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姻缘之人
    ……

    幽暗的巨树森林,仿佛从未接受过阳光普照洗礼一般的黑暗,整片森林除了那苍凉的片片巨树外不见任何生机,不闻鸟兽的禽鸣,耳畔只回荡着如同鬼泣般的低吼。

    墨幽君撇了一眼身旁英俊的男人,道:“帝倾殇,你不回人界干嘛来凑我们这个热闹。”

    帝倾殇抿了抿唇不作回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着一起来……

    他不得不否认,他虽是以斩妖除魔还六界太平为志,但他内心丝毫不排斥与虞恨情之间的交情。

    他记得他说过,在收了虞恨情之前,她还不能死!

    见帝倾殇不回话,墨幽君觉得尴尬,又换了个话题。

    “你我的婚事你莫不是答应了?”这个问题墨幽君早就想当面问他,在眼下这个情况好像并不适合……????这一次帝倾殇出乎意料地回答了她:“……皇命难违,父皇要我娶谁我就娶谁。”

    “你就没有心仪的姑娘?”墨幽君突然问道。

    帝倾殇很快答来:“没有!”

    墨幽君:“……不管你有没有,如果要是娶我的话,十年之后再说吧。”

    帝倾殇眉头一皱:“为什么?”

    墨幽君答道:“我呢,喜欢天下的绝世武功与法术,所以我想去学习去研究,而不是早早就嫁为人妻相夫教子,这只会让我难受,我答应了我爹,十年之后,如果你还想娶我期间又不立妃收妾的话,我就从了。”

    帝倾殇:“……”

    两人小声的交谈着,这时带队的武方枟却停下了脚步,神色很是谨慎。

    墨幽君察觉到武方枟的异常,问道:“怎么……”

    最后一个“了”字还未说出口,嘴就被帝倾殇给捂住,她惊魂未定只见帝倾殇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她明白后点了点头,随后嘴才得以解放。

    见武方枟和帝倾殇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她随即也开始注意着前方动静,果然不对劲!

    不远处有剧烈的脚步声,不像是人的,随着那伴随而来的吼声传来后,武方枟立刻让部队往后撤退,见来不及躲避后,便让大家全躲在巨树身后,幸亏这些大树的身体庞大,可以遮挡两三个人的身躯。

    武方枟拿出了身旁的水壶,拿开塞子便把壶内的液体从头到脚浇了个遍,见此,所有人都开始这样做,每个人身上都装了这样一个水壶,里面装的并非是水而是在亡灵山上所取来的魔兽的血液。

    墨幽君咬牙将腥味颇重又恶心的魔兽血倒在自己身上,她的内心是拒绝的……

    很快,因为嗅到其他生物味道的魔兽齐刷刷地赶了过来,现在有一头离墨幽君和帝倾殇所躲避的巨树很近,那头鼠首蛙眼,四肢细长,脚掌如龙爪的魔兽正用鼻子在树前嗅着,过了一会儿没嗅出其他味道后便开始离去。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在另一棵巨树后,一个兵卒用手擦了擦汗,手掌心不停的捏出了汗,他想把水壶放回腰间,不想一时手滑,让水壶掉在了地上发出了小小的“砰”声。

    魔兽听力比常人要好许多陪,很快就捕捉到这异常的声响,它们狂吼了一声像是着了魔一般重新向树后攻击去。

    武方枟一听心想大事不妙,大声喊道:“快跑!”

    一得令,部队全速向后方撤退,以他们现在兵力还不足以要和魔兽久战,只怕是会引来更多的魔兽,现在他们的生存原则就是躲和逃!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先躲过这些麻烦的魔兽在商议对策。

    ……

    月老宫内……

    月老一如既往地来到布满红线的姻缘树下,正苦思着宫内的仙娥来了来,道:“大人,大公主身边的仙娥素雪姑娘求见。”

    闻言,月老摸了摸花白的胡子,心想大公主的人来他这儿干什么?

    “去请。”

    素雪见到月老后直接道明了来意:“月老大人,此次大公主派奴婢来,是有两事相求。”

    “哦?何事?你道来。”

    “我家公主说,想向您求一碗孕子汤,早日怀上天尊的骨肉光耀我仙界。”

    “孕子汤的事,老夫会负责的,此汤制作过程复杂艰难,恐怕花些时日,待汤做好了老夫在遣人给大公主送去。”

    孕子汤?大公主要孕子汤干什么?要想怀上天尊的骨肉直接去找天尊就好了,何必多此一举?

    这孕子汤喝下之后,不得亲近任何男人,除了自己的伴侣佳偶,喝下孕子汤不用房事受孕,只要结合对方的精气与元气就能像平常女子一般怀胎,此汤最大的弊处就是,由孕子汤所孕育出的孩子只能是女儿。

    素雪一听月老没有拒绝,心中一喜,道:“多谢大人了。”

    月老漫不经心地问道:“第二件事是什么?”

    “我家公主还说了,希望奴婢代公主来查看姻缘红线,看看我家公主和天尊的夫妻未来如何。”

    听到这儿,月老的脸色立刻黑了,要看红线?这还得了?!

    天尊和大公主的红线早就断了!如今天尊的和她的连在了一起,被大公主知道,怕是又要闹得鸡犬不宁!

    见月老迟迟不肯回应,素雪满心疑惑,又问了一句:“大人?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还是说……”

    月老生怕素雪起疑心,连忙答道:“不,没有什么不对,天尊和大公主的红线……”

    月老说到这儿又不知该如何辩解下去,天尊和大公主的红线与其说是断了,倒不如说是根本就没有!若不是他千年前犯下了愚蠢,也不会导致如今的局面。

    素雪见月老的脸色,已经察觉到原因了。

    她二话不说直接转身向红线树的方向走去,不顾其他仙娥的阻拦,闯入了月老宫的庭院。

    素雪来到红线树下,寻找着梵泪缃或是千梓尘的红线,奇怪的是,她怎么找都没找到梵泪缃的红线偏偏找到了千梓尘的。

    每根红线都会写着两个或是多个姻缘之人的姓名。

    她顺着红线看去,却发现千梓尘的红线上那一个女子的姓名因为红线破烂的原因而看不清,只依稀看见了一个模糊的“青”字。

    素雪也是一脸惊讶:“青?这是谁啊,公主的名字里根本没有一个青字!”

    看完后,素雪急冲冲地回了梵泪缃的宫殿。

    素雪一见到梵泪缃,开口便道:“公主,大事不好了,天尊的红线……”

    闻言是关于千梓尘的,梵泪缃也急着问道:“怎么?一大哥的红线怎么了?快说!”

    素雪结结巴巴地道:“是…是,奴婢看了天尊的红线,发现红线上的姻缘之人不是您!”

    素雪的答复让梵泪缃的心一落千丈,不是她?那还会是谁?!

    青?一个叫青的女人?若是那女子名字里有个青字……

    梵泪缃姣好的面容突然变得狰狞起来,恶狠道:“素雪,你去查一下,仙界有谁的名字有青这个字,直接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