    她环顾四周静美的竹林觉得越来越熟悉,这时候耳边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很奇怪,这个水声也异常的感觉熟悉。

    她循着水声而去,发现的一个壮观的断崖瀑布,这个瀑布,不会错的,是玦天宫的那条瀑布!

    只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你来了。”一个温婉尔雅的女声传来。

    不知何时,虞恨情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身着红衣衣裳的女子,只是她一直背对着身,面部朝向了瀑布方向,看不见她的容颜。

    虞恨情:“你……”

    “你马上就要死了哦。”那女子轻巧一言。

    “什么?”虞恨情一时没反应过来。

    话一完,雪毛兽的身影突然浮现在她眼前。

    “啊!我忘了,我还在跟那几头魔兽比试呢,完了完了,难道我已经死了?不然怎么会在这儿?”虞恨情后知后觉的慌张起来。

    接着只听那女子轻笑一声:“你没死,你现在看到的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你的回忆。”

    “回忆?”虞恨情更懵了。

    但她看着眼前陌生的女子,又道:“既然这里是我的回忆,但我从未见过你,你到底是什么?”

    闻言,女子转过了身,不等她看完那女子的面容,虞恨情知觉昏厥感又袭遍了全身。

    耳边只依稀传来了她的话语:“你从未见过我,但是你在出生的那一刻我就在你身边了……你暂且睡上一觉,剩下的我来帮你解决……”

    =============

    某蝙蝠:唉的,别问这几天为啥不更新,我只想说我这几天已经糟心透了。

    蝙蝠入的那个全职团,已经确定了是8月6号上初赛,但是离比赛时间越近,出的事儿就越多。

    举个例子,咱团第一次有了幕布排练的时候,团长(出喻文州)对幕布有自己的布置想法,所以让后勤帮忙拉着幕布,但是很乱。

    团长因为长期积累的压力直接吼着不带我们团了。

    ????!!!

    然后我们全员去劝团长,劝回来之后,副团(出苏沐秋)就开始闹不开心了,可能是因为团长的关系,然后,我们又去劝副团。。。

    之后我们大家又自己想了一个办法来拉幕布,大家的气氛比较活跃,但是……团长以为我们在玩在闹所以一气之下走了!

    团长的媳妇(出一叶知秋)去拉团长不料被扇了一巴掌??

    然后,我们团员分为了两拨人,第一拨是去劝团长,第二拨去安慰一叶知秋。

    又然后,我们团的黄少天劝完团长后也是气到不行,说给团长十分钟她不回来她就不排练??

    之后又去劝黄少天。。。。。。。。。。

    终于,劝了半天才好的!!!

    ……

    就在前天吧,我们团去比赛场地的舞台上彩排,没排好,被武术指导叫了出去狠狠骂了一顿,团长副团都被骂了。

    但是团长在被指责她没好好带团只知道玩的时候,团长再一次爆发了。

    确实我们团的负责人都特别辛苦!被这么说肯定是委屈啊。

    然后团长哭着吼着,之后又被气走了,然后副团也忍不住哭了。

    总之,大家都哭了……

    团里来了个小姐姐一直在安慰和开导我们,感谢小姐姐!

    想想大概劝到晚上,大家互相说完心里想法后心情好多了,团长也回来了,大家想的是这几天好好练,然后尽全力上完比赛!

    呵呵,听我说完,就告诉我你们觉得扎心不?

    所以说,赶稿什么的,在这个时候都是不存在的。。。。。。

    因为蝙蝠。。。真特么没精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